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八十四章 :情势有变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八十四章 :情势有变

    更新时间:2010-07-04     “好样的,江夏!”惊人的大战尘埃落定之后,膳房众人爆发出了震天的欢呼。他们是真心诚意的在为江夏感到高兴。     江夏转身冲他们拱手还礼以示感谢,目光停在陈悠然身上的时候,发现他居然正在偷偷的擦着眼泪……     “好了,八尊竞位决战胜负已定,膳房弟子江夏,便是这次八尊竞位的胜出者!”低声吩咐完人打扫擂台之后,掌门金默然起身肃立,大声的向全派弟子宣布了最终的结果。     “噢――”“纯阳八尊”再度齐整,此乃阳元派一大盛事。无论是哪一个山峰的弟子,在此时都抛开了互相之间的怨怒愤恨,发自内心的为此欢呼起来。     在宣布完结果之后,金默然慢慢的把目光移向了七尊者孔连阳。     这勾起了在场所有人的莫大兴趣,因为他们对刚才发生在擂台上的一切都感到惊讶不已――七尊者门下一个默默无闻的弟子,为何能够使出“弱水三千”这样的神技?     这其中,肯定大有蹊跷!大家都屏住呼吸,静待真相。     “七师弟,关于你的高徒朱大壮,你可有什么要说的?”金默然发问,并没有什么言语上的偏向,即使他内心对“朱大壮”的身份也疑云重重,却没有主动的直接探问。     孔连阳看着金默然的表情,心里经过短暂的忐忑,脸上浮现出一丝悲伤,答道:“回禀掌门师兄,大壮乃是我私底下调教的入室弟子。他天资聪慧,却常年不露锋芒,等的就是今天这样的一个机会……可没曾想,强中自有强中手,他最终技不如人惨遭不幸,我这个做师父的,悲痛之余,也只能感叹世事无常啊!”     金默然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又问道:“七师弟,你教徒有方,此乃我派幸事。可你又为何让他在决战之前,向八师弟‘请教’呢?”这自然是在追问刚才八尊者受伤之事,没有明确点出来,也是金默然的说话艺术。     七尊者是聪明人,自然知道掌门在问什么。拱手答道:“掌门师兄明鉴!刚才我那徒儿出手伤人,手段颇为残暴,这显然是头脑发热的表现。八师弟是读书人出身,修身养性的道理懂得不少,我便想让八师弟出手,点化一下他,让他在决战之中,可以冷静下来,专心对敌……”     “八师弟武艺未及‘弱敌’二级,此乃天下皆知之事。七师弟,你那弟子已经习成‘弱水三千’,真气修为更是不逊于八师弟,二人实力对比,你可是比谁都清楚啊!你请八师弟出手指点于他,岂不是多此一举?”金默然锋芒初露,语气严厉了几分。     擂台下的弟子们屏息聆听,等着略显慌乱的七尊者作答。     江夏心里也在暗暗叫好:“这姓孔的谎话张嘴就来,我倒要看看,在掌门的逼问之下,他还如何自圆其说!”     只见孔连阳轻轻一笑,摇头道:“掌门师兄,您这样问话,莫不是在怀疑孔某?难道您认为,这一切都是我指使的不成?”笑罢之后,脸上是无可奈何的冤屈。     “七师弟,过去的事情,看得太重,于人于己均是不利,你好自为之吧!”出人意料的是,金默然竟不再追问,只是意味深长的留下了这么句话,便不再言语。     众人失望不已,台下一番窃窃私语。     江夏听得云里雾里,暗道:“看来这姓孔的和卫尊者之间,果然有多年未解的深仇大恨啊!今天姓孔的指使雷盛偷袭得手,目的就是要报仇喽!哼,这家伙真阴险啊,报仇之余,还能除去八尊排序道路上的一大对手,这一步果然够毒!”     虽然还不清楚二人之间到底有什么过节,但从刚才八尊者遭受的重创看来,这里头的恩怨绝对不会简单。让江夏无比感叹的便是,八尊者早已说过,对八尊之首的位置不感兴趣,可今天还是遭到了暗算――看来,淡泊名利在某些时候,并不是一个置身事外的好办法啊!     此时此刻,关于事情的真相,最清楚的莫过于七尊者孔连阳自己;其次,江夏知道“朱大壮”的真实身份;再其次,包括掌门金默然在内的许多高手,都对刚才的一切心存疑惑……     可是,孔连阳自己肯定不会主动把真相说出来。江夏知道一个重要的线索,可是现在证据全无,他也不能贸然的开口指正。而刚才金默然对孔连阳的敲击,只是对他有一个警醒的作用,并不能起到实质性的作用。     也就是说,江夏心目中,那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残杀门下弟子、阴毒暗算同门师弟的大恶人,还可以暂时性的逍遥法外!     这绝对不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可江夏虽然心头恨得牙痒痒,但在此时此刻,却是真正的一筹莫展。     “八尊排序就要开始,我倒想看看,将雷盛调教得如此厉害的这位七尊者,到底有多么的神通广大!”这一刻,江夏开始暗下决心,要在八尊排序的战斗之中,为八尊者、为那素未谋面过的冤死者“朱大壮”,狠狠的报仇!     下好了决心,江夏便静心等待掌门宣布八尊排序战的开幕了。     这时候,一个身着医馆素服的老者走到了金默然的身旁,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随着这几句低语,掌门的脸色渐渐变得失望不已。     所有人都注视着这一幕,同此时的江夏一样,他们也大多猜到,这位医馆的老郎中,是在向掌门通报八尊者卫昆阳的伤情。从掌门的表情上,他们也可以大致猜到,卫尊者的伤势似乎不容乐观。     听了老郎中的回报,金默然沉默了一会儿,目光一一扫过在场的诸位尊者,也包括新鲜诞生的“新尊者”江夏。     “哎――”他长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诸位,八师弟伤势严重,今日这八尊排序之事,就暂且延后了吧!”     此言一出,立刻引起轩然大波。     深知自己师尊心意的望日峰弟子们,一个个的高声喧哗,说因为这样的“小事”便延后排序盛事,此举有违门规;而八尊者所在的暗月峰弟子们,则显然对望日峰极为不满,大声斥责之余,还有人在追问掌门,自己的师父到底伤情如何……     金默然抬起手来,示意众人安静下来:“诸位弟子切勿急躁,老夫作此决定,定是事出有因!”作为新任不久的掌门,金默然还缺少那种关键时刻一言定乾坤的威严。     孔连阳犹豫片刻,终于还是忍耐不住,起身谏言道:“掌门师兄!不知掌门师兄所谓的事出有因,到底为何?请掌门师兄明示!若是能服我众人,大家自然也就听命;若只是为了照顾某一个人,便将按律当行之事取消,此举恐怕难以服众吧?”     其余几位尊者闻言,或是不做表态,或是心动却不行动,通通都选择了沉默。     此时,便只剩下金默然与七尊者的对话。     “七师弟,你如此急切的想要进行排序盛典,这越发的让老夫对刚才的一切心生怀疑啊!”金默然本来心里就有了个数,只是找不到证据,无法拿胆大妄为的七尊者怎么样,此时对方竟然言语相逼到此等境地,他作为掌门若是再不强硬一些,以后恐怕就再难服人了。     孔连阳心一横,昂首道:“掌门师兄,您老人家如何怀疑,我无法左右,可是国有国法、门有门规,选出新的尊者之后,所有八尊当日便需重新排序,这可不是师弟我定的规矩……”     “七师弟!”面对再一次的威逼,金默然忽然提高了音量,“我习武之人以天下为重,而我阳元派更是如此!千百年来,若非我派同门在江湖上行侠仗义、救人于水火,我阳元派的威名,今日又岂能广播与天下?”     “这……”孔连阳有些茫然,他不知道掌门为何会突然扯起“光荣传统”来。     金默然继续道:“此番老夫决定将八尊竞位提前,目的也已经告知了全派弟子,那便是要选出‘纯阳八尊’,前去搭救几十万苍生的性命!然而今时今日,八师弟身受重伤,受伤原因,便是因为我等同门内耗!”     孔连阳一听这话可不干了,连忙辩解道:“掌门师兄,您这话可得说明白了,什么叫同门内耗?我那弟子行事莽撞、出手伤人,我只有管教不力之错,可绝无……”     “七师弟,你又何必如此辩解呢?”掌门打断了七尊者的话,“老夫并没有说,一切是你二人之间的个人恩怨所致啊!”     面对着对方这有些不打自招意味的辩解,金默然冷笑一声,续道:“无论如何,八师弟的受伤,都是我派内耗所致!而老夫现在作此决定,便是不想再见到更多的内耗!”     江夏听了掌门的陈词,心里不禁自问:“为了凑齐八位尊者,下山去解救那几十万条百姓生命,掌门不惜提前举行八尊竞位。现在卫尊者受伤,又让他不得不取消排序之战,原因是担心出现更多的内耗!那……我们过些日子下山,到底会面对什么样的强敌啊?”     纯阳八尊已然重伤一人,如果再出现折损,实力也将受到影响。实力受损,必然影响战斗力,金默然因此竟不惜违背门规,顶着压力取消八尊排序之战――这让江夏不得不开始对山下的强敌想入非非……     ----------------------------------------     声明一下,由于工作的原因,我出差在外的时间会越来越多,所以可以码字的工夫是越来越少。为了不断更,我会在有空的时候拼命码字。但是更新量肯定会受到影响,现在初步预计每天至少三千字,也就是一章。如果时间宽裕,我会选择不定期的爆发的。谢谢大家,抱歉!
推荐阅读: 《武炼巅峰》 《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 《战魂啸》 《子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