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八十七章 :新尊拜师位列九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八十七章 :新尊拜师位列九

    更新时间:2010-07-07     与卫昆阳的一番促膝长谈,二人忘年之交的情分便又是加深了几分。江夏感叹八尊者命运弄人,而卫昆阳则觉得江夏这位小友谈吐不凡,实在是不可多得的良友。     后来卫昆阳又谈及孔连阳当时回山之后的事情。原来孔连阳一直心有不平,想要为自己的冲动找到借口,便一直在暗中追查当时卫昆阳悄悄离去的原因。     后来他终于发现,卫昆阳每年都会悄悄的去暗月峰的一个山谷中,祭拜一座无碑之墓,顿觉蹊跷不已,撞破之后,孔连阳一番追问,卫昆阳才无奈告知了实情。     红颜命薄的傅秀芳,果然在八尊者赶回来的那一天香消玉殒。她只留下了自己的日记本和手札,以及二人共创的“微风拂面”口诀,便抛下卫昆阳撒手人寰。     卫昆阳悲痛不已,将她葬在地处偏僻的暗月峰的一座山谷之中,每年都前去祭奠。     告知了孔连阳实情之后,本以为对方会多少体谅一下自己,卫昆阳却没曾想,孔连阳直接把这件事报告给了师尊。     于是乎,卫昆阳为了一个女人,不惜临阵脱逃,导致同行师弟们全部遇难这一说法,便在弟子之间流传。     卫昆阳一向淡泊名利,再加上本来就觉得心里有愧,也没有去和众人争辩,更没有说出那一晚孔连阳急着立功的言语做法。     按照阳元派的门规,犯下这样的错误,还导致了如此严重的后果,将遭到门派的驱逐。但是当时的老掌门却在最后关头发话,说卫昆阳乃是性情中人,所为之事乃是情有可原,之后的后果也不是他可以预料,驱逐出派之责未免太重……这才将他留了下来。     愤愤不已的孔连阳自然怀恨在心,觉得自己历尽艰辛回来非但没有收到褒奖,卫昆阳这样犯下大错的人,竟也没有遭到处罚。他将自己受伤、修行受阻的罪过通通归咎到了卫昆阳身上,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改变。     后来卫昆阳潜心习武,博取众家之长,终于成为了八尊之一。而一直心怀抱负的孔连阳,在遭到了那一次重创之后,虽然也最终位列八尊,而且还排名在他以前的师兄卫昆阳之前,但欲壑难填的他,心中的阴影却始终无法挥去。     明白了二人之间的恩恩怨怨,江夏不再发表评论。刚才自己劝解已经让八尊者好转许多,此时若是再煽风点火的斥责孔连阳一番,未免有些画蛇添脚。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接近未时三刻,卫昆阳轻用左手轻轻拍了拍江夏的肩膀,笑道:“你刚才说未时三刻,现在可快要到了!掌门师兄定下的拜师大典,你可不能错过啊!走吧,我带你去祖师祠堂!”     江夏上下打量一眼,道:“卫尊者,您现在身体这样,可以么?”     卫昆阳哈哈大笑:“区区小伤,何足挂齿?卫某后半生就算不再修炼,也能在天下武者之中排上一号啊!走吧!”     如此豪言壮语,江夏一听,便觉得八尊者真的是豁然开朗了,心中残存的担心,顿时烟消云散。     二人行至阳元殿。大殿前的广场上,其余几位尊者早已到达。     “吱呀”一声传来,紧闭的阳元殿大门徐徐打开。掌门金默然亲自开门后,立在门口道:“诸位,请进吧!”     江夏看了卫昆阳一眼,奇道:“不是说祖师祠堂么,怎么到阳元殿来了?”     一旁听到他问话的六尊者程泗阳笑道:“哈哈,你以为祖师祠堂很大么?其实就藏在阳元殿里,几排灵位罢了……”     “六师弟,不得对祖师不敬!”二尊者穆天阳以长者自居,出言喝斥道。     程泗阳顽童般的吐了吐舌头,不再言语。     江夏和卫昆阳相视一笑,众人陷入沉默。在金默然的引导下,众人踏入阳元殿,穿过大殿之后来到后堂,一座古朴的瓦房赫然立在庭院中央。     瓦房内有一尊道人塑像,前面的桌案上,摆放着一排排的黑色排位。排位前方,是一个硕大的香炉,里面插着三根巨香。     可以说,这里除了稍显简陋之外,与江夏想象中的祖师祠堂倒是相差不大。     进入了那瓦房,未等金默然开口,其余七名尊者自觉地站到了大门两侧,只留下江夏站在了祠堂中间,那尊道人像的正前方。     江夏环顾左右,甚至还回头看了一下祠堂之外。除了自己,此时现场只有掌门金默然等八人。看来阳元殿这神圣之地,并不是所有弟子都有资格进入的。而现在举行的拜师大典,也并不像江夏想象的那样,要当着全派所有弟子的面……     金默然缓缓走到江夏的斜前方,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三炷香。     他和江夏对视一眼,表情极为庄严肃穆。缓缓走到一座排位之前,恭恭敬敬的拜了一拜,对江夏道:“此乃我阳元派第十七代掌门,亦即我等师尊之灵位!”     江夏抬眼望去,想从金默然的手臂与身体的缝隙间,看清那牌位上的名字。