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医生 不想死
当前位置: 首页> 武侠仙侠> 无敌医生

不想死

    “哦,那么还真是我的荣幸了。顶点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夏朝臣毕恭毕敬的说道。无论是从他的表情,还是说话语气当中,都表现出他将自己摆在了比秦明低的位置,就好似晚辈拜见前辈一般。以往面对秦明,无论自己输的多吗惨,夏朝臣都有着一种莫名的优越感。他总是看不起秦明,始终认为自己比秦明更加优秀,自己终究比秦明高人一等。就从这一刻起,夏朝臣收起了他那莫名其妙的优越感,此时他只不过是角斗场中的一名角斗士,而对面的敌人是比自己强大无数倍,实际上资历也比自己老许多的可怕敌人。    成为了九天玄女的心腹之后,夏朝臣便调查了秦明的一切身世秘密。无论是他与陆压的奇特联系,还是他在地球所做的一切。自己那一点点小小的优越感,和秦明真正所做的伟业相比,根本就好似尘埃一般。    秦明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他也是在刚才突然明白了。无论自己身世多么复杂,无论自己融合了多少前世的记忆,但是自己本体“秦明”的记忆当中,唯一能够让他称之为的对手敌人的,只有夏朝臣一人。无论是韩世龙,还是小文生,对他来说都只不过是一场游戏。唯一面对夏朝臣,他需要动一动脑子。而唯一曾经整的他狼狈不堪的,也只有夏朝臣一人。    这样的对手,是有资格站在自己面前挑战的。虽然此时对方的实力在自己眼中就好似蝼蚁,可是秦明内心深处突然涌出一种难以说明的感慨。    数亿年的争斗,就在此决出胜负吧。    秦明点了点头,沉声道:“此刀,名曰‘斩神’!”    夏朝臣恭恭敬敬鞠施礼:“此剑,名曰‘碎星’!”    话音未落,夏朝臣身上依然迸发出耀眼的光华。这七彩光华不断翻滚着,最终融合成一个人形的光球。一道道可怕的威压从他身上散发出来,附近的宇宙空间都止不住的剧烈颤抖起来。随着“咯吱格吱”好似揉搓硬纸团的细密脆响,一道又一道肉眼可见的裂缝从空间上崩裂出来。无数炙热的黑色火焰从裂缝中喷射出来,那是来自幽冥地狱最深处的炼狱鬼火。而在夏朝臣头顶骤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一道乳白色光柱稳稳的投射在他身上,那是来自于三大天际最高处的璀璨鸿蒙两仪气。    来自于这个世界最深处和最高处的最可怕的能量融合在一起,夏朝臣猛然发出凄厉的惨叫声。随着他的惨叫声,在他背后骤然伸出一对翅膀。只不过这翅膀诡异到了极点,左面一只是血淋淋的漆黑肉翅,而右面是散发着柔和白芒的迷人光羽。    韩世龙和小文生早已经被这可怕的威压逼退了数亿公里。此时他们两个躲在一颗巨大的行星后面,用神念小心翼翼看着远方一切。令他俩感到恐惧的已经不是夏朝臣胆敢和秦明正面挑战,而是夏朝臣竟然燃烧着自己生命精华的同时,施展了最强的祝福“天堂”和最强的诅咒“炼狱”。    没人知道融合了这两种属性可以说完全对立的禁术有什么后果,那是因为从未有人施展过,更从未有人将两种禁术种在了自己身上。    而在秦明眼中夏朝臣身上骤然凝聚起可怕的能量,那能量波动起伏之剧烈,甚至导致了夏朝臣周围的时间线规则等都彻底混乱。随着夏朝臣身后翅膀越来越多,那能量波动也越来越大,最终秦明只看到一个笼罩了方圆一亿公里的可怕光球。而这由黑白双气凝聚而成的光球幻化成一个太极的图案,紧接着一**的涟漪从太极图的正中心扩散开来。    夏朝臣呼呼喘息着,后背上一百三十六对翅膀缓缓拍打着。这些密密麻麻的巨大翅膀,此时看起来就好似种在他后背上的蒲团叶,在空中缓缓晃动着,竟然有一种莫名诡异的美感。    白起等人面面相觑,就算是一直面无表情的白起,城府很深的李斯也露出惊恐之色。他们想不出夏朝臣是如何做到的,也想不出此时夏朝臣究竟有多强。但是从空中不断散发出的能量波动中可以感受出,夏朝臣此时已经突破了鸿蒙仙帝的水平,达到了另外一个层次。一时间他们心中有些担忧,虽然他们完全相信秦明的实力,可是面对夏朝臣的异变,他们还是略有些担心。    无声无息,一道锐利的光剑骤然从夏朝臣身上喷射而出,几乎就是瞬息之间就刺到了秦明面前。果然正如夏朝臣手中“碎星”剑名,光剑四周迸射出一圈圈璀璨朦胧的迷人星芒,无数小小的流星绕着光剑飞旋。站在秦明身后的白起他们根本就没有从这道光剑上感受到丝毫凌厉的剑气,甚至连一丝杀气都不存在。这光剑就好似手电筒射出来的普普通通光柱一般,看上去根本就没有丝毫危害。可是不知为何,他们心中就是浮现出一丝恐惧。    “这一剑躲不开!若是中,必死!”    大颗大颗的汗珠从他们额头上渗出来,在这没有引力的太空中轻盈漂浮起来。白起拳头发出“咯咯”脆响,一条条青筋爆出,就好似无数条蜈蚣趴在他皮肤下面。