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九十七章 :暮色村落人自危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九十七章 :暮色村落人自危

    更新时间:2010-07-17     孔连阳借题发挥,目的是想让江夏出出丑,可没想到江夏却淡定得有些可怕,最后还跟他玩了这么一出……     面对着江夏指尖那蓄势待发的犀利石弹,七尊者将手中的刀一松,从腰间抽出马鞭,若无其事的回身上车,回到了车夫的位置,准备上路。     江夏从马车上跳下来,翻身上了白马,回头对孔连阳道:“老七,你这身衣服可要换一换了!”     程泗阳也上了马车,附和道:“少爷说得对,你要是这副模样出去,人家还以为咱们是干什么的呢……”     孔连阳对此也无话可说,他身上的衣服已经沾满鲜血,穿起来粘糊糊的很不舒服。四人出行,大户人家的锦衣没准备几件,可廉价的粗麻衣物倒是备了不少。     作为车夫,孔连阳在这方面倒是福利颇好,很快便从一堆麻布衣服里挑了一件干净的换上了身。当然,这一切都是在马车上完成的,他可不能像富家少爷一样,为了怕露屁股而躲到树丛里……     “出发吧!”孔连阳换衣完毕,刚才在整个过程中几乎没有作为的卫昆阳发下令来,四人开始继续前行,离开了这血腥的现场。     虽然没有作为,但卫昆阳刚才却将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江夏这孩子,修炼了我阳元派‘强体’一二级的所有武艺,果然是不同凡响!”他心里暗暗感叹着,“刚才他用弹弓袭人,如此精准,便有几分飞刀功夫的影子,特别是最后那一击,简直是神来之笔啊!”     想到这里,刚才那一幕便活灵活现的在他脑海里浮现出来……     江夏大呼着要击打匪徒手中的钢刀,众匪紧张之下,将刀挥舞得更加迅速。趁着钢刀上下换位的时候,江夏猛然发出石弹!     那些钢刀加快了换位的速度,匪徒们各自手上用力自然加了几成。可这些匪徒毕竟不是真正的武者,挥起刀来速度一快,很快便露出了破绽。     本来他们是将刀身侧横,用最大的面积来抵挡石弹,这下子一加速挥舞,便有人出手偏差,在舞动的过程中,刀身的倾角便发生了变化……     便是这一瞬间,江夏的石弹已然飞至,“嘡”的一声,正中刀背!     石弹的力道,让锋利的钢刀再也不受那匪徒的控制,“哧喇”一声,硬生生的劈中了他自己的要害!     电光石火之间发生的事,除了武艺卓绝的卫昆阳等人,没有人能够看清。几人后来的一番神鬼之说,彻底让匪徒们的心理防线崩溃。     可以说,江夏的那准确一弹,才是众人如此迅速脱身的关键。否则,恐怕真得要孔连阳装神弄鬼,一人杀尽所有匪徒才可罢休……     没过多久,树林间的小路到了尽头。幸运的是,这条小路最终绕回到了官道之上,让众人不至于继续寻路绕道。     一下午的行程略显枯燥,江夏把玩着程泗阳的弹弓,时不时的击打天空中过往的飞鸟。一番击打是弹无虚发,引得马车上的程泗阳连连叫好。     可是玩过一番之后,江夏又觉得如此荼毒生灵实在是大为不妥,才将弹弓还给了程泗阳。其实,他是玩倦了。     程泗阳技痒难耐,也尝试着体验一把神射手的感觉,可他的精准度却远没有江夏那般厉害,弹了几发之后,也就失去了兴趣。     正当人困马乏之时,天色也已经擦黑了,第一天的行程眼看着就要到了终点。     众人没有如预期一般,行到像样的城镇,只好到了路边不远处的一个村落,想要找农家借宿一宿。     从村南边进入的时候,江夏走在最前方,骑在马上四处打望,想找找看有没有路过的村民,以便搭讪留宿。     可找来找去,却看见家家户户门窗紧闭,连个鬼影子也没能见到。     失望之余,忽然听到悉悉索索的声响,循声望去,他终于在一座农房的墙角处,发现了一名男童的身影。     “喂!小弟弟……”江夏将那种富家少爷俯视下问的姿态扮得极像,冲那小孩挥了挥手,“你出来,我看见你了!我有事情要向你打听,快来!”     那男童有些不情愿的从墙后站了出来,双手背在身后,低着头,紧闭着嘴巴,眉头紧锁着,一脸的严肃,没有半点孩童应有的纯真模样。     江夏正觉得好奇,刚准备发问,却见那男童双手蓦然从背后挥出,双眼骤然凌厉,双手一前一后一拉一放——“嗖”的一声,竟是抄着一只弹弓,朝着自己发出了一枚石弹!     江夏哭笑不得,故作狼狈的伏低了身子,躲过了石弹突袭,心里苦笑:“这就是所谓的一报还一报么?