无敌医生 拔你的剑
当前位置: 首页> 武侠仙侠> 无敌医生

拔你的剑

    九天玄女手指轻轻点在红唇上,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过了片刻,她就好似得到棒棒糖的小女孩灿烂笑起来:“我想妾身终于明白你为何没有死了。”    秦明叹了口气,仰头看天。皆是白茫茫一片的空间,恍惚之间让人分不出天与地的区别。他这样深深发愣过了好一会儿,才垂下头皱眉道:“远古天神果真有大神通,盘古女娲这二位尊神竟然能够获得一块异域本源□□碎片,想必过程不是惊险万分就是充满了机缘巧合,现在想想能够做到这一点还真是不可思议。不过我猜测那二位尊神后来能够取得如此大的成就,以及鸿钧也能获得如此大能,大概都从这块碎片中获得感悟。”    “是吗?”九天玄女盈盈一笑,好似万花绽放,就算是这漫天白芒也温柔荡漾起来,“妾身当年和陆压相处那么久,为何就没有获得什么感悟呢?”    秦明摇了摇头:“你现在能够站在这里,敢拍着胸口说,这其中没有陆压道君的功劳?”    他双眼猛然一睁,森森寒芒犹如万千冷箭从瞳孔射出,冷声道:“你能够从一只洪荒黄鸟,修炼到如此的大能,没受到陆压的指点,打死我也不信。”    九天玄女被秦明那犹如利刃般的眼神刺激眼角有些抽搐,只不过她大半的脸颊被秀发遮挡,秦明并没有看到。她捋着发梢,淡淡道:“那家伙与妾身的关系一直不好,就算是当年见面也说不了几句话,他又怎么可能大发慈悲指点我。”    秦明剑眉一扬,上下打量着九天玄女片刻,古怪笑道:“这话怎么听起来酸溜溜的?”    他狐疑的盯着九天玄女:“我说,你们俩没有什么特殊关系吧?”    这下轮到九天玄女被秦明那古怪眼神盯的全身发毛了,看着秦明嘴角勾出的阴森森笑意,她没来由的一阵烦躁,咬牙道:“身为圣人,某些话最好不要胡说八道。”    “我这不是胡说八道,在我进入□□之前,鸿钧曾经提醒过我一两句。不过当时或许是因为担心遭到你的窥视吧,鸿钧道祖并没有详细说明。”秦明搓着下巴,一脸的若有所思,“当时他的话似乎是在说你并非是从这个本源□□孕育而出,我们这个世界为何会受到异域本源吞噬,就是因为你的存在。现在仔细回想一下,那个老家伙明显是在转弯告诉我某些令人毛骨悚然的真相啊。”    九天玄女将秀发绕着手指打卷,有些无精打采回道:“哦,是吗?那么他倒是想要说些什么?”    秦明指着忽忽悠悠上下缓缓飘浮着的小玻璃球,沉声道:“这就是我们的本源□□产生的世界的缩影,而我们现在所处这个空间,应该就是本源□□相隔的空间。以现在咱们的实力,皆是能够从宏观看到一切。跳出了所有的框架和束缚,可以说在我们的眼中再无任何隐瞒。你可以看到,一眼看去,在这个空茫的空间内,除了我们这个世界,再也看不见其他本源□□所孕育而出的世界。若是真有其他本源□□,那么距离肯定极其十分的遥远,遥远到这两颗本源□□相遇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可是为何我们的本源□□会碰到其他本源□□?”    九天玄女神情有些恍惚,好像下意识般回道:“为何?”    秦明深深吸了一口气,指着自己心口:“就是因为我啊!”    “哦?”九天玄女没有想到秦明这么说,双眸微微一铮,略有些诧异的看着秦明。秦明则是一脸严肃:“因为我就是那块本源碎片。”    “妾身大概懂了。”九天玄女幽幽道,“刚才阁下已经说过了,那些碎片会相互吞噬,那么彼此之前肯定某种联系吧?