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八十六章 :忘年之交促膝谈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八十六章 :忘年之交促膝谈

    更新时间:2010-07-06     卫昆阳的往事讲到这里,江夏忽然明白了一些东西。     “啊!搞了半天,刚刚在‘品行鉴’的时候,卫尊者问的那问题,就是打这儿来的啊!”心中想起那个有些突兀的提问,江夏不禁暗暗猜道,“这么说来,他当初肯定是选择了回去喽?见红颜知己最后一面,在他看来那绝对更加重要啊!”     果然,卫昆阳顿了一顿,这才说道:“我当时满脑子都是一团乱麻……如果立刻回去,师弟们以后肯定会告我的状,说我临阵脱逃;可如果等到第二天剿灭匪窝之后再走,我又怕回去太迟,以致遗憾终身!”     江夏点头应道:“卫尊者,我完全理解你的心情。这种时候,换做是谁,都不可能心静如水的!”     “是么?”卫昆阳脸上泛起苦笑,“我思来想去,终于下定了决心。其实当时我已和秀芳相识已久,在她的帮助下,我的武艺早已进入‘强体’三级,修为绝对远在孔连阳和诸位师弟之上……     “当时山上火起,他们都急得不行,我身处两难境地,自然不能下令一起攻上山去。于是我灵机一动,便说我先去探查一番,探明情况之后,再带大家杀上去,击毙匪首。诸位师弟当时齐声答应下来,我心里暗喜,拔足便朝山上走去!”     江夏“哦”了一声,皱眉问道:“可是卫尊者,您如果这样直接一走了之,岂不是有些失信于人的味道?”此时他的心里还真有些不详的预感,如果当年八尊者是这样离去的,那到底孰对孰错,可真就不太好评断了。     卫昆阳看了江夏一眼,叹道:“我卫昆阳行事光明磊落,又岂能如此?我当时想的,便是要独自上山,尽快杀死那匪首王人虎,然后再折返回去,探望秀芳。”     江夏尴尬的耸了耸肩膀,恍然道:“原来如此……一个人行动,自然要比集体出动更加省时省心。卫尊者当时您已经是‘强体’三级,要想杀那二级的王人虎必定手到擒来啊!这么说来,后面应该很顺利才对啊,难道说,出了什么变故?”     卫昆阳凄然一笑:“变故?变故就是孔连阳立功心切,悄悄的跟着我一同上了山!他随我潜入匪窝,我却由于一心觅敌,没能发现。当时山寨之内确实已经乱作一团,我寻了半天也没能找到那王人虎的影子,这时候,孔连阳便现身了。     “他竟然说我悄悄上山,假借探查为名,其实是想立下头功,回去受掌门褒奖!我当时心急如焚,一听他这么说,顿时火冒三丈。可毕竟我们是同门师兄弟,当时又身处险境,我还急着脱身,便怕惊扰了山贼,也就没有发作。     “平复下来,我便对他说:‘孔师弟,既然你怕我争走这份功劳,我便就此下山吧!这份奇功,由你来立是再好不过!’说完我转身便走,也没再下山和同行的师弟们打声招呼,便朝着秀芳那边赶去……”     江夏听到这里,忍不住评论道:“搞了半天,事情是这样!可我就纳闷了,姓孔的想立功,您当初也把机会让给了他,他为什么直到今天还记恨于你呢?”     卫昆阳仰天长叹,有些勉强的站起身来:“可叹世事无常啊!我当时粗心大意,孔连阳也只是急着立功,却都没发现那山寨里的古怪!我后来才知道,孔连阳待我走后,要去寻那王人虎,却没曾想山寨内讧竟全是那厮设下的圈套!     “待得他发现王人虎,便已是陷入了山贼重重包围之中!那王人虎也不知从何处得知了我们要去的消息,早就邀好了强援,在那天夜里演了一出内讧的好戏,引得我们上钩!孔连阳本想擒贼擒王,先制住王人虎再说,却不料斜刺里杀出一名硬手,一掌将他重创!     “当时他的修为不过‘强体’二级,而这名高手却是操着真气在攻他!孔连阳发觉情势不妙,便拼命朝着山下逃去,逃窜之中,又被追兵砍中几刀……最后,他将敌人引到山下扎营处,双方人马随即大战一场……”     江夏听得紧张不已,虽然这故事的主角现在已经换成孔连阳,但当时的情景,还是让他身临其境。设身处地的为卫昆阳一想便可知道,如果孔连阳等人遭遇不测,那“临阵脱逃”的八尊者,岂不是要背上莫大的罪名?     果然,说到这里,八尊者的眼中也泛起了泪花,显然是沉浸在深深的内疚之中:“那王人虎的强援凶残无比,将我们随行的二十几人全部击毙,最后若不是孔连阳跳下山崖求生躲过一劫,这段惊险怕是无人可知了!