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九十三章 :快马加鞭疾驰骋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九十三章 :快马加鞭疾驰骋

    更新时间:2010-07-13     “爹,这水炼犊名字怪怪的,味道倒是不错,比咱们家的御厨做的好吃多啦!”     “老管家,多吃点这红罗丁,滑_嫩_爽口哟!”     “来来来!店小二,小爷我今天高兴,赠你一杯酒喝……”     雅间之内,只听见江夏时不时的大声言语。到最后,站在门口服侍待命的店小二,也受宠若惊的领到一杯美酒喝。     圆桌之上觥筹交错,各式美味没过多长时间,便被以江夏为主力的三人消灭得所剩无几。     其实江夏也看得出来,若不是卫昆阳扮演着大气尊贵的富家老爷、程泗阳装成了唯唯诺诺的老管家,这二位极少有公费吃喝机会的尊者,说不定也会像自己一样,捋起袖子大快朵颐一番!     可是现在,角色在身,这二人显得很是本分矜持,唯有江夏在借着自己纨绔子弟的身份,有些放肆的在胡闹。     江夏胡闹的目的,自然是为了寒碜一旁的孔连阳。虽然他也知道,这样做似乎有些没有水平,但他却打心眼里强忍不住——抓住一切机会让七尊者不痛快,似乎成了他现如今的一种乐趣。     当然,这也是一种发泄的方式。此时他还拿不出证据撕破孔连阳的伪装,急于帮八尊者报仇的愤懑一直积压在心里,用这样的方式发泄出来,倒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选择。     事实证明,这样的做法非常有效。     嗅着满屋飘香的御厨美食,听着江夏对每一个菜的连声赞誉,闻着那陈年琼浆散发出来的诱人香气,与之形成鲜明对比,孔连阳看着自己面前那小方桌上,那三两盘的烩萝卜、炒白菜和青菜豆腐汤,心中滋味那是绝对的难以言表!     在这样的郁闷情绪下,孔连阳的食欲显然受到了影响。     当江夏等人酒足饭饱的时候,孔连阳桌上的饭菜,却基本上都没有动。     “小二,结账吧!”江夏给了程泗阳一个眼色,老管家心领神会,招来店小二准备结束这顿奢侈而有趣的午餐。     店小二瞥了小方桌那边一眼,默默的算了一会儿,报道:“客官,一共是二十两银子!”     寻常人家,二十两银子可以粗茶淡饭的过上大半年了,可对于富豪人家,这只不过是一顿小小的饭钱。     程泗阳故作镇定的从怀里掏出了两锭银子,递到那小二手中,想了想,又多掏了一锭,故作大方的说道:“我家老爷和少爷都觉得味道不错,这是赏给你们的!”     那小二千恩万谢的点头哈腰,出门上柜交钱去了。     程泗阳回过身来,压低声音叹道:“我的妈呀,这儿的饭菜怎么这么贵?”这一次为了让几人假扮好富豪之家,掌门金默然可谓是下了血本,随身让他们带足了银两盘缠,可六尊者却没想到,这银子挥霍起来是如此的轻松……     江夏笑道:“看不出来我们的老管家还是个财迷,那您老人家为什么还要给那小二赏钱呢?”     程泗阳回到老管家的身份,昂首道:“老爷少爷说过,吃得好就赏钱。咱们杨家是大户人家,岂能有说话不作数的道理?”说完这番话,还是忍不住嘿嘿的低笑了两声。     卫昆阳对自己这二位师兄弟无可奈何,摇了摇头,正准备出言和孔连阳说什么,没曾想那店小二却再一次的推门而入。     “各位客官,我们家掌柜的说了,几位客官都是豪爽人儿,他要和你们交个朋友!”手里提着一个食盒,“这是咱们御香居御厨们做的点心,就送给诸位路上享用吧!欢迎杨老爷杨少爷下次再来!”     程泗阳出面接过了那食盒,也不道谢,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摆足了谱,道:“时辰差不多了,我们要出发赶路了。”     店小二望了望孔连阳一眼,却发现这位马车夫居然还坐在桌前一动不动,不由得感到几分惊讶——哪有主人家都要走了,你这个家奴却还坐在那里不闻不问的道理?     江夏也注意到了这一点,连忙轻咳一声,道:“老七,你吃个饭怎么罗里啰嗦的?赶紧的别吃了,去把马车准备好!”     孔连阳重重的低哼了一声,站起身来冲江夏敷衍般的抱拳行了个礼,出门朝着后院马棚而去。     店小二斜眼道:“杨少爷,你们家这位车夫有些桀骜不驯啊,这样的人怕是要妨主!”     