可金默然在那牌位前一番行礼,又是上香又是念念有词,身体动来动去,让江夏根本看不清半个字。     啰嗦了半天,却听金默然道:“江夏,今时今日,我便代先师收你为徒,不知你可愿否?”     江夏很想说:“拜托,我连我这位师父的名字都没看清楚,您就让我拜师啊?”又暗暗想道:“我曾经说过不拜师不拜师,没想到为了当这纯阳八尊,还是要拜个死人做师父……哎,拜就拜吧,死人总比活人强,不会跳出来管着我……”     “江夏,你可愿否?”思索之间,又听到了金默然的问话。     江夏一个激灵,点头应道:“江夏愿意!”     话音未落,周围几位尊者忽然齐声高呼:“恭喜师父收得良徒,恭喜师父收得良徒……”     江夏微微受惊,觉得此时的祠堂之中,气氛着实有些诡异。一阵阴风吹过,他后背一阵发凉,心中的腹诽之语这才少了许多。     金默然点点头,笑道:“甚好,如此一来,我等有幸,又多了一位师弟了!江师弟,请给师父上香吧!”     江夏不动声色,心里还是不免非议道:“‘僵尸’弟?嗯……这个名号不太好听啊!呃,还是快些把排名搞清楚,以后别再这样叫我为好!”     接过了金默然递过来的香,江夏学着他刚才的样子,恭恭敬敬低着头的三叩三拜,然后将香插在了香炉之中。祠堂内烟雾弥漫,直到最后,江夏也未能看清自己这位师父到底姓甚名谁……     名号甚伟的“拜师大典”就这样匆匆结束,这让江夏稍稍感到有些失望。不过回想起来,这样简单的程序,倒也让他免去了许多麻烦。     似乎是不愿打搅这些门派先祖们休息,金默然在江夏拜师完毕之后,便带着众人出了祖师祠堂,回到了阳元殿主殿之中。     作为掌门,金默然坐到了大殿正中的大位置上。余下八席左右各四,几位尊者按照从二到八的尊卑顺序坐下,空留下了大尊者的首座。     而江夏,则是有些拘束的站在了大殿中央。     这一刻,大家都在等待金默然发话,给出一个让所有人都满意的暂行排序方法。     金默然深知众人心意,这便开口道:“诸位师弟,今日发生了这么多事,打乱了原定的计划,八尊排序被迫取消,实属无奈之举。现如今纯阳八尊再度齐整,而山下有几十万百姓等待你们前去救赎,出发之前,这八尊排序的大事,还是得先暂定下来为好!”     六尊者程泗阳似乎有些不耐烦,插话道:“我说掌门师兄啊,该怎么排都可以,你就干干脆脆说了吧,然后咱们就好下山,去对付那帮王八蛋啦!”     江夏暗道:“对了,他们在决定八尊竞位提前的时候,就已经商议过了,咱们下山要去干什么,现在除了我以外,他们都是清楚的。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对手,竟会让他们这样紧张啊?”     他双目所及,除了孩童般性格的程泗阳外,其余的人似乎都有些面容凝重,不知是在期待金默然的排序方案,还是在想着下山后的劲敌……     金默然冲程泗阳摇了摇头,示意他切莫无礼,这才道:“金某想来想去,眼下也只有行非常之举了!”     一听“非常之举”四字,众人的胃口都被吊了起来,纷纷侧耳倾听。就连处世淡泊名利的八尊者,也显得兴趣盎然。     “出征之前,先稳军心。为了让诸位师弟感觉公平,金某认为,八尊排序,还是不变为妙!”众人等了半天,金默然却道出了这样的一句话来。     这一次又是程泗阳最先开口,他指着江夏道:“不变是什么意思?那这小子……江师弟怎么办?”     江夏也心里暗暗祈祷:“我的天啊,你随便给我个编号也行啊,别让他们再叫我‘僵尸’弟了……”满头黑线,有苦难言。     七尊者孔连阳也觉得不可思议,按照他所想,此时最佳的方法,是将所有原来的尊者排序往前挪一位,这样自己好歹还能坐上六尊者的位置,至于新入选的江夏,能坐上第八已经是他的福分了……     只听金默然道:“金某所谓的不变,绝非全然不变。这非常之举,便是要设第九席!江师弟,在这次下山的重任完成之前,就暂时请你屈居‘九尊者’的位置吧!等大功告成之后,八尊排序之战,还是要补上的,祖师之规不可有违啊!”     原来所谓的不变,是其余七人从二到八的排序依旧不动,而对江夏则实行“非常之举”,让他暂时位列第九,排在众人之后。至于八尊之首的位置,此时让谁来做都会引起不服,金默然便干脆让它空着。     如此一来,问题似乎得到了最好的解决,眼下唯一要等的,便是江夏的点头应允了。     辛辛苦苦成为纯阳八尊,却要让他排序第九!这算哪门子的妙计安排啊?     可此时的江夏,却顾不得那么多了。“第九就第九吧,纯阳八尊排序第九——怎么说也是开天辟地头一个啊!要是当腻了第九,等以后回来,再把第一拿来当一当不就完了?”心里这般遐想,点头便应道:“掌门师兄,江某懂得识大体顾大局,从此之后,我就是诸位的九师弟啦!”     拱手一礼,不卑不亢。
推荐阅读: 《子虚》 《无上武修》 《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 《符篆召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