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九十一章 :兵分两路踏征程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九十一章 :兵分两路踏征程

    更新时间:2010-07-11     决定好了如何乔装,众人开始趁着夜色“穿衣打扮”。按照金默然的安排,八人分作两队人马,明日一早就要出发,离开尚武镇,一路向西,朝着苍翠关前进。     二尊者为首的四位尊者要假扮成乞丐,很快便穿上了金默然事先就准备好的脏衣服破袍子,然后三下五除二的,在脸上涂抹上香灰泥土,将各自头发弄得乱蓬蓬脏兮兮,再拿起竹竿和破碗……     很快,四个活灵活现的老乞丐便出现在众人面前。     金默然见了四人的装扮,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     六尊者程泗阳拍手笑道:“几位师兄,你们这乞丐扮得很像嘛!来来来,我这个大户人家的老管家,一向都是慈悲心肠,赏你们几碗饭吃!”一边说笑,一边假装在给四人碗里添饭,玩得不亦乐乎。     现场气氛有些怪异……     “六师弟,你的顽童脾气可真是与日见长啊!”金默然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正色对四位装作乞丐的尊者道,“不过四位师弟,此番出行路途遥远,你们既然装作了乞丐,便无法进酒馆客栈,只能吃些随身带的干粮,夜里也只有找地方将就一下了!”     二尊者穆天阳拱手道:“掌门师兄,说这些没用的,等咱们凯旋归来,你给我们准备好庆功宴便是!”     五尊者也笑道:“如能灭了这帮胆大妄为的邪火派,少吃几日的大鱼大肉又有何妨?大丈夫成大事,吃点苦不算什么。”     二人拍胸脯表着凛然大义,均是豪气干云。至于君子风度的三尊者和一向少言的四尊者,则在一旁默默无言。     江夏在一边看在眼里,蓦然想起了卫昆阳跟他讲述的那段往事,心中暗道:“好熟悉的功利心啊……此时说得倒是慷慨激昂,到时候若是真遇到高手,你们可不要拔腿先跑才是!”心里这般想着,目光随即瞥了一旁的孔连阳一眼。     有了八尊竞位前的遍访群峰,此时的江夏,对好几位尊者的人品都有所怀疑,所以此番一同出行,心里总觉得有些不踏实。特别是,自己的同伴里头,还有一个手段凶残的孔连阳!     心里正在莫名担心,那边金默然又道:“好了,八师弟,你们各自的衣服倒是穿好了,可这面容倒还需要做些装扮才行。”纯阳八尊常年行走江湖,武林中认识他们的人不在少数,所以若不有所防备,便很可能泄露身份。     此时江夏与卫昆阳均已穿上价值不菲的锦袍,“老管家”程泗阳则是一身的浸染棉袍,至于“马车夫”孔连阳,则有些无奈的脱下了他本来身上的华衣,穿上了一件粗布衫……     从衣装上看,众人身份高低不言自明,可若是面容上不做点修饰,一脸桀骜的孔连阳,便一点也不像是马车夫,嬉皮笑脸的程泗阳,也没有半点老管家的模样。     说起要易容,江夏立刻想到了死去的雷盛。孔连阳让他装扮成朱大壮,居然没有被人识破,想来这位七尊者的易容手法是极为高明的了。     便道:“不知各位师兄谁擅易容呢?”目光飞快的在众人脸上一一扫过,最后停在孔连阳身上,笑道:“我看七师兄似乎跃跃欲试啊!”回头问金默然道:“掌门师兄,七师兄他很会易容吗?”     金默然有些惊讶,笑道:“九师弟目光如炬,不知是如何看出来的啊,呵呵……七师弟的易容手段的确高明,在我等师兄弟中,可排在第一。”     孔连阳颇有深意的注视着江夏,嘴角轻轻抽动,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心道:“这小子颇有心计,也不知是如何识破了雷盛的身份……哼,罢了!雷盛尸骨无存,他空口无凭,也拿我毫无办法!”     嘴里应道:“易容之事便交给我吧!”随即开始为众人休整面容。     江夏在一旁看着,心里也是七上八下:“我在擂台上一时激动喊了雷盛的名字,这姓孔的不可能没听见。也就是说,他知道我识破了雷盛的身份。虽然说我是空口无凭,但也必须防着他点――万一他狗急跳墙想要杀人灭口,我这个富家少爷,可不见得能防得住这个阴险的马车夫!”     很快,孔连阳便完成了自己和卫昆阳、程泗阳三人的易容――卫昆阳被贴上了胡须,脸色也看起来略有病态,不过依旧没有盖住仪容中透出来的华贵;程泗阳脸上的胡须被剃掉不少,头发也重新打理,显得精干了许多,一点也没有了“老不正经”的样子。     