无论相隔多远,无论碎片有多小,总是会吸引其他碎片。”    “没错。”秦明古怪一笑,“请问玄女娘娘是如何知道化身陆压道君,也就是我这幅臭皮囊的碎片很小呢?”    九天玄女一愣,辩解道:“那是因为看过陆压那家伙的本尊真面目啊。”    秦明笑的愈发古怪了:“别看陆压那家伙平常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其实很在意自己的身世的。自从他能够幻化成人形之后,就再也没有展露过本尊面容。虽然我仅仅是陆压的肉身所化,并没有继承他的记忆,但是依然残留了一丝记忆的回响。在地球的时候,我时时会梦到一名白衣女子在轻声曼唱,虽然紧接着便是一片血海尸山,但是我依旧能够从那个梦境中感受到一丝浓浓的情意。”    九天玄女虽然没有丝毫反应,但是微微颤抖着睫毛依旧流露出她内心情绪的波澜。秦明微微一笑,单手背负着斩神刀,另外一只手轻轻搓着指甲感,笑眯眯道:“你是黄鸟所化,而他是玉碟所化。再加上鸿钧曾经帮助女娲稳定地球花费了许多时间,只剩下你们两个孤男寡女。哎呀呀,这郎才女貌,情投意合,若是你们之间没有擦出什么火花,我才不……”    “够了,你给我闭嘴!”听着秦明的话,九天玄女袖口抖动的就越发剧烈,最后未等秦明话说完,九天玄女冷叱一声,芊芊玉手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块云烟手帕,对着秦明狠狠丢出。那手帕瞬间变大,直接化作无数翻滚的烟云将秦明笼罩在内。    秦明叹了口气,随着无数漩涡从烟云中浮现,同样是呼吸之间,这云烟消失的无影无踪。还没等他开口说话,在他脚下骤然迸射出无数条黑色荆棘树藤,犹如无数条巨大的蟒蛇一般顺着秦明的腿爬了上去。秦明静静看着这无数树藤紧紧将自己捆绑起来,一双眼睛眨都不眨,只是静静的透过树藤之间的缝隙看着九天玄女:“其实他一直爱着你呗!”    “闭嘴!”九天玄女举起粉嫩的右掌遥遥对准秦明,然后重重握紧。树藤发出格格巨响,然后轰然崩碎,化作无数黑色流星向四面八方飞射而出。秦明毫发未伤的站在原地,依旧静静的看着她:“其实……你也一直爱着他呗!”    “我说了,你……给……我……闭……嘴!”森然的杀机从九天玄女身上迸发,甚至比刚才秦明所流露出的杀意还要恐怖亿万倍。那杀气甚至都凝聚成实体,无数黑烟喷射而出。就好似乌贼喷出的墨水一般,片刻之间就将这方圆的空间染成了黑色。而这可怖到极点的杀气碰到秦明脸颊上,除了迸发出颗颗火星,却是连一丁点的皮肤都没撕下来。    秦明仍然是足以把死人气的从棺材里爬出来,然后又吐血身亡的表情:“你俩斗了这么多年,不会仅仅是因为两口子拌嘴吵架呗?”    “胡说八道,胡说八道!”九天玄女好似疯了一般,无数法宝尽数向秦明脑袋招呼了过去。看着漫天闪烁的光芒,感受着从所有位面所有空间针对自己无差别攻击的寒意,这下秦明再也无法保持冷酷的表情,斩神刀骤然抖出,瞬息之间就在空中画出一个极度繁琐的符文。然后单掌击出,重重在符文上一拍,好似毛笔一般顺势拖开,缓缓的在空中画出了一个太极八卦图!    “嗡嗡嗡……”    好似无数蜜蜂倾巢而出,黑色的太极图剧烈颤抖起来,渐渐的从黑色转变成了金色,最终耀眼的金芒从太极图上散发而出,就犹如一轮小小的金色太阳。    秦明长吸一口气,由掌化爪,手指只是一抖,这巨大的金色太阳就缩小到他爪心之中。然后他张嘴就将这太阳吞了下去,然后脸色变化了几下,苍白的脸颊又恢复了一点血色。