江夏摇了摇头:“这老七虽然脾气差了些,可车还是驾得不错的……”看了看那边方桌上几乎未动的饭菜,又道:“还有就是饭量小,可以给咱们小爷我省下不少钱!”     那店小二心中连连咂舌,只道这杨家待下人原来如此刻薄,自己大鱼大肉吃了几十两银子,下人只吃青菜白饭,却还嫌浪费……     几人用完午餐,江夏也玩得差不多了,这时孔连阳已经将马车和白马牵到了御香居门口,众人这才出了酒楼。     江夏扶着卫昆阳上了马车坐好,程泗阳也准备进车,却被江夏拦在了门口:“老管家,我要和父亲聊聊天,你就暂时骑马伴行吧!”     对于没有骑惯马的江夏来说,上午这半天过得有些痛苦,所以他决定放弃那帅气的白马,尽量多坐马车。     程泗阳二话没说的答应下来,熟练的翻身上了白马,对于常年走江湖的他来说,骑马并不是什么遭罪的事。     “出发吧!”卫昆阳沉默良久,这时发挥职责,下令队伍开拔。     队伍身后,满心感激的御香居掌柜驻足在酒楼门口,满脸堆笑的挥手送行……     马车依旧在临阳城街道上行进,走得很慢。     马车里卫昆阳张嘴要说什么,想了想却又止住,伸手打开了那只食盒。食盒第一层,有几只宽大的白色圆形薄饼,透着一股甜腻的香气,食盒中间的小格子里,嵌着一只小碗,里面盛着的是粘糊糊的红糖。     在江夏不解的目光中,卫昆阳摊开一只薄饼,左手伸出小指蘸了点小碗中的红糖,竟然以糖水为墨,在那纸一般的薄饼上写起字来!     “捉弄七师兄,不妥!”在卫昆阳的真气控制下,这些红糖在薄饼上留下了七个清晰的隶体字,一笔一划都明明白白。     江夏这才明白,卫昆阳不说话而改写字,是不想让正在驾车的孔连阳听见。     他想了想,也如法炮制,蘸了点红糖,接过卫昆阳手里的那只薄饼,写道:“对坏蛋无须仁慈,如今无法帮你报仇,只好捉弄他出气!”     这一段话字就多了不少,江夏写得有些歪歪斜斜。     卫昆阳表情复杂的摇了摇头,左手将那只薄饼从江夏手中夺去,轻轻一裹,将薄饼捏成了团子……     揭开食盒第二层,是几只精致的糕点,同样是香气扑鼻。卫昆阳探起身子,撩开马车前帘,将这一层食盒递向了孔连阳:“七师弟,刚才你基本上没吃东西,这些糕点,你吃了吧!”     此时的马车已经从临阳城西门出来,四下里并无旁人。孔连阳回头瞥见那精致的糕点,苦笑道:“我的杨老爷,您快收回去吧,我这个赶车的可承受不起!”     “七师弟……”     “老爷,老七吃干粮就可以了!等以后回了杨府,我向老太爷禀明一切,老太爷自然会秉公判断的,少爷刚才的所作所为,老七我可是记住了!”孔连阳连连说着气话,就是不伸手接那食盒。     江夏在马车里听得直乐,心道:“敢情这姓孔的这么脆弱啊,我才捉弄他一回,他就受不了,想回去找掌门师兄告状了!哼哼,你杀人害人都做了,仗着无凭无据没人敢把你怎么样;我就是捉弄捉弄你,回去我跟掌门死不认账,我看你也那我无可奈何!”     此时的江夏,满肚子的小孩子脾气,继续找机会捉弄挤兑孔连阳的想法,始终未变。     “驾!”马车夫轻喝一声,“啪”的一声,鞭子抽在马匹身上,马儿发足加速起来,在宽阔的官道上,马车开始飞驰。     众人这下半天的行程依旧紧张,需要在天黑之前,赶到像样的城镇留宿过夜。好在这一路都是宽阔的官道,并不像从阳元山到临阳城那样,尽是崎岖不平的小路。     可即使是官道,却半点也比不上江夏穿越前所熟知的高速公路!     高速公路上,汽车飞驰,坐在里面,偶尔还能感受到颠簸;那么,在这依旧是土路的所谓官道上,木制车轮的马车狂奔起来,坐在毫无减震措施的车厢里该是什么滋味,便不难想象了!     此时的江夏,便在深切的领会这样的滋味!     “我了个去!原来坐马车也舒服不到哪儿去,还不如骑马呢……”颠簸之中,江夏开始怀念此时在程泗阳胯下的白马。     此时不止是江夏,卫昆阳也有些受不了了,连忙呼道:“老七,车行慢些,车行慢些!如此狂奔,车里颠簸得紧……”     却听孔连阳回道:“老爷见谅,此番路途遥远,不加紧赶路,若是误了行程,那可没法向老太爷交代!”     江夏这才恍然大悟:“奶奶个熊的,这姓孔的也在想法子整我呢……哼,跟我比整人,你还差得远!”
推荐阅读: 《武炼巅峰》 《涅槃之梦》 《神变》 《魔经鬼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