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八十五章 :陈年旧事话重提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八十五章 :陈年旧事话重提

    更新时间:2010-07-06     声明:这一章我设置自动更新时间为7月5日早上八点,结果估计因为网站的原因,直到现在还没有上传,我只好手动了……我欲哭无泪啊,这会不会让我这个月的全勤落空?我的天啊,这不是我的错啊……     ---------------------------------------------------     八尊排序之战,因为掌门不容置疑的一句话而取消。在场的弟子们虽然感到遗憾,但也觉得可以接受,毕竟今天所见的这么多场激战,是他们做梦都未曾想到过的。     其余几位尊者,眼见了刚才江夏的实力,又想到七尊者孔连阳很可能已经到了“弱敌”二级,心里都对自己不抱多少希望,这排序之战现在取消,自然是再好不过。     江夏心里只想着通过八尊竞位之战,当众证明一下自己,至于能不能一跃成为八尊之首,他看得倒不是太重。更何况现如今他想着卫尊者的伤势,更是无心恋战。     唯独满腹怨气的,就是为此准备多年的七尊者孔连阳了。他苦心修炼的独门神技“化力无形功”,在刚才的实战之中已经发挥了惊人的效果,这本来让他对排序之战期待不已的。可是现在,掌门的一个决定,却让他一步登天的计划彻底落空。     或许唯一值得他高兴的,就是自己的一切暗中计谋行事,并没有当众败露出来。没有证据,无论众人怎么怀疑,对他来说都是没有任何影响的。     “江夏成为新的‘纯阳八尊’之一,今日未时三刻,老夫将于祖师祠,代先师主持拜师之礼。届时,老夫也将给出一个暂行的排序办法,好让各位师弟安心……”最后,金默然的语气还是软了下来。     他知道,天底下并无圣人存在,要想让像孔连阳这样的人专心为天下苍生行事,必须先满足他们内心的私欲。当这种私欲得不到完全满足的时候,那给出一个暂时的办法,让他们能够看到希望,便是不二的选择了。     所谓的“暂行的排序办法”,便需要解决这样的问题。     时间已至正午,经历了一上午的大战,无论是参战的弟子,还是台下观望的众人都已是疲惫不堪,纷纷散场离去。     江夏来到陈悠然身旁言语几句之后,便撒腿朝着医馆跑去。     他自然是要去探望八尊者卫昆阳,这个对他修炼帮助颇多的前辈长者。     可到了医馆,他才得知卫昆阳已然离开,回他的暗月峰去了。江夏顿觉放心,暗暗庆幸:“还好,卫尊者还能走路,这便说明他的伤势并没有生命危险啊!”现在想来,刚才雷盛那蛮不讲理的几掌,还让江夏心有余悸。     带着这样庆幸的心情,他又立刻感到了暗月峰。此时此刻,整个阳元派上下对江夏已是敬畏有加,暗月峰的弟子们自然也不例外。     所以在自家师父身受重伤、谢绝访客之际,他们还是让江夏进入了八尊者的居所。此时此刻,江夏并未佩戴让他畅行无阻的龙鳞坠……     “卫尊者,您怎么样了?”一进入八尊者的院子,江夏便见他背对自己,坐在一方石桌旁边的石凳上,正抬头望着天空。     卫昆阳没有回头,也没有回应他的问话,依旧这样怔怔的坐在那里。     江夏颇为不安的来到他的面前,只见八尊者脸色苍白、双目无神,受伤最重的右臂轻轻垂在平放的双腿之上,左手轻轻的上面兀自摩挲……     “卫尊者,你……你还好吧?”江夏从小到大就不会安慰人,此时见到八尊者这般模样,顿时乱了方寸。心里便想:“如果是我,对武学这般狂热的人,忽然间废掉了一只手,我会怎么想呢?更何况,这只手还是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后辈偷袭废掉的……”     一只手臂被废,经脉尽断之后,也就意味着这只手臂上的穴位再也无法打通。可怜的卫尊者后半生就算再努力,也无法成为真气修为上的最强者了!     设身处地的为八尊者这般一想,江夏便有些明白他此时为何发呆了。于是他不再言语,而是默默的坐在了旁边的石凳上,静静的等着八尊者的心情好转。     “江夏,你说说看,难道我真的做错了吗?”蓦地,依旧抬头望天的八尊者,嘴里冒出这么一句问话来。     江夏想都没想便摇头道:“你怎么会错呢?要错也是姓孔的师徒俩啊!他们事先串通好了,就是要害你的啊,卫尊者!”一番指控后,随即低语道:“卫尊者,您修炼成‘微风拂面’神技这件事,是不是走露了风声,被那姓孔的知道了?”     卫昆阳一怔,奇道:“此话怎讲?”     “哎呀!”