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九十六章 :玩闹退敌终过关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九十六章 :玩闹退敌终过关

    更新时间:2010-07-16     江夏一只弹弓在手,竟吓得来犯之敌如此狼狈,“老管家”程泗阳喜笑颜开,拍手喝彩道:“少爷真是好本事!以后去考武状元,定是一考一个准!”     江夏微微一笑,笑骂道:“考个屁的武状元,小爷我只会用弹弓打鸟,又不会张弓射箭!奶奶的,考武状元能考弹弓打鸟我就去……”     这帮匪徒一听,顿时恍然大悟——这位纨绔子弟,这位小爷,之所以能有如此精准的射术,是因为平日里他不学无术,成天打鸟所致——看来,自己兄弟几个贸然判断人家毫无还手之力,实在是个天大的错误。     然而此时即便是知道自己搞错了,这冲锋到一半,进攻还是只能继续下去。     由于强盗们手中各自都只有一把钢刀,而保护又要兼顾到自己的大小二头,情急之下,有机智的匪徒开始不断的变换保护部位——他们挥舞着钢刀,一会儿护大头、一会儿护小头,忽上忽下,企图迷惑江夏。     同样的,这引起了所有匪徒的争相模仿……     可这样一来,不仅步伐要受到影响,众人的视线也会遭到干扰,冲锋速度更是减缓。     更要命的是,此时的他们,距离江夏的火力点更加近了。     “啧啧!”江夏站在马车之上,对于形势有着清醒的认识,他拍了拍程泗阳的肩膀,努了努嘴道,“老管家,平日里小爷我打鸟,最爱打那种还在飞的,停在树上的死物,打中了也没劲!”     程泗阳不明就里,只好点头道:“对对对,少爷说得对!打死物有啥意思,能中飞鸟,才是堪比武状元的本事!”     江夏阴笑一声:“那老管家你说说,现在什么东西最像是飞鸟啊?”     程泗阳抬眼一看,那帮匪徒一个个颇为滑稽的前行,怎么看也没有飞鸟的敏捷速度,要想打他们简直太容易了,可以否决;再细看,他们手中那些上下换位的钢刀,亮闪闪的忽上忽下,倒像极了林中乱窜的大小鸟类……     “哈,少爷,老奴知道了!是他们的刀!”程泗阳一想到江夏要用弹弓打敌人的钢刀,心里是一百二十个佩服,顿时期待不已。但说到底,打中这些刀能有什么用,他却一时没想明白,只是觉得如此有趣罢了。     江夏“嘿嘿”一笑,大声道:“诸位听好了,我要打你们的刀啦!你们最好挥快些,免得中招!”     那些匪徒一个个都是莫名其妙,都觉得这是江夏的声东击西之计,说是要打刀,其实目标还是自己的大小二头——这么一想,手里的刀倒也是加速挥舞起来,不过却不是在听命于江夏,而是想各自护好身上的要害。     程泗阳拍手笑道:“少爷!你看,他们真是听话!”     江夏点了点头:“本少爷念在他们听话的份上,就不要他们的大头了,这样会出人命的……”这般念念有词之时,双目已然锁定了一名匪徒手中的钢刀,那刀背刀刃,在他的目光中被看得真真切切,行动的轨迹,也在他的脑中被记录下来……     “小心了!”大喝一声,手中弹弓“嗖”的一声发出一枚石弹!     石弹飞舞,没人知道目标到底针对何人,只看清了一个大概的方向。     见到江夏朝自己这边发射,好几名匪徒手中的钢刀挥舞速度陡然提升,如临大敌。     “嘡!”悦耳的金属撞击声响起,匪徒们各自松了口气——好险好险,这一弹毕竟还是被自家兄弟给挡下来了,这钢刀护体的法子,着实有效!     “哧喇——”     “啊——啊!啊!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就像是黄泉冤鬼们从地底深处传来的嘶吼一般。这里头透着浓浓的怨念,当然,更多的则是真真切切的悲惨。     众匪徒都是浑身一个激灵,侧头望去,只见一名自家兄弟不知为何,已经倒在了冲锋的路上,他的裆下,不偏不倚的嵌着他的钢刀——锋利的刀刃,竟然直接嵌在了他的两腿_之间!     “我的妈呀……”显然,没有人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匪徒们见到如此惨状,剩下的只能是庆幸——庆幸不是自己遭此大祸!     反应过来之后,又是纷纷停滞,缩头缩脑的寻找大树山石,躲避起来。     刚才发生的这一切,程泗阳,包括在车厢里观战的卫昆阳都看得清清楚楚。虽然速度极快,快到让所有普通人都无法察觉,但这二人毕竟是武学大家,视觉自然要敏锐得多。     “胡闹啊胡闹……”卫昆阳心里苦笑,嘴上却说:“孩儿,发生了什么事?”     江夏装傻充愣,摇头道:“爹爹,孩儿不知!孩儿只是打那位老兄的钢刀,却不知为何,出了这等奇事!”     程泗阳附和道:“是啊老爷,此事真是邪门!依老奴看,莫不是有神仙暗中相助?”     