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九十二章 :玩性大发专促狭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九十二章 :玩性大发专促狭

    更新时间:2010-07-12     之前在酒楼门口的一番对话,乃是江夏即兴发挥、假装不认识字后,卫昆阳心领神会、假意斥责――短短的几句对话,便将几人的身份表露无遗。     首先,这个大户人家姓杨,这位杨老爷身体似乎不太好,总是咳嗽,右手似乎也有些不灵光;那杨少爷十七八岁,细皮嫩肉的,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来的那种纨绔子弟,连“御香居”仨字都认不全,也难怪他的父亲生气。     至于那管家模样的老头,表面上看老实巴交,其实眼睛里也透着精明,不愧是大户人家的家仆,竟也透着一股不凡之气……     迎接众人进门的那店小二很会察言观色,很快的将这些特征一一记下,笑眯眯的跑到进店的卫昆阳等人身边,大声招呼道:“杨老爷,您这边儿请,雅间就座!”     卫昆阳微微一笑,点头跟上。江夏刻意装得有些吊儿郎当,跟在自己“父亲”身后,嘴里还有些不满的在念念有词。程泗阳则规规矩矩的走在最后,与他扮演的身份极为合拍。     进了雅间,卫昆阳气度不凡的走到上位入座,亦步亦趋的程泗阳很识趣的站在了他的身边,没有擅自坐下。     江夏则不管那么多仪态规矩,大大咧咧的一屁股坐在了他的旁边。嚷道:“饿死了,小二,快点上菜!”     “咳咳……”卫昆阳轻咳一声,责备的瞪了江夏一眼。     那店小二见这对父子又要吵嘴,连忙打圆场道:“杨少爷年轻,这肚子饿得自然要快些,杨老爷您也别责怪他。嘿嘿……不过诸位,到了咱们御香居,要是随便点几个菜填饱肚子,就有点不值当了!”     “噢?此话怎讲?”卫昆阳故作好奇的问道。     “嘿嘿……”店小二神秘兮兮的笑了笑,道,“咱们御香居的大厨是当年是在宫里做事的,做菜的功夫那可是远近闻名啊!咱们的招牌菜――水炼犊,那可是远近闻名!”     江夏肚子一方面确实饿得咕咕直叫,另一方面也要展现自己纨绔子弟的不羁形象,连忙催道:“哪儿那么多废话啊,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谁他娘的不会!”     卫昆阳摇了摇头,冲小二道:“你别理会他,继续说。”     店小二冲江夏做了一揖以示抱歉,续道:“牛犊子肉多嫩啊,慢火煨熟了,把锅里的二十几种调料熬成的汤汁全部吸干,那香味……啧啧――”     卫昆阳听罢徐徐点头:“原来如此,难怪还未进店门,便已闻到一股浓香啊!”     江夏在一旁喃喃道:“在宫里做过事的大厨?是御厨吗?不会只是个洗菜的吧?哼,就算是御厨也没什么了不起,你小爷家里就有两个!”     这时候卫昆阳冲程泗阳微微摆手,便轮到“管家”出马了。     程泗阳轻轻拉走面色难堪的店小二,到了雅间门口吩咐道:“我家老爷说了,除了这水炼犊,其余御厨的拿手菜也来几份,要是做得好,我家老爷有赏,快去吧!”说罢,在那小二的手里塞了几块碎银。     那小二欢喜不已,乐呵呵的出了雅间,拉开嗓子朝后堂叫道:“‘九龙间’的贵客,水炼犊、五生盘、红罗丁、金粟平、玉露团儿、小天酥,再来一份御黄王母饭嘞――”     店小二这一声吼完,雅间里面寂静无声。     “咯咯……”一本正经了很长时间的程泗阳,终于发出了强忍发笑、却又无法不笑的那种痛哭声音。     “哈哈哈……”江夏倒是笑得爽朗,放声就笑了起来,随即放低声音对卫昆阳道:“八师兄,咱们三个的配合还真是天衣无缝啊!您的演技一流,小弟佩服佩服!”     卫昆阳也笑着低语道:“九师弟可是把纨绔子弟给演活了,你八师兄我自叹弗如啊!”     程泗阳捂着嘴放肆的发泄着心里的笑意,这才急不可耐的问道:“哎!你们不觉得我也演得很好么?我看你们两个都比不上我!”     江夏和卫昆阳二人对视一眼,心中都觉得程泗阳能隐藏起平日里的顽童脾气,一本正经的扮演老管家这么长时间,而且其间还能言语得当、行事有规,倒确实十分难得。     “你们说,是不是?”六尊者还不满意,非要让二人回答。     二人齐齐点头,嘴里都说道:“是!当然是了……”     三人悄悄的在雅间里放松了一番,回过味来,卫昆阳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道:“咱们还是继续扮下去吧,小心隔墙有耳。”     程泗阳点点头,恢复了管家应有的庄严模样,忽然皱眉道:“咦?这七师……这赶马车的老七跑哪儿去了?”     江夏在一旁暗自好笑,因为他已经大致猜到了此时孔连阳的处境……     御香居后门,马棚。孔连阳一肚子怨念的给两匹马喂完水和草料,洗了洗手,绕行出小巷,来到了御香居大门,想要进去找卫昆阳三人。     “哪儿来的臭要饭的,走远些,御香居可不是你们这帮叫花子想进就进的!”