江夏心里暗骂八尊者反应迟钝,“你想想啊,如果他们知道你会此等神功,肯定会认为,你在他孔连阳成为八尊之首的路上,是一个最大的障碍啊!所以嘛,他们才会想出这样的奸计来偷袭你喽!”     如果假设的缘由成立,那在江夏看来,这一切自然是顺理成章。     卫昆阳苦笑一声,微微摇头:“我问的,不是这个。我是搞不清楚,二十年前的那天夜里,我的所作所为,是不是真的错了……”     “咦?二十年前?”江夏暗暗吃惊,随即幡然醒悟,“啊!看来卫尊者和那姓孔的,就是那时候结下的梁子了吧?卫尊者此时还有这种疑问,看来那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喽?”     心里这么想,嘴上便试探性的问道:“卫尊者,只要你愿意,可以把二十年前的往事跟我说说,江夏听了之后,再说说自己的意见不迟!”     卫昆阳长叹了口气,低下头来,闭上了双眼:“二十年前,我们师兄弟几个受了师父之命,下山去执行任务……”     原来,当时的卫昆阳和孔连阳,受了师尊的嘱托,带了几名师兄弟一起,下山要去惩戒一帮为非作歹的贼寇。     当时卫昆阳二十四五岁,孔连阳更是只有二十出头,与他们同行的十来名师兄弟,年岁也跟他们相差不多。然而论起技艺本事来,自然是后来都成为“纯阳八尊”的卫、孔二人更高一筹。     他们要对付的那帮贼寇,窃据在孟西郡东北山区,一座名叫“虎口山”的山头,因此自称“虎口帮”。全帮总共也就百余人上下,经常下山劫掠村庄,杀人放火之事干了不少,搅得附近官民苦不堪言。     阳元派身为名门正派,又正是位于孟西郡境内,在附近出了这样的匪祸,自然要义不容辞的派人清剿。在获取了一番情报之后,他们得知这“虎口帮”虽然让百姓谈之色变,但其中真正有本事的,也就那帮主“王人虎”一人而已。     这“王人虎”是他绰号,真实姓名无人可知。据说此人力大如虎,可以以以一敌百,着实的骁勇善战。可在真正的武者眼里,这样的评价都不作数。     阳元派了解到,这“王人虎”其实只是“强体”二级的武者。这样的水平,对付起普通百姓来,自然是勇猛无比,但要让他与大派弟子对战,定然将是凶多吉少。     于是,阳元派才放心的派出了由卫昆阳和孔连阳二人组成的剿匪队伍。     当时的卫、孔二人均已经是“强体”二级,所率队伍之中,也有七八名即将进入二级的好手。这样的阵容派出去,定然能将匪窝一举铲除,与此同时,还能让这帮年轻人好好的锻炼一番。     阳元派长辈们的计划,不可谓不周到。于是,卫昆阳与孔连阳便带着这一小队人马,浩浩荡荡的下山剿匪去了。     行了一日,来到虎口山脚下,天色已经黑了下来。阳元派弟子对此行抱有必胜的把握,队伍气氛轻松不已,都在说着要趁夜色杀进寨内,将那王人虎一举斩首,以平民愤。     孔连阳当时血气方刚,又自恃自己年纪轻轻便已有资格带队出征,着急着立功的他也响应着众师弟的要求。     唯独卫昆阳,当时冷静异常,表示并不可轻举妄动。为此,他还与孔连阳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可到最后,由于他虚长几岁,入派的时间也较孔连阳早上两年,武艺修为也要精深一些……按照强者为尊的普世观念,孔连阳不得不选择了闭嘴。     众人在山下选了处隐蔽的地方露营,准备天一亮便派个人上山探查一番,然后再图后计。     可到了半夜,忽然听到山上传来一阵喊杀之声,抬眼望去,竟见到那山寨之中,居然传出了火光!     孔连阳大喜过望,判断此乃山寨内讧,此时攻击,必将大获全胜。又说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撺掇众人响应,试图说服卫昆阳。     卫昆阳叹了口气,碍于众人脸面,只得答应。可就在此时,他却听到空中传来扑扇扑扇的鸟雀扇羽之声。一只白色的鸽子,慢慢的停落在了他的肩膀之上……     “我已病入膏肓,早是无药可救之人。卫君切莫费神费力,去寻那莫须有的灵药了。这辈子,你就最后一次听我所言,好么?归来,见我一面……”     那鸽子乃是他的红颜知己傅秀芳所养,用于二人日常的书信往来。卫昆阳带队出征的这一天行程里,这只鸽子还助他与傅秀芳传书多次,所以即使当时是夜里,它还是能够找到收信人。     卫昆阳一看到这短短的一封书信,顿觉天旋地转,所有的不甘与愤懑,一瞬间涌上心头,让他万念俱焚……
推荐阅读: 《战魂啸》 《魔经鬼谭》 《子虚》 《涅槃之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