他已经尽了全力想要舍身挡住这一剑,可是他此刻就好似木偶一般,眼皮也眨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光剑刺到了秦明身上。    一声淡淡的叹气声,光剑重重砸在了秦明面门上。可是想象之中血花飞溅的场面并未出现,然而就好似海绵吸水,一寸寸肉眼可见的这道光剑融入了秦明体内。随着最后一丝光芒的吸收,秦明长长呼了一口气,缓缓活动了肩膀,脸颊上又是飞掠过一丝若隐若现的血色。    “很好,非常好。”秦明再次长长吐了口气,就好似被逼着禁烟数百年的大烟鬼突然再次体验到那烟雾缭绕的美妙滋味一般,眯着眼睛笑眯眯道,“这一剑调动了附近所有的杀招规则,笼罩了关于我自身的所有时间线。可以说已经突破了鸿蒙仙帝的水平,基本上踏在了圣人的门槛上。换作其他人,或许是避无可避,躲无可躲,可惜……”    秦明顿了顿,睁开眼睛,一道微弱的寒芒从他眼瞳当中迸射而出:“可惜……还是太弱了!”    夏朝臣绝望的看着毫发无损的秦明,理论上来说,动用了如此杀招的他,已经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融合在刚才那一剑上。无论这一剑是否成功,他都必死无疑。可是现在他竟然还完整的存在这个世界上,未化作能量消散。只是稍微动一动脑子,下超超越额猜的出肯定是秦明做了手脚。    “他怎么可能让自己对手以近乎自尽的方式死去,要死也应该死在他自己的剑下。”    秦明看着丝毫无法动弹的夏朝臣,脸上的淡淡的笑意渐渐收去,一丝眼看着老朋友拭去的落寞浮现在他眉梢。他手指就好似随意弹了一下刀身。一丝肉眼都几乎可不见,和这茫茫宇宙融合在一起的黑色刀气,就好似从衣襟上脱落的蚕丝从刀锋上迸射出来。这道蚕丝就犹如风儿卷过,轻飘飘的向夏朝臣飞落过去。    这速度看似极慢,可是还未等蚕丝飘过十米。夏朝臣闷哼一声,笼罩在身上的那些耀眼光柱就轰然崩散。蚕丝再向前飘过十几米,“哧啦啦”好似无数绸缎布匹撕裂一般的声响,夏朝臣背后那些翅膀尽数崩碎。被禁制箍住的夏朝臣虽然无法躲避,可是他的身躯依然忍不住的剧烈哆嗦起来。他的皮肤就如同困在沙漠中数天快要脱水致死的人一般,一道道的裂缝从皮肤表面浮现出来,鲜血从裂缝中渗出,在太空中慢慢飞散,远远看去反而有一种诡异的美感。    夏朝臣惊恐看着慢慢向自己飘过来的蚕丝,虽然他和白起他们一样,也根本看不出这蚕丝究竟融合了什么可怕法门。但是夏朝臣明白自己若是中了,恐怕就和刚才进攻秦明的那数亿兆大军一般,彻底从这个世界当中消失。    别说轮回,是彻彻底底的消失。    除此之外,夏朝臣心中还有一丝深深的无力感。刚才那一剑,他根本就没有希望杀掉秦明,只是希望至少切掉他一只耳朵,至少逼迫着他狼狈防御一下呗。可是秦明竟然就这样硬生生扛住了,并且不仅仅是扛住了,还将那道剑气吸收了。这个打击可就有点太大了,不过幸好夏朝臣原先已经被秦明打击的彻底失去了自信,现在这一下也算不了什么。    可是这样眼睁睁看着凶器向自己脖子上捅来,而自己却无法躲开的滋味可不好受。的确,原本夏朝臣是报有着同归于尽,舍身求死的念头。可是他想象中的自己可不是这样死去,若是一枪崩了自己,那么自己反而能够痛痛快快的接受。现在这样,可就有点太折磨人了。    夏朝臣与秦明之间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三万五千公里的距离。    这点距离对于夏朝臣来说,以往飞过只需要眨眼之间,可是现在他却觉得时间过得如此漫长。不是他感觉错误,这蚕丝飞的速度的确是慢的可怜,就好似一个暮年老人晚餐之后顺着自家后花园慢慢散步一般。可是对夏朝臣来说,这蚕丝就是斩他头颅的铡刀。眼看着铡刀一寸一寸慢悠悠向自己头顶落下来,换作心理素质不好的人恐怕早就硬生生吓死过去了。    一时间整个空间再无丝毫声响,所有人包括躲在远方的韩世龙与小文生就好似看电影一般,看着那道小小细细的蚕丝向夏朝臣飘去。白起他们是心情舒爽的看,能够看着敌人这么死去,对于这几个血腥残暴出名的煞星来所,的确是赏心悦目。不过对于韩世龙和小文生来说,则是兔死狐悲,毕竟三人彼此相处了这么多年。就算三人之间存在再多的矛盾分歧,但是面对秦明三人目的总是一致。现在眼睁睁看着夏朝臣这么死去,他俩个心里也不好受。    不过不好受归不好受,他们两个可没有那个胆子出去去救夏朝臣。很显然秦明实力已经强悍到他们根本就无法理解的层次,现在自己能够安然脱身就是万幸了,更别说救一个必死的夏朝臣了。    没错,在所有人的眼中,夏朝臣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刺啦,”夏朝臣眼角血滴迸射,瞪着巨大的眼睛硬是将眼角硬生生撕裂。大颗大颗的鲜血就犹如泪涌从眼角内涌出来。他牙齿“格吱格吱”脆响,过了片刻,他猛然凄厉大吼起来:“该死的,老子不想死啊。”
推荐阅读: 《仙武暴君之召唤群雄》 《仙墓》 《万古第一杀神》 《幽冥仙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