至于孔连阳自己,他也颇放得下来,直接弄成了一副饱经风霜的中年苦汉的形象,配上现在那身粗布衫,相信没有人会怀疑他的马车夫身份,更不会有人认出他是阳元派的堂堂七尊者。     轮到江夏,江夏却道:“七师兄,我就不必了吧!我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天底下又有谁会认识我呢?”     金默然也在一旁附和道:“不错,七师弟,九师弟穿上这身衣服,倒真像是大户人家的子弟,无须化妆了!”抬头看了看窗外,又道:“天色不早了,诸位师弟可以出发了!”     接着,掌门带着众人到了后院马棚,在这里,是早就准备好了的几匹健马,还有两架马车。众人不得不感叹掌门的行事,从衣物到马车马匹,从银两到干粮包袱――竟然缜密到将所有的东西都提前备齐……     众人齐声赞誉,金默然却丝毫没有得意之色。这些马匹养在此处多日,八尊们并不知晓,堂堂阳元派掌门还会每天夜里悄悄下山,到此处来给马匹投料喂水……     简短的告别之后,江夏将卫昆阳扶上了一架马车,程泗阳乐颠颠的也跟着跳了上去。孔连阳一言不发的坐在车夫的位置,看上去还挺像那么回事。     江夏翻身骑上一匹白马,华贵的富家少爷形象更是逼真。     至于四位扮做乞丐的尊者,便只能步行出门了。由于是徒步,这四人肯定会比江夏等人迟到,金默然便令江夏等人在到达苍翠关后稍作停留,等两队人马汇合之后再做下一步行动。     “乞丐”队伍,由穆天阳率领,“富绅”队伍,则交给稳重的八尊者负责,纯阳八尊两队人马,在天色将亮未亮的时候,披着夜里最后的一点星光,一路朝西,先后离开了尚武镇。     卫昆阳身上的伤势不轻,虽然他嘴上不说,但却需要大量的时间自行运气调养。金默然让他随行携带了阳元派的秘药“清淤续骨膏”,每六个时辰附在受伤的手臂之上,然后运气催动药效,可以很好的治疗他手臂的伤势。     虽然最后还是无法让手臂上的穴位恢复如初,整个人的修为实力还是会受到影响,但手臂也好歹可以像正常人一样使用,不至于落下残疾。     此次出行,江夏提出的这个装扮的方案,给了卫昆阳足够的调养机会,这一点,让他很是感激。     “吁――”半天的行程过去,四人已经走出了阳元山脉附近的茂密山林,进入到了一座名叫“临阳”的小城。“车夫”孔连阳拉紧了缰绳,马车停在了一家酒楼之外。     “吁!吁――”江夏在穿越前也有过骑马的经历,可这次这么长时间的骑行还是让他有些狼狈,时至中午,眼看到了午饭时间,他迫不及待的也将胯下的白马拉住,在酒楼外停了下来。     翻身下马,两条腿酸胀不已,说不出的痛苦,可为了表现自己富家少爷的雍容,他脸上还得撑着……     孔连阳在一旁有意无意的嗤笑了一声,江夏抬头瞪了他一眼。当着大庭广众的面,“江少爷”可是有绝对权威的,“马车夫”乖乖的低下了头。     “啊,欢迎欢迎!几位贵客快快请进!”马车刚一停下,这间酒楼的店小二便冲到了门口,热情的招呼起来。他的目光雪亮,看到了江夏和卫昆阳的装扮行头,知道来的是有钱人。     面对着热情的招呼,江夏牵着马,懒洋洋的抬头看了一眼酒楼招牌,对卫昆阳道:“爹,这什么‘香居’名字怪怪的,咱们还是别进去的好!”     卫昆阳咳嗽两声,皱眉微怒道:“为父让你用功读书你不行,出门在外还要给我们杨家丢脸,哎……”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重重的咳了几声,迈步踏进了那酒楼的大门。     程泗阳入戏颇深,早就收起了顽童的模样,拉了江夏一把,道:“少爷,进去吧,要不然老爷还要发脾气!”     江夏也颇为配合,显出几分不情愿,放开手里的缰绳,跟着程泗阳进了酒楼。     孔连阳留在酒楼外,问那小二道:“这位小兄弟,请问马车马匹可有地方喂料?”     那小二上下打量他一眼,指了指旁边一个小巷子道:“从那儿进去,是我们御香居的马棚,你去吧!”     常年行走江湖的孔连阳只知道到酒楼吃饭,会有人将客人的马匹牵去饮水喂料,可却没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扮演的是一名马车夫,这饮马喂料的活,理应他自己担当。     怔了一怔之后,有些幽怨的看了酒楼里的三人一眼,孔连阳牵着两根缰绳,稍显落寞的朝那小巷子走去。     御香居店小二皱着眉头望着他的背影,啐道:“呸!一个臭赶车的,说话还透着酸气!”
推荐阅读: 《武炼巅峰》 《战魂啸》 《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 《阿鼻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