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医生 没错,我回来了
当前位置: 首页> 武侠仙侠> 无敌医生

没错,我回来了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夏朝臣这一吼,所有人哑然。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过了片刻,断苍天王贲章邯轰然大笑起来。白起虽然面无表情,可是眼神之中依然掠过一丝笑意。李斯阴森森笑道:“看刚才的情形,还认为这小子是一个英雄汉。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一个贪生怕死的脓包而已。”    没错,夏朝臣与秦明对决的时候,的确是舍身求死。可是那只是他面对死亡时一种极端情绪,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情绪也会随之改变的。说实话,眼看着铡刀一寸寸向自己头顶落下来,恐怕没有几人能够保持心境波澜不惊。就算是古代菜市口斩首,也是干脆一刀,那有现在这么折磨人的。    夏朝臣也是同样,看着蚕丝慢悠悠向自己飘来,他的内心犹如飓风下的海浪一般翻来覆去。就如同传说中一般,临死前的人,他的一生会在自己眼前重新演过。夏朝臣就看到了自己过去一生。一遍又一遍,不断的重复着。里面又高兴,又悲伤,更多的是面对秦明时的无奈和痛苦。    这回想的记忆多了,最终粉碎化作一片片细碎的片段。又过了片刻,连片段也不复存在,只剩下空洞洞的黑暗。可是就在这黑暗之中,夏朝臣听到了一个声响。这声响似乎来自遥远的远方,又好似就近在自己耳旁。远远近近,高高低低,迷迷茫茫,折磨的夏朝臣差点疯了。    突然,所有的声音平静下来。夏朝臣呆呆看着自己前方,一面人高的竖镜立在他面前。在镜子中是他的倒影,脸上尽是落寞无奈悲伤和……不甘。    夏朝臣全身一抖,手指慢慢按在镜面上。    不甘,没错,自己不甘心。不甘心这样死去,不甘心输给秦明,不甘心……    轰然镜子化作无数碎片向四面八方飞射,直到这时夏朝臣才知道那莫名的声响来自何方。就好似自己内心深处,而发出这声响就是求生的**。    蝼蚁尚且贪生,何况人乎!    无论被极端的情绪压制的多么厉害,求生的本能不可能消除。它就隐藏在内心的深处,无时无刻的在影响着你的一举一动。    不似断苍天他们,秦明看着凄厉大吼着,拼命挣扎着夏朝臣忽然幽幽叹了口气。“置之死地而后生,”这句话,他比任何人理解的都透彻。而他更是比任何人都明白求生的**,所能带来的多么大的潜力。而随之而来的,就是未知的变数。    秦明眉毛一扬,那原本在空中慢悠悠飘荡的蚕丝发出“铮”的一声轻鸣。原本那蚕丝就犹如微风中吹拂的丝线般扭曲,突然之间就绷直,就好似拉紧的钢琴线,在空中带起一串幻影急速割向了夏朝臣的咽喉。也就在与此同时,一望无际黑茫茫宇宙突然出现一个乳白色大洞,一根纤细的手指从窟窿内伸了出来。    这说起来手指纤细,实质上粗大的吓人,仅仅最细的指尖直径也达到了万里。除了秦明之外,估计没人能够看出这手指来自一女子。那手指正正护住了夏朝臣,挡住了那道蚕丝。那原本不过三米长的蚕丝骤然拉伸,就犹如被电线杆挡住的风筝线一般,一圈一圈的将那手指缠住。到最后远远看去,那手指上就好像戴了一枚迸发着诡异红色电弧的细细戒指。然后“扑哧”一声闷响,那枚戒指宛若点点星辰崩散,而那跟手指也拦腰斩断,半截指头晃晃悠悠飘落开来。    “哼!”秦明古怪笑起来。