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九十五章 :入戏颇深险御敌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九十五章 :入戏颇深险御敌

    更新时间:2010-07-15     说来也巧,白发苍苍的老管家情急之下这一推,竟然将身材魁梧的黑爷推得一个趔趄,朝后倒去。     这一倒不要紧,鬼使神差的是,他的倒向不偏不倚,刚好正对着身后一名喽啰手中那明晃晃的钢刀!     “哎哟!”黑爷的跌倒出乎那喽啰的意料,反应不及的情况下,也就没有丝毫的躲闪。可怜的黑爷一声惨叫,眨眼之间,从后背到前胸,已经被钢刀捅了个透亮,血流如注的窟窿眼让他当场毙命!     “啊?”那名喽啰还没回过神来,便已发现自家老大已经倒在了自己脚下,身上插着的钢刀,正是自己使用的兵器!这一惊非同小可,年轻的小喽啰当场吓得出不出话来。     “老大死了!”一名劫匪强作镇定,大声向每一个自己的同伴通报了这个不可思议的消息。语气之中,带着逐渐积聚的怒气。     “给老大报仇!杀了这帮狗日的!”钢刀所向,是江夏等人的马车,排在最前面的目标,自然就是“老管家”程泗阳了。     “各……各位好汉,有话好好说嘛,老夫刚刚决不是故意的呀!”那“老管家”见势不妙,口中一边申辩,一边抱着头就往马车方向窜去,显得很是狼狈。     那帮劫匪显然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一个个的手执兵器,“呼啦”一声的围了上来,越逼越近!     “老七!保护老爷和少爷啊!”程泗阳“仓皇逃命”的途中,还不忘出言提醒孔连阳——按照此时众人的身份角色,也只有他孔连阳才有道理身具武艺,以之退敌。     孔连阳对三人的演戏正觉得哭笑不得,一听这声呼喊,心里有些不悦了——敢情这苦命家奴还真是当到底了?扮车夫的时候得不到好东西吃,这下碰上劫匪,还得一个人出马去“英勇护主”?     程泗阳这边很快退到了马车左侧,身体呈“大”字状,尽最大可能的护住了马车车棚;另一边,假装出一副魂不守舍模样的江夏也依葫芦画瓢,护住了车棚的右边;车厢里,卫昆阳有些无奈,但这种时候,他这个普通富家老爷,也只有继续扮下去了。     “马车夫”孔连阳暗哼一声,大吼道:“大胆强盗,休伤我主!”     “噌”的一声,从马车上一跃而下,挥舞着马鞭,冲着正面而来的几名强盗就是一通招呼。     他知道卫昆阳等人如此入戏的原因,虽然觉得有些小题大做,但心里也是惴惴,不想因为自己一时冲动,泄露了众人的身份,所以此时出招也是拿捏有度,并没有动用真气,看上去就和一般的民间武者好手别无二致。     这一通鞭子出乎众匪的意料——孔连阳虽然没用真气,但“强体”二级的武艺基础,练就了他的反应和速度,这足以让他占据绝对优势——“啪啪啪啪”几声下来,几名强盗均是中招,或是脸上、或是身上手上,都被抽得皮开肉绽。     孔连阳身后,另外几名合围马车的强盗已经逼了上来。他们面对的,是“富家少爷”和“老管家”。这俩人都已经吓得惊慌失措了……     见到自己正面进攻的同伴受阻,这几名强盗暗自庆幸,觉得自己能够直奔目标,拿下这富家老爷,肯定能劫得不少的财物。这样一来,既立下了头功,又没有吃苦头,实在是两全其美、三生有幸。     在他们看来,守护马车两侧的这一老一少,都是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废柴。     显然,他们错了,而且错得很彻底……     “老管家!他……他们来了!”面对越来越近的匪徒,江夏的声音越发的颤抖。     程泗阳也是大汗淋漓,急道:“少爷别怕,我们用弹弓打……打他们卵蛋!”     江夏大喜道:“对啊,我的弹弓!我……我的弹弓在哪儿呢?”     “少爷,在老奴这儿呢,接着!”程泗阳回头抛给了江夏一包东西,江夏接过来打开一开,果然是一只弹弓,而且还有数量颇多的石子弹药……     显然,这些装备其实是程泗阳的,二人刚才这样对话,也是为了各自角色的身份考虑。危急关头能有此番考量,不得不说,二人此时决然没有把汹涌而来的对手当一回事,相反,玩乐和整人,才是此时两人心中的主要内容。     一听说这一老一少要用弹弓打自己要害,本来气势汹汹的强盗们,心里不免有些分化。有的人对此嗤之以鼻,甚至是勃然大怒;有的人则觉得裆下隐隐作痛,心头浮起一丝不详的预感……     然而猎物在前,自家老大被害的仇恨在胸,他们依然是毫不退缩,张牙舞爪的继续猛扑。     “老管家你小心,我来打他们!”