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七章 :君子报仇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七章 :君子报仇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0-06-03     江夏结结实实的吃了一拳,当时他并不知道,这个牛高马大的家伙叫做雷盛,是一名天生神力的天才少年。     他只知道,自己莫名其妙的被这家伙抡了一拳,鼻子被揍出血来,双眼也冒着金星,一时间好似天旋地转一般,甚至连还手都给忘了!     “臭小子,你很了不起么?竟敢顶撞老师?”啪的一脚,又落在了江夏小腹,踹得他弓下了身子,扑通一声侧翻在地。     只听那打人的家伙恶狠狠的续道:“得罪了何师父,他以后不全力教我们功夫,耽误了大伙儿的修炼大计,你担当得起吗?”     江夏倒在地上,下意识的护住了要害,终于瞥眼看清了突袭他的人的长相。国字脸,粗眉毛,大眼睛,厚嘴唇――这是自己穿越以来,遇到的第一个恶人!可得好好的记住!     自己不过是不明就里,不小心冒犯了那个小气的何云清,这个家伙至于这么大反应么?江夏觉得此人简直有点小题大做。     雷盛一番叫嚷,唤起了周围好些弟子的共鸣,他们无一例外,都大声叫骂着,为自己未来的修炼之路担心。有的人,开始怂恿雷盛好好教训江夏一番,神情比雷盛还要激动。     趁着这间隙的功夫,江夏缓缓的站起身来,狠狠的吐掉嘴里的泥沙,擦掉鼻子下的鲜血,犀利的双眼毫不示弱的与对面的雷盛对视着,好半天才张口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雷盛丝毫没有把体型瘦小的江夏放在眼里,从小自视甚高的他,时刻不忘炫耀他的强壮身体,在“咔咔”的掰了掰手腕后,他才懒洋洋的答道:“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大爷姓雷名盛!怎么着?难道你还想报仇不成?今天我打你是事出有因,谁让你这么不识相的?坏我们一心向上的前途,你这不是找打吗?大伙儿都说说,我打他难道错了吗?”     周围众弟子一番聒噪,竟是异口同声的站在了雷盛一边。有六七个家伙嚷嚷得厉害,一番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倾倒出来,听得江夏一通皱眉。     江夏同样牢记了这几个人的样貌,暗暗发誓,永不能忘。     口中哼道:“报仇是肯定的!雷盛――对吗?你听好了,我江夏在此立下誓言,有朝一日,我定报今日之仇!我会让你对今日的行为,后悔一辈子!这可是你自找的!”     一番话掷地有声,竟震得周围一时间失去了声音。     江夏随即伸手,在那几名粗口骂人的弟子身上一一指过:“还有你们!仗势欺人!此仇不报,非君子!”     在这番激昂言辞之后,江夏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大步流星的走出了讲武堂。他的身后,爆发出一阵冲天的哄笑。     “没种的家伙,只会嘴巴上占便宜!你倒是回来,现在就找雷兄弟报仇啊?”     “骂你又怎么样?老子没打你,算你运气好!”     “孬种!”     江夏本来已经行出去十来步,听到这番挑衅,猛然又停下了脚,牙关紧咬,双目欲眦!他的心里,此时只剩下了怒火!     为什么?难道自己穿越过来,就只是为了受这种窝囊气的吗?     他倒是很想现在就回过头去,将这帮嚣张小人一一料理,可是他却并不是那种一时冲动就头脑发热的人――现在自己的实力,可谓是手无缚鸡之力,面对这帮有恃无恐的家伙,有仇现报的壮举,又从何谈起呢?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江夏狠狠的撂下这句话,眼角挂出悲愤的泪水,迈开双腿,朝膳房跑去……     “好一个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啊!”听江夏说到这里,萧水忍不住徐徐点头,笑道,“没想到,仅仅过了一年功夫,你当日的屈辱,便能一扫而空啊!刚才在击倒雷盛之前,你用‘摧木落叶掌’打败的七名弟子,都是那天言语冒犯你的人吧?”     江夏毫不避讳的点了点头:“不错!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如果不狠狠的羞辱他们一番,我这一年来的隐忍,这其中所受的屈辱,岂不都是白费了?”     萧水闻言大摇其头,微皱着眉头笑道:“你拼着自己受伤的危险,用这一套微末的掌法,同七名弟子作战,最后还将他们全部打下擂台,这种羞辱,可真乃名副其实,足够他们记上一辈子啦!你这一口恶气算是出得畅快淋漓啊!”     江夏狡黠一笑,颇为遗憾的说道:“可惜雷盛这小子,得到了孔尊者的指导,竟然练习了‘横斩破天腿’!要不然,我也用不着被逼无奈,最后使出我的‘断骸裂骨拳’!”     “非也非也!你以‘摧木落叶掌’之势,化作‘断骸裂骨拳’之实,一击将雷盛击倒,这种冲击和震撼,对他来说,必然是终身难忘的――小友啊,你这仇报得,当真是大快人心!”     江夏稍感庆幸,松了口气,笑道:“我还担心掌门听我说出实情,会怪我睚眦必报、量小气短呢!”     萧水仰头长叹:“怎会怎会?年轻人快意恩仇,我等也不是没有经历过。性情使然啊!他人犯错在先,一报还一报,本来就是世间天理,未尝不可!”     “说到这里,小友却还未说出这一年之内,你是有怎样的奇遇?”顿了一顿,萧水便将话题引了回来,八十几岁的年纪,此时看起来竟像是一个等着听故事的孩童,“那雷盛虽然也是进步神速,可毕竟是得到了孔师弟的指导,我倒想听听,你这以天地为师的说法,究竟有什么玄机?”     江夏摆了摆手:“掌门说笑了。我这以天地为师,说起来都是蒙人的,真要感谢啊,还得谢谢膳房的陈叔!”     “哦?陈师弟吗?这又从何说起?”萧水完全入戏了,一脸的迫不及待。     江夏继续往下说……     原来,从那天讲武堂发下报仇誓言后,江夏便断了再去哪里学艺的心思――要他天天和这帮丑恶嘴脸的家伙为伍,听那个死要面子的何云清授课?那还不如杀了他!     穿越前,他就是个自由散漫惯了的角色,穿越过后,经过短暂的迷茫,恢复到正常的他,自然也重新找回了这种混不吝的脾气。     这天晚上,阳元山上狂风大作,暴雨倾盆,就像江夏闹腾的心情一般。     第二天早晨,他就窝在了床上,没有早起。     好心的陈悠然前来叫他,却被他撂下的一句话弄了个哭笑不得。     “就算那帮人拿八抬大轿来请我,我也不会回去上课!”     ------------------------------------------------     召唤红票和收藏啊,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