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九十四章 :山林小径盗匪现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九十四章 :山林小径盗匪现

    更新时间:2010-07-14     “哎呀不行不行,我要吐了!”颠簸之中,江夏忽然满脸痛苦的捂着嘴站起身来,微曲着身子,掀开了马车的前帘。     卫昆阳哪里知道他的心思,在身后关心的问道:“孩儿,你没事吧?”     江夏没有理会他,一手虚捂着嘴,一手抓住马车一侧,对兀自赶车的孔连阳叫道:“老七,快停车,要不然……要不然我怕忍不住,一口吐在你身上!”说着说着,还假模假样的干呕了几声。     孔连阳起初还颇为得意,毕竟自己的整人反击收到了成效,疾行颠簸的马车让坐在车厢里的二人痛苦不已。可现在听到江夏的这般似真似假的话,他还是不免担心:“中午这小子的确吃得不少,这一折腾,万一真的要吐……”     “吁――”转眼间,孔连阳权衡好了利弊,拉紧缰绳将马车停了下来。马儿累得气喘吁吁,江夏痛苦的表情可是丝毫未见。     “等我一等!”江夏跳下马车,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了路边的树丛之中,躲在里头偷笑两声,假模式样的发出了呕吐的声音。     不时叫道:“我的妈呀!不该……不该吃这么多的!呕――难受死了!”     孔连阳双眼直视前方,但听着江夏的苦叫,他心里却是说不出的痛快。     江夏在树丛里演戏,心里便道:“姓孔的现在一定很得意吧?我待会儿重新骑马,这家伙便没法再跑快车折腾人了!先让他得意一会儿,待会儿有机会,再好好的摆他一道不迟!”     想着想着,催动体内真气,稍微调整了一番头部脸部的气血,不多时的功夫,江夏的脸色便变得惨白,看上去真像是疯狂大吐过一样。     已经将身上所有穴位打通的他,对于身体的控制已经到了一个细致入微的精度,只要是身体允许,他可以催动真气,调整出任何一种表面状态。用来迷惑敌人,这算是一种不错的技巧。     当江夏从树丛后捂着肚子走出来的时候,程泗阳早就下了马,满脸关切的朝着他走了过来;卫昆阳则掀开了马车的侧帘,望着窗外的江夏;孔连阳不动声色,余光瞥见江夏的狼狈样子,心里其实是乐开了花。     程泗阳道:“少爷,您没事吧?”     江夏啐了口唾沫,恨恨的骂道:“呸!他奶奶的,中午吃下去的东西,差不多都给吐出来了!”     程泗阳是在享受着扮演的乐趣,此时不知为何,却突然短路,找不到合适的说辞,显得有些心急。     江夏会意一笑,抓住机会道:“老管家,我和父亲的事情商量完了,还是继续骑马吧!骑马透透气,我会舒服一些。”     程泗阳为自己又有“台词”说而高兴,喜笑颜开的接话道:“是的,少爷!”乐呵呵的回身上了马车。     孔连阳依旧不怀疑江夏刚刚呕吐过,心里依旧得意,可听到他要改为骑马,又淡淡的有几分上当受骗的感觉……     “老七,继续赶路吧!”江夏翻身上马之后,声音洪亮的对孔连阳发号施令。     孔连阳回头看了他一眼,发现此时江夏早已面色如常,心里大呼上当,回转头去,一抖缰绳,有些愤然的催动了马车。     马车这下恢复了正常的速度,江夏也骑着马,懒洋洋的跟在车旁边。     “少爷,吃点心!”程泗阳忽然从马车侧帘探出头来,招呼一句后,刷的递上了那只食盒,满脸的殷勤。     江夏配合他玩这“过家家”般的游戏,悦道:“老管家,多谢你,你很善解人意啊!”     程泗阳谦虚一笑:“少爷过奖了,这是老奴应该做的。少爷刚刚呕吐过,需要垫垫肚子。”     江夏笑着点头,坐在马上,接过食盒,双腿夹住马肚子,一手将食盒按在马背之上,另一只手开始一只一只的将糕点塞进嘴中……     “又酥又软,真是美味,比干粮好吃多了!”江夏继续着美食攻略,他知道,孔连阳的肚子肯定正饿得酸水直冒,可当着自己的面,又不好意思立刻掏出干粮来解饥,实在是矛盾不已。     “老爷!”孔连阳忽然指着前方的岔路口,“前方官道被巨石阻断,无法通行,北边有一条小路,咱们恐怕得改道才行!”     卫昆阳掀起帘子看去,果然,官道南侧的山壁上,缺了一大块巨石,此时正端端的躺在大路中间,马车要想过去,自然是难以成行。     江夏正在大快朵颐,抬头也看到了这一幕,忽然心有所想,便道:“且慢改道!我看这块石头怕不是那么简单!