然而夏朝臣则是全身一抖,就好比困在沙漠里七天七夜的难民突然看见绿洲一般,惊喜的大吼起来:“主上……”    被切断的那前半截指头骤然腾起一股股朦胧烟云,而那后半截手指则是猛然缩了回去。那浓浓一团的烟云在空中翻滚了半天,突然宛若万千野马脱缰,化作无数道云箭向四面八方飞射开来。秦明大喝一声,双掌重重合在一起。斩神刀轰然崩碎,同样化作无数黑色云烟,就好似钱塘江大潮一般,向那白色烟云撞了上去。    “膨膨膨……”宇宙当中传来一阵阵颤抖,一圈圈黑白气浪四散,然后又化作无数更加细小的分支,就好似无数的树藤一般,盘旋而起紧紧纠缠在一起。随着这黑白气浪越缠越紧,所有人耳旁都好似响起“格吱格吱”刺耳的挤压声,过了片刻,所有黑白气浪同时崩散,紧接着化作无数雪片漫天飞舞。    黑白两色、犹如婴儿巴掌大小的雪花缓缓飘落。浩瀚无际的宇宙,再加上那无数好似钻石般璀璨星系点缀,恍惚之间这里变成了仙境。白起等人脸上掠过恍惚神情,而定力更差的韩世龙小文生则是打了个阿嚏,竟然觉得冷气逼人。不过秦明可没有被这宛若仙境的画面所迷惑,反而表情越发严肃。他合在一起的双掌手指飞快跳跃着,顿时这漫天雪花突然静止不动。片刻之后,这黑色雪花犹如刀片一般,瞬间将旁边的白色雪花劈成两半。    被劈开的白色雪花骤然化作无数白芒,化作万千流星向四面八方飞射。与此同时,被静止的时间再次流逝,只不过这速度好似加快了无数倍。白起他们就眼看着自己身上的衣物以眼见的速度腐朽,飞散。而自己的皮肤更是犹如脱水的苹果般,极快的塌陷下去。    秦明冷哼一声,左掌疾出,一掌重重拍在半空当中。“嗡”的一声,一个巨大的时间脉轮从他掌前凭然浮现,脉轮上的指针犹如红眼的野牛一般疯狂旋转着。秦明猛然握拳,脉轮指针嘎然停止。虽然根本就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可是白起他们依然不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耳中好似有万千铜锣齐鸣,震的他们脑袋有些发晕。    秦明眼中掠过一丝不屑,紧握的左拳缓缓转了半圈。脉轮上静止的指针“嘎嘣嘎嘣”剧烈颤抖起来,过了片刻,突然在秦明四周浮现出无数时间脉轮。这些脉**大小小,样式颜色皆不相同,唯一相同的就是脉轮上的那些静止的指针都随之剧烈晃动。    “咱们都已经不受时间的束缚了,又何必搞这些虚招呢。”    秦明轻声笑了笑,仿佛在说悄悄话,又好似自言自语。他右手并起食中二指,缓缓举起,然后稳稳的在半空中横画出一条线。骤然所有人耳旁响起刺耳的声响,就好似无数猫爪在拼命挠玻璃一般。这种噪音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可怕的噪音,虽然不致命,但是足以折磨的令人发疯。幸好这种折磨很短暂,仅仅一秒之后,刺耳的磨擦声骤然停止,紧接着一声清脆破裂的声响。所有脉轮上的指针缓缓转动起来,只不过与刚才转动的方向正好相反。指针移动的速度愈来愈快,也不过几秒钟的时间,指针就已经变成了一团幻影。    白起他们长吐了一口气,他们清楚的感觉到自身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恢复。而夏朝臣他们则是发出惊恐的惨叫声,很显然他们正在遭受刚才白起他们所经历的过程,甚至可能更糟。    幽幽一声叹息,从这空旷的宇宙空间内传荡开来。秦明脸色微微一变,他四周的时间脉轮随着这声叹息化作无数涟漪缓缓消失了。那些在空中飞舞的白色光球以极快的速度融合在一起,然后化作一只巨大的白色手掌向夏朝臣他们三人抓去。