江夏得到武器,翻身爬到了马车上半蹲着,张弓搭箭,第一发石弹已然发出。程泗阳继续作忠心护主状,紧靠在马车上四下观望。     “咻——嘭!”石子划空,发出锐利的破风声,击中目标,一声闷响。     “噢!”冲在马车右侧最前面的一名强盗中弹,“当”的一声钢刀落地,他两手捂住自己的*,表情说不出的纠结,翻倒在地上,惊天动地的挣扎翻腾起来……     “咻——”又是一发石弹,这一次是击向了马车左侧。     “啪!”     “哎呀,妈!”又一个倒霉蛋中弹倒地,中弹的部位,同样是那最要命的地方。     “少爷,打得好!”程泗阳欣喜若狂的叫起好来。     与之相对的是,见识到江夏不凡射术的强盗们,开始纷纷的放缓脚步,每一个人都在有意无意的寻找掩体,想护住自己的要害部位。     这样一来,对马车车棚的进攻便减缓了许多。     正前方,马车夫孔连阳正在和七八名悍匪游斗。     手执马鞭的孔连阳为了不过分的引人注意,表现得有些吃力,不过却依旧能准确的用鞭子击中对手。     可是一味的使用鞭子却并不足以造成杀伤,相反,被激怒的匪徒下一波攻击袭来,还会更加的猛烈。     孔连阳考虑到这一点,目光一狞,便起杀机。     “哇呀!”一名匪徒劈刀砍来,奔向孔连阳的右臂。这样的技艺根本就是乡村把式,决然不是“强体”二级的任何本领。     孔连阳轻轻一侧身,避过来袭,马鞭一挥,准确无误的绞住了那匪徒手里的钢刀!     “拿来吧!”手上使力,抬腿一蹬,那匪徒兵器顿时脱手,整个人也朝着后面踉跄倒去。     “刷!”说时迟那时快,孔连阳刚刚夺下对手兵器,另一名敌人便从他身后袭来,这轻微的破风声让他敏锐的察觉到,心头便知,今天自己手下的第一个亡魂就要诞生了……     “嘿!”孔连阳就像是背后生眼一般,一弯腰,堪堪的躲过了这身后的阴招。敌人的刀锋擦着他的后脊梁划过,场面惊险万分。     正当那强盗在为自己失之毫厘的攻击懊恼不已的时候,一个细微的兵刃入肉的声音响起,“哧”的一声,他的胸口已经被孔连阳的钢刀刺穿,一刀穿心,登时毙命!     “哼!”拔出刀来,孔连阳的身上,杀气腾腾!     那几名围攻他的强盗万万没有想到,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马车夫,居然有能力抵挡住自己兄弟几人的合力攻击。不仅如此,他竟然还能夺下兵器,反击杀人!     如此强敌,让这几名强盗心生畏惧……     江夏那边。     命根面临威胁的众强盗迟疑片刻,纷纷想通,极有默契的达成了一致。他们认为,在接近马车的途中护好自己的要害,然后一窝蜂的全速靠拢,等到逼近到马车跟前,这富家少爷手里的弹弓便失去了效用,这一老一少和那大老爷,便可以任由他们宰割……     接下来便有人示范,以手中的钢刀挡在了自己的两腿_之间,形成了一个简易的钢铁护裆盾!众匪见此计甚妙,纷纷效仿,一时之间,十来名大汉各自以刀护裆,场面颇为滑稽。     “少爷,他们要冲锋了!”老管家机警的提醒着大少爷,惊慌的语气让众匪徒张狂不已。     “兄弟们,上啊,宰了这毛头小子,给麻子和老鬼报仇!”一名秃顶盗匪振臂一呼,其他强盗群起响应,纷纷保持着钢刀护裆的姿势,快步的朝着马车扑去。     有个东西挡在两腿之前,这帮人的迈步幅度自然不会太大,虽然气势汹汹、行动齐整,但在江夏看来,却依旧是有机可乘。     “少爷,怎么办啊?”程泗阳_根本就是个老顽童,他以小孩子的心态看待一切,此时巴不得江夏玩出点新花样来,破解眼前的危局。     江夏嘿嘿一笑:“老管家你别怕,这帮笨蛋小头遮住了,还有大头呢!”     “小头?”程泗阳满脸疑惑,挠头不解。     那些强盗却是听得清清楚楚,也深知江夏言语中的内涵。一时之间,又觉得自己脑门之上掠过一丝丝的寒气。不少人干脆条件反射一般的,用钢刀去遮挡头部……     “咻——咻——”一左一右,江夏飞快的连发两弹!     “砰!”第一弹准确无误,击中了一个倒霉蛋的脑门。这一弹江夏用力颇猛,石弹之上又有棱角,所以击中目标后,石弹竟然嵌入了那盗匪的皮肉之中!鲜血顺着弹孔流他一脸,看上去有些恐怖。     “嘡!”这第二弹却是没能击中目标——那匪徒飞快的举刀护头,正好将石弹挡了下来。     这钢刀一上一下,保护的目标不同,最后的结果是截然相反。这让冲锋的匪徒们手忙脚乱起来,不知道江夏到底会打自己哪个部位,心里均是惴惴不安……
推荐阅读: 《无上武修》 《异界之狂龙逆天》 《楚天孤心》 《涅槃之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