说不定是歹人故意摆的路障,迫使我们走小路,然后他们埋伏好,等我么一到就跳出来打劫……”     孔连阳白了江夏一眼:“少爷,这巨石横在路中间,咱们肯定无法越过,而要想移去它,单凭咱们几人,更是不切实际,不改道走小路还能如何?”     卫昆阳道:“这一路上路途干燥,并无下过大雨的迹象,这山石莫名滚落到路中,确实有些蹊跷。”顿了一顿,续道:“不过老七说得也没错,咱们走小路吧,多加小心便是!”     以几人的武艺,要是遇到寻常的盗贼,随便出来一个人,都可以轻松解决战斗,卫昆阳所说的“多加小心”,只不过是为了更符合自己寻常富商的身份而已。     至于江夏刚才的插话,那是想借机让孔连阳难堪的――你不是唯一的车夫么,那遇到道路有问题,像这种大石头什么的,你就该下车去疏通呀!搬搬大石头什么的,实在搬不走,再冒险走小路不迟……     可既然此时卫昆阳都这样说了,江夏也就没再坚持。     卫昆阳是想阻止江夏捉弄人,孔连阳则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快些赶路,一句话说到底,此时没有人会真正担心拦路劫匪这种小事。     然而很多情况下,不担心,并不代表就可以避免麻烦。     当一车一马改走小路一段距离后,道路两旁的树林渐渐茂密起来,宽大的马车行进其中,显得有些勉强。江夏骑马走在马车之前,观察着四周的环境。     其实打心眼里,他还真想遇到一次拦路打劫的绿林好汉,因为穿越以来,他还没有经历过这种武侠小说中的经典场景。     在极少数的情况下,心想事成是可以发生的……     就在江夏忽然觉得,这座树林很适合拦路*的时候,小路东边的灌木中忽然一声哨响,转瞬间,四周响起了喊杀声,抬眼望去,二十来名精壮汉子各自手执兵器,气势汹汹的从路旁杀将出来,转瞬间将江夏等人的一车一马给包围了起来!     “啊――爹!强……强……强盗!”此时正面离那帮强盗最近的,便是走在队伍前面的江夏,他撕心裂肺的呼喊声,配合那完美的恐惧表情,竟逗得眼前的那帮蒙面匪徒哈哈大笑起来。     马车上,孔连阳不动声色;马车里,卫昆阳和程泗阳交换个眼色,各自心领神会――此时此刻,可不能贸然的褪去自己的伪装,出手打击这帮大胆匪徒。     即使这是在人迹罕至的山林之中。     因为,此次出行绝密程度空前,敌人又很可能躲在暗处,若是不慎暴露了身份,泄露了阳元派纯阳八尊出动的讯息,这显然是不明智的。     所以,很快的,卫昆阳便在车厢里,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回应道:“孩儿……孩儿莫怕!莫怕!”     江夏听到卫昆阳这样回应,也知道他决定一心演戏下去,顿时放心不少,假装惊慌失措的翻身下马,连滚带爬的奔到了马车旁边,警戒恐惧的目光,从那帮蒙面匪徒身上一一扫过……     “哈哈哈哈――”一名身材魁梧的大汉手执钢刀,得意洋洋的比划了两下,长笑一声,一步向前道:“过的都是客,非客不能过!嘿嘿……想要当你黑爷的客,还请诸位备好厚礼,看看你黑爷我乐不乐!”     “啊!爹爹,这位黑爷想要咱们送礼!”江夏假装胆小怕事的窝囊富家子弟,这一番连哭带叫、惊慌失措的模样,绝对不会引起任何一个人的怀疑。     程泗阳慢悠悠的从马车里下来,走到车前,冲着那匪首黑爷一礼,客客气气的说道:“这位黑爷,我家老爷问,来来往往都是客,厚礼要多少黑爷才能乐?”     江夏若不是要假装惊慌失措,此时恐怕早已笑得前仰后合――这老头子也真能掰扯啊,这黑话都能对得这么押韵,实在是难得!     “好管家啊!”心中,江夏真诚的赞叹道。     那黑爷举起钢刀,在半空中划了个弧线,那意思是在示意自己手下有这么多兄弟。道:“主人家有点多,这份厚礼可不能薄!”     程泗阳歪着头想了想,对道:“咱们当客的有点少,晚上也不用歇脚,银子留着路上用,送礼送掉太亏了……”     说这话时,便已经有些不像管家身份了,引得江夏和卫昆阳在身后连连咳嗽提醒。     这话同样让那位黑爷恼怒不已,他有些吃惊的将钢刀架在了程泗阳脖子上,恶巴巴的说:“老东西你会讨巧,黑爷我要你们死趁早!”     “哎呀!不要啊,不要!”老管家大惊失色,情急之下,竟然伸手在那黑爷的胸前一推,自己身子一矮,抱着脑袋,开始蹲在地上瑟瑟发起抖来……
推荐阅读: 《魔经鬼谭》 《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 《神变》 《楚天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