我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念之差,居然引出了如此严重的后果,哎――”     的确,如果当时身为“强体”三级的卫昆阳不走,即使他和孔连阳二人一同陷入对方的包围,也可以与那名强手对抗一番。可他离去之后,力量对比顿时失衡,最后悲惨的结局也就顺理成章了……     江夏略作思考,忽然却道:“等等!”     八尊者陷入悔恨的情愫,被他这一声呼喊给惊醒过来。     “最后幸存的,就只有姓孔的一个人?”江夏问道。     卫昆阳点点头:“不错,他回来之后,满身有十来处刀伤,手臂小腿骨断,而且还受了无法挽救的内伤,这让他在真气的修炼上,会遇到许多无法克服的困难……可以说,当时修为进步神速的他,经过那次受伤,达到今天这样的修为,至少多花了十年的时间吧――这,便是他如此恨我的原因!”     江夏摇了摇头:“卫尊者,我是说,刚才你所讲的一切,都是孔连阳回来之后给你们说的喽?”     “不错!”卫昆阳点点头。     “那怎么行呢?没有其他人活着回来,当时出了什么事,随便他姓孔的怎么说都行啦!没准就是他立功心切,结果却技不如人,然后又怕事情败露影响自己前途,所以才将山贼引下山去,以至于所有人都不幸遇难呢……”     虽然这样的猜想有些邪恶,但江夏觉得,孔连阳这样的人,绝对有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来。     卫昆阳苦笑道:“江夏,你就别想方设法的安慰我了!孔连阳当时若不是遇到真气攻击,也不可能身受内伤啊。后来,掌门又派了好手去剿灭虎口帮,也确实遇到了一名‘强体’三级的武者。这可不是孔连阳胡编乱造的……”     江夏不甘心的撇了撇嘴,想了想又道:“那么,卫尊者,您所问的是对是错,便是说当时你离开的那个决定了?”     卫昆阳点头称是。     江夏开始分析:“您认为错,是觉得因为您的离去,导致了后面发生了这么多事?”见到八尊者再次点头,江夏忽然提高了音量:“卫尊者啊,您怎么能这样看呢?那姓孔的自己出言将你逼走,然后才自作自受的遇到强敌,这纯属他自作孽不可活啊!     “遇到强敌,明知道自己的师弟们不是对手,他还将敌人往那里引去,这简直就是敌人的帮凶!哼,我猜他回来之后,还会义正言辞的描述一下当时战斗的惨烈,然后伸手指着你,质问你当时为什么不在场吧?”     一口气说完这两段话,江夏胸口一起一伏,刚才所说的一切,都是发自肺腑。他觉得卫昆阳太自责,而孔连阳太无耻。     听了江夏这样的分析,卫昆阳的脸色稍稍变得和缓了一些,沉思片刻才道:“话虽如此,可我当时确实应该在场啊!”     江夏一听这话,差点跳到石桌上指着卫昆阳的鼻子骂一声“愚不可及”!抑制住这样的冲动,他换一个角度才道:“好吧!那我问你,您当时若是留在那里,见不到秀芳前辈最后一面,你这些年过来,又会是怎么样的情绪?”     卫昆阳一怔,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只怕是更加的愧疚、更加的后悔吧?”江夏大声帮他答道,“同样的内疚后悔,你必须选择一个,这是性格,更是命运决定的,想要选择逃避,那是绝对不可能办到的啊,卫尊者!”     这样富有哲理的论断,江夏从自己嘴里说出来,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思议。     卫昆阳听到这话,顿时有眼前一亮的感觉,缓缓的重新坐下来,皱着眉头偏着脑袋做思考状,过了许久,他的眉头渐渐舒展,脸上也浮现出自嘲的解脱神色……     “是啊!同样的内疚后悔,我又岂能逃避得开呢?”卫昆阳开始反复的默念着句话。     江夏见到自己的话似乎起了效果,也颇为高兴,乘胜追击道:“更何况,你当时做出的选择,让你弥补了其中之一的内疚后悔,那是你错过之后,就铁定无法回避的;而另一个所谓的‘内疚后悔’,却全是后来别人强加给你的。两相比较,卫尊者啊,我只能说你现在这样自责,不值得!”     “我的妈呀,我咋突然觉得,自己有做哲学家和心理咨询师的潜质呢?”说完这最后的总结,江夏的心里成就感油然而生。     此时的卫昆阳,活脱脱的像是换了一个人,他的双眼之中,重新焕发出了光芒。
推荐阅读: 《战魂啸》 《子虚》 《符篆召神》 《无上武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