与此同时,那些黑色雪花也急速的融合在一起,同样化作一只巨大的黑色手掌,曲指狠狠的向那白色手掌弹了过去。    白色手掌反掌握拳向黑色手掌击出,两只手掌重重碰撞在一起。一圈无形的可怕能量轰然迸发,震的整个空间都浮现出一圈可见的波动。“轰”的,距离最近的夏朝臣就如同飓风当中的稻草人一般,远远震飞了出去。不过还未等他飞出几千米,一切情景急速回转,夏朝臣就如同回放的电影镜头一般,又忽忽悠悠飞了回来。    白色手掌犹如架在火炉上的雪雕急速融化,渐渐的演变成一个人形雕像。看着渐渐成形的雕像,秦明脸色愈发阴沉。最终“叮”的一声,雕像表面化作无数碎片崩碎。    黑色长发犹如瀑布般垂落下来,如玉的脸庞,如月的眉。如星的眼眸,如雪的唇。    眼眸的一瞥,就好似万千年的回眸。她的眼神,她的发梢,她的衣袂,她的耳垂,她的指尖,她的一切都是如此的完美。她仅仅就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宇宙所有星辰都随之黯淡无光。她没有丝毫动作,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眼光。她身上那鹅黄色的宫装没有任何装饰,不过却好似镶嵌了无数钻石的最大钻戒,在所有人眼中这是天底下最奢侈最名贵的服饰。    眼波流转之间,所有与她眼神相触的人都不由自主的逼开。好似就这样直视,就是对女神的亵渎。夏朝臣韩世龙小文生三人早就跪在了她的身后,而所有人却觉得理所应当,甚至自己都想跪倒在女神的脚下,仿佛她就应该高高在上一般。    秦明笑起来,他轻轻松松坐回轮椅上。也就在他坐回去的一瞬间,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骤然发生了变化。假如说原来他就好似奄奄一息的糟老头子,那么现在他就犹如坐在龙椅上,俯览众生的国王。    她也笑起来,就随着她这一笑,所有人也不由自主的笑起来。无数的雪白的百合花凭空绽放,无数晶莹剔透的冰晶垂落,万千银河从她脚下流淌而过,腾起一朵朵由纯粹星尘组成的浪花。淡淡的清香充斥了整个空间,所有人闻之后全身一轻,好似全身污秽之物随着呼吸排出体外。甚至连自己内心都得到了净化,身心内外都得到了升华。    秦明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取之则是无尽的威严。无数条树藤从他轮椅下缠绕盘旋,最终竖着椅背撑起一个硕大的树伞。无数道金黄色紫金花绽放,耀眼的金芒笼罩了天穹。在他身后的硕大红色黑洞突然疯狂旋转,一条浩瀚的长河从黑洞中汹涌冲了出来,带着无数道硕大的黑色火焰。那无数百合花被黑色火焰所吞噬,然后蜕变成骇人的黑色紫荆花。    假如说刚才所有人内心都得到净化,那么现在所有人内心则是充满了恐惧。所有人,无论是夏朝臣还是白起,都惊恐的跪拜在秦明的脚下,口中拼命祈祷着,希望能够得到至高无上的国王的宽恕。    “为什么。”好似珍珠滴落玉盘,又犹如百灵鸟在耳旁轻鸣,悦耳的声音从她的口中流淌,“你为什么回来?”    那略带哀愁的声音,足以让所有人心碎。    秦明大笑起来:“你做的你的女神,而我更喜欢当作无恶不作的恶魔。这样至少我做坏事是理所应当,而不必跟你似的,还需要立个大大的牌坊!”    他语气骤然一变,杀机无限,所有人的身体都不由自主的颤栗起来。    “没错,九天玄女,我回来了,我从无尽的炼狱当中回来找你了,老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