他张嘴刚想要说话,又猛然打了一个饱嗝。    秦明撇了撇嘴,伸手摸了摸鼻子,无声嘟囔了几句,然后抬头对九天玄女道:“来吧,说出来吧。这么多年了,想必没有人知道你心中的苦吧?憋在心里只会让自己更痛苦,为何不分享出来,或许我可以帮你呢。”    他此时的语气表情,活脱脱的像一变态大叔在哄骗天真无邪的小女孩儿在跟自己走。    漫天黑暗犹如阳光下的冰雪急速消融,转瞬之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再次变成了原来白茫茫一片的空间。而九天玄女双手抱着膝盖,全身紧紧缩卷成一团,全身微微颤抖着,好似一只小小羔羊那么的无助,那么的令人感到心痛。    秦明一步步慢慢走过去,沉声道:“那许多年前,在鸿钧帮助女娲稳定地球的时间内,你和陆压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竟然能够让你们二人反目成仇,彼此争斗这么多年?”    说话之间秦明已经走到九天玄女身旁,他犹豫了一下,最终缓缓蹲下身,就好似父亲慈祥看着心爱的女儿一般伸手轻轻抚摸着九天玄女长发,低声道:“告诉我,我相信凭着我们二人的实力,一定有办法挽救这一切。难道……你就真的不想再见到陆压,亲口告诉你内心的感受么?”    九天玄女全身一震,阴冷的瞥了秦明一眼,突然狠狠一掌向秦明胸膛印了下去。秦明没有丝毫动作,任凭那玉掌插向自己心口。    宛若秋水深潭般的眼眸静静看着眼前丽人,清澈见底的眼光却好似千年美酒朦胧!    是谁?    那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庞!    无数年前的喃喃低语又好似再次在耳旁响起,让原本已经惊涛骇浪的心境越发狂暴。    断了呗,断了呗!亿万年之前不是已经断了么?    可是……可是为何自己的心境再起波澜?    轻轻的,有人在自己耳旁无声的叹息。她的唇,在微微颤抖,这无声的叹息却是从自己口中发出的么?    在伤感什么,在痛心什么,又在回忆什么?    一瞬间的时光对于自己来说,什么时候有了这么长?自己的手掌还未插入他的胸膛,握住他的心脏么?不,自己心中明白,手掌不是早已经碰到了么?    这炙热却犹如坠入冰窖中的触感是怎么回事?是他的胸膛火热,还是自己指尖冰凉?在那炙热的皮肤下有力跳动的心脏,却还是自己的么?    “嗡!”    耀眼的白芒万遁,遮天蔽日。    “轰隆!”    可怕的爆风腾空卷起,两条人影就好似狂风中的两片落叶,被远远的分开。    秦明稳稳的落在地上,他的胸口衣物粉碎,赫然露出一个清晰的手掌印记。而遥遥站在他对面的九天玄女静静站在,脸上再无刚才的疯狂。贝齿死死咬着樱唇,似乎在下定什么决心。如玉般的右手轻轻一招,那柄小巧的玉如意落在她手中,然后缓缓化作了一柄雪白长剑。    “拔你的剑!”    没有丝毫温度的声音在空中回响,可是就连她自己都能听到语音掩盖下的颤抖。    秦明缓缓闭上眼睛,原本消散的斩神刀再次缓缓浮现在他面前。    再次“轰隆”一声巨响,就好似九霄雷霆堕入凡间。    白黑两色火焰骤然冲天而起!    来呗,来呗,亿万年的那场没有结束的决斗,就在这里完结呗!
推荐阅读: 《混沌生死诀》 《道门法则》 《一路风尘》 《仙武暴君之召唤群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