这时候门口迎客的店小二已然换了另外一人,刚才招呼江夏他们那位,已经到后厨催工去了。     孔连阳大怒道:“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了,老子不是要饭的!”     “不是要饭的?瞧你这副穷酸模样,进了咱御香居也没钱吃饭的,我劝你识趣点,自己滚远些!”那店小二不知是不是今天心情不好,说起话来特别难听。     孔连阳强忍怒火,没有发作,辩道:“我是跟我们家老爷一起来的,他和我们家少爷、管家一起进去了,劳烦阁下帮忙通报一声。”     这时候,先前那名小二从后厨里出来,见到孔连阳和自己同僚在那儿争辩,便道:“你等一下,我去问问你们家老爷!”     雅间之内,三人继续扮演着各自的角色。卫昆阳正襟危坐,程泗阳站立于旁,而江夏则翘着二郎腿,单手撑着腮帮子,伏在桌子之上,显得有些不耐烦。     “笃笃笃”店小二敲了敲门,问道:“杨老爷,小的打搅了!门外你们家的车夫想要进来,您看这是不是有些不妥啊,要不要小的安排他坐外面吃饭?”     这个社会尊卑有别,下人想和主子同席吃饭,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就算是管家这样的高级仆人,按规矩也只能站在主子身边伺候着,等主人家吃完了方可用餐。     门口的孔连阳一听那小二这样问话,又想起自己和卫昆阳、江夏之间的关系,顿觉不妙,暗暗后悔自己答应扮演这该死的马车夫。     “不用了,你让他进来吧!”出乎店小二和孔连阳意料的是,雅间之中居然传出了应允的声音。说话的是江夏。     “呃,好吧,小的照办就是了!”那小二挠了挠头,显然是对这几位贵客的此番决定有些不解,走到门口冲孔连阳招了招手,带着他进了雅间。     孔连阳进了门,按理应当给主人家问好,此时又得到了意外之喜,这一声好问得就格外真诚:“老爷、少爷,能与老爷和少爷同席,小的三生有幸,在此谢过了!”说着,深深的一揖。     此时的“杨老爷”卫昆阳,有些不解的目光正停留在江夏身上,身旁的“管家”倒是眼珠子一转,脸上颇有会心的神色。     只见江夏摇了摇头,对孔连阳道:“慢着慢着!我让你进来,可没说是要让你和咱们同席。”回过头去打了个响指,对那小二道:“你去搬一张小桌来放在那边,给我们家车夫吃饭用!”     孔连阳一听这话脸都快绿了,深深的为自己刚才的贸然演出感到尴尬,心中对着江夏是一通的怒骂,但脸上却无法显露出来,依旧是一副感恩戴德的模样,对着江夏少爷长少爷短的又道谢了一番。     那店小二有些莫名其妙的出去,命人抬来了一张小方桌,放在了雅间的角落。孔连阳无可奈何的坐在了方桌旁边,面无表情。     江夏对程泗阳道:“老管家,你也快坐下吧!”     “哦。”程泗阳二话没说就朝着方桌走去……     “且慢!”江夏叫住了他,“老管家,我都说过多少回了,我一直把你当自家人看,你在外头吃饭,与我和我爹同坐一桌是可以的。”     程泗阳欣然一笑,回身一礼,也未多说话,便坐在了圆桌的下位。对于江夏整人的手法,顽童心态的他是心知肚明――江夏气恼七尊者之徒伤了卫昆阳,所以想要借机拿他出气,这一路上,不知道还会出现多少回这样的把戏。     六尊者心里大呼有趣,对江夏的印象又好了几分,觉得自己与他趣味相投,玩闹起来都十分的有水平……     “杨老爷、杨少爷,你们的菜已经上齐了!”没过多时,雅间内偌大的圆桌之上,已经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盘碗罐碟,各式各样的菜品散发出浓浓的香气,引得人口舌生津、食指大动。     那小二若无其事的指着一盘菜,介绍道:“客官,这便是水炼犊啦,咱们御香居的招牌大菜!这个是五生盘,猪牛羊熊鹿的肉切丝,生腌的;这是红罗丁,奶油和血块做的冷盘;那是金粟平,是鱼子酱夹饼……”     听着那小二的介绍,江夏不得不感叹,这山下花花世界的饮食,绝对是阳元山膳房所无法比拟的,自己在膳房里小打小闹的做那些家常菜,拿到这里来可是上不得台面。     “好,爹,我饿得不行了,咱们就开动吧,吃完继续赶路!”江夏话音未毕,已经抄起了筷子,伸向了那活色鲜香的水炼犊……     “咕――”角落上的方桌旁,传来一声清晰的鸣响。孔连阳的肚子,显然是在抗议着什么。     “杨少爷,你们家马夫那儿还没上菜呢,要不……小的叫人匀点菜过去?”那店小二试探性的问道。他也知道,眼前的这家人能够允许下人与自己同屋用餐,已经是宽容有加了,所以分一点菜给下人吃,似乎也没什么不可能。     没曾想江夏狼吞虎咽之际,却皱着眉头含含糊糊的答道:“匀点菜给他?亏你想得出来!去,叫你们那御厨炒几个皇上常吃的素菜给他,另外――别让他喝酒,酒后驾车不安全!”     店小二领命,挠头而去,显然是没搞懂为什么酒后驾车不安全;而孔连阳则几乎将两只眼睛变成了两把刀子,狠狠的扎在了江夏的身上……
推荐阅读: 《魔经鬼谭》 《无上武修》 《神变》 《狩猎在地球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