这个小孩,该不会下午那帮山贼派来报仇的吧?”     马车里,程泗阳见到这一幕,斥道:“这是哪家的小孩,怎么不由分说就出手伤人啊?要是伤了我家少爷,这罪过你们可担当不起!”一副忠心护主的模样。     卫昆阳在他身旁低声劝道:“六师兄,您这样有些过啦!咱们是要借宿的,还是别太张狂的好。”     程泗阳缩回头来,歪着头对卫昆阳道:“老爷,少爷差点受伤,老奴这是必须的!”     卫昆阳无话可说,苦笑着摇了摇头。     那小孩见到自己一击未中,拔腿便跑,转身想再次缩回墙后躲避。便在此时,不远处一座农院院门“吱呀”一声打开,一名矮壮汉子飞一般的奔出,一把抱起那男童,转身便朝着院门奔去……     “站住!”马车上孔连阳再也按捺不住,翻身跳下,低喝一声,已经几步奔到了那汉子跟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这样的身法,普通的练家子便会,算不得什么稀奇,孔连阳这样做,也不算是贸然露出真功夫。     却不料那壮汉见势不妙,忽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也不抬头看看前面的挡路人是啥模样,磕头便拜,最终哀道:“各位好汉,各位英雄,犬子年幼不懂事,冒犯了各位,还请英雄手下留情啊……小的家里三代单传,就这么一个孩儿啊,呜呜……”     说着说着,竟嚎啕大哭起来。     孔连阳正觉莫名其妙,弯腰将那汉子扶起,道:“你这说的是哪门子怪话?我又没有要怪你们的意思!”     那汉子战战兢兢的被孔连阳扶起身来,忽然鼻翼抽动,眉头重新紧锁起来,略作迟疑,问道:“那……诸位好汉,你们是想……”     说时迟那时快,却见那矮壮汉子双眼之中猛然迸出精光,将他膝下男童护在身后,同时右手已从腰间抽出了一柄尖刀,猛然朝着孔连阳身上扎去!     这一番突变来得迅猛,对孔连阳来说却只是小菜一碟。他很快便反应过来,身子微微一侧,轻而易举的躲过了那汉子的攻击,嘴里斥道:“大胆狂徒!”左手扣住对方手腕一拧,顺势一拉,那柄尖刀便到了他的手中。     “休想伤我!”一个动作毫不停顿,夺下刀后,孔连阳直接反击,刺向了那汉子的咽喉!     “且慢!”马车上卫昆阳惊呼一声,可要凭声音阻止孔连阳,显然是不可能的。     危急时刻,“嘡”的一声脆响,只见孔连阳刺出去的尖刀在最后时刻略作偏差,堪堪的从那汉子的脖子边上划过,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老七,你想干什么?”卫昆阳没有去理会是谁出手干预,直接高声斥责起孔连阳来。     程泗阳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弹弓,得意洋洋的自语道:“嘿嘿,让老爷少爷见识一下,老奴我的弹弓本领也是不差的!”刚才那一发石弹,自然是出自他手,幸运的是,这一次他命中了,否则众人进村伤人,今晚的留宿怕是就要泡汤。     孔连阳反击未遂,却被排序低于自己八尊者如此语气训斥,心里不平。可是表面身份还在作用,他也无可奈何,只好辩道:“老爷,这狂徒刚刚偷袭,小的只是自卫防身罢了!”     江夏在一旁冷笑道:“老七,那小孩刚刚还偷袭我呢,我却没有找他的麻烦。你虽然忠心耿耿,但这行事起来,也未免太冲动了。”     孔连阳心里更是不忿,却再也找不到话语反驳,只好低头闭嘴。     江夏笑吟吟的续道:“我看这其中,怕是有莫大的误会吧!”     抬眼见那汉子,刚才的生死置换,让他吓得脸色惨白、浑身发抖,几乎快要吓出尿来,护在他身后的孩童倒是一脸凛然,颇有大将之风,怒视着孔连阳。     江夏道:“这位老乡,我们是远行至此的旅人,赶了一天路,天色已黑,正好来到你们村子。我不知道你们在害怕什么,我只说一句话——我们都是好人,若有半句假话,天打雷劈!”     江夏深知,对于蒙昧的村民,说什么话都比不上一个毒誓管用。要让对方相信自己,发个恶毒的誓言,绝对的事半功倍。     那汉子听了江夏的誓言,果然表情有所松动,一番回味,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真的有些过于紧张了,这便拱手道:“小兄弟,我就暂且相信你。刚才的事,倒真他娘的像是有些误会,屠老三给诸位赔不是了!”
推荐阅读: 《符篆召神》 《阿鼻地狱》 《涅槃之梦》 《魔经鬼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