卫昆阳唏嘘道:“若是真有神仙相助,我等能过此险关,回去之后,老夫定要好好的敬上一份香火……”     江夏摇了摇头,道:“我看怕不是神仙帮忙吧!这山林里不免有恶鬼出没,见到这位老兄如此精壮,施法断他命根,泄掉他的阳气,倒也不是不可能!”     程泗阳知道江夏是在危言耸听,便装作恍然大悟的点头道:“是啊是啊,还是少爷分析得有理!”     那帮盗匪听到众人对话,又看到自家兄弟的受害惨状,不免相信了几分江夏所言,顿觉后脊发凉,口干舌燥。     眼观到马车前,战斗已然也快要结束。     那骁勇善战的马车夫,竟然已经夺了两柄钢刀在手,然后便是大开杀戒,稀里哗啦的连杀了四五名自家弟兄!正面进攻的七八名同伴,此时竟已是折损过半!     这一幕比起在马车车棚周围发生的一切,显然要血腥得多,看得这帮匪徒更是瞠目结舌。     “哇呀呀……”孔连阳杀心大起,有些蛮不讲理的挥舞着钢刀,气势汹汹的朝着一名盗匪招呼过去。     他的招式没有半点阳元派刀法的影子,纯粹就是借助气势,靠蛮力取胜。对于修炼多年的武者来说,即使是蛮力,也是这帮普通盗匪所无法匹敌的。     “噗!噗!”两声,间不容发的两记钢刀挥舞过去,那盗匪的脑袋便被划成了三瓣,鲜血狂飙、脑浆四溅,场面恐怖异常!     得到休息空隙的江夏等人放眼看去,也觉得孔连阳出手颇重。     江夏心里暗笑:“这家伙心里,该不会正把那些强盗当成我吧?”思索之间,孔连阳又出手狠辣的砍死一人,依旧是血腥无比。     “老……老管家!”江夏也装出一副大惊失色的样子,“你瞧瞧老七,他……他是不是中邪了?”     程泗阳心领神会,恍然大悟的大声叫道:“对啊!老七平常哪有这么好的功夫?他……他该不会是被山鬼附体了吧?如此大开杀戒,咱们会不会也有危险?”     那边孔连阳听到程泗阳这般言语,心里好笑:“六师兄真是爱胡闹啊,居然说我山鬼附体?”略作迟疑,又暗道:“好吧,山鬼附体就山鬼附体,孔某今日也胡闹他一回!”     打定了主意,孔连阳开始发出“嗬嗬”的怪叫声,这一举动,便是为了配合程泗阳的猜测。接着,他又是连砍两刀,将最后两名自己身前的敌人毙命,回过头来,两眼翻白,嘴里念念有词,却是含混不清,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此情此景,像极了中邪之人……     “哎呀,少爷不好了!老七真的中邪了!”程泗阳惊呼起来。     江夏装出一副故作镇定的样子,咽了口唾沫,安抚道:“别急,这山鬼说不定是在帮咱们……你看——他没冲咱们来啊!”     孔连阳双手持刀,刀锋上都还淌着血迹,邪气逼人的朝着那帮藏匿在树木山石后的盗匪们走去。     他的步伐放得很慢,嘴里的“嗬嗬”声不止,再加上他身上的斑斑血迹,真的就跟地狱里冒出来的杀神一般,足以让那帮盗匪们的心理崩溃!     “兄……兄弟们,风紧,扯呼?”这一声喊得颤抖不已,显然是被眼前发生的一幕幕震慑住了。     “扯你妈个头啊,太邪门儿了,快跑啊!”终于有人受不了这越来越压抑的死亡气息,丢了兵器,拔腿就跑。     这有人一带头,其余众人也就没了顾虑,纷纷夺路而逃。     这帮志在必得的歹徒,丢下了自家老大和一地同伴的尸体,甚至连受伤的兄弟都没有顾得上,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嗬……嗬……”扮演着山鬼附体的孔连阳失去了目标,缓缓的转过身来,看了一眼马车前的江夏。     “杀……嗬嗬……杀……”过了这么久,众人总算从孔连阳嘴里听到了一个清晰的汉字发音。可是这一个“杀”字,却是如此的不合时宜,配上他那副依旧沉浸在演戏中的狰狞表情,看上去倒真像是被山鬼附身了一般!     “老七,你要干什么?”程泗阳大惑不解,不知道孔连阳在耍什么把戏。     江夏并不以为然,他知道,就算孔连阳当场借机发难,自己也并不是毫无还手之力。嗤笑道:“好了老七,敌人已退,你快些上车,咱们继续赶路吧!”     说完这段话,江夏便注视着孔连阳一步步的逼近自己,直到他手里的钢刀抬起,慢慢的逼近自己的脖子……     “老七,你要在胡闹下去,我可要打你的卵蛋了!”     孔连阳本来是想借此机会吓唬江夏一番,却不曾想江夏如此镇定,直到自己逼到跟前都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这让他有些失望。     可当江夏一开口,孔连阳才注意到,这少年的右手之中,不知何时依旧多了一枚石弹,此时正作弹射状,方向正对着自己的两腿_之间……
推荐阅读: 《楚天孤心》 《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 《子虚》 《符篆召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