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七十八章 :忠心耿耿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七十八章 :忠心耿耿

    更新时间:2010-07-01     “师弟啊,江夏今年也就十七八岁,你用这般深沉的问题考他,岂不是在刁难人家?”江夏还未作答,七尊者孔连阳忽然问道,语气稍显怪异。     卫昆阳摇摇头:“任何人都逃不出一个‘情’字,无情者,尤其能算是活生生的人?我问他这个问题,便是想知道,他对于儿女之情到底如何看待,绝无刁难之意。”又拱手对金默然道:“大师兄,昆阳所问问题确实怪异,还请大师兄不要为难江夏。”     孔连阳嗤笑一声:“师弟啊,你问题都问出来了,又岂能让大师兄不秉公判断呢?其实我们都知道,这个问题,也是你憋在心里多年的问题,此时你把他抛给这个年轻人,他会如何作答呢?我猜,他能通过这一关,但最后失望的,肯定是你……”     江夏听着二人莫名其妙的对话,眉头皱了起来,心里纳闷:“听起来,难道说八尊者当年为了傅秀芳,曾经犯过什么错误?七尊者紧抓着这一点不放,可不像是在给雷盛争取优势,我看他似乎对八尊者有些敌意啊!”     金默然中断了二人略带火药味的对话,对江夏道:“江夏,你回答八尊者的问题吧,老夫且听且断,不会偏袒,更不会刻意为难于你,你放心。”     江夏点点头,心里早已有了主意:“我可不能明确的回答这个问题,若是答‘离开’,便是弃正义于不顾;若是答“不离开”,看样子八尊者又会受到伤害……”     思索片刻,他淡然一笑,开口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自古多情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这一开口,便是一连串有关男女之情的诗句,连绵而出!     这一堆诗句,听得卫昆阳都惊呆了!他分明的记得,其中有几句,当初自己的红颜知己傅秀芳也向他吟唱过……     江夏看到卫昆阳的样子,便猜到了这个结果,同为穿越来客,那位傅秀芳小姐好歹也能比自己多记住几首情诗,念给自己的情郎听,那是再正常不过。     通过这些诗句,唤起八尊者的共鸣,那接下来无论自己怎么说,他都不会再有意见了。     江夏搜肠刮肚的念完几句诗,这才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续道:“正如八尊者所说,人人都逃不脱一个‘情’字,亲情友情爱情,都左右着我们的行为。这世间每时每刻,不知有多少人在犯错,他们做出这些错事,或是出于一己私利,但也有许多人,是因为这样那样的情感所迫!     “八尊者问的是男女之情,又问我如果碰到红颜知己,会不会因此放弃解救天下苍生的大事业。我要说的是,如果是我,我会让这位红颜知己真正的做到‘知我’,而一旦她真正理解我,便也不会向我提出这种要求啦!”     这两段说出去,掌门金默然倒是面无表情,八尊者卫昆阳的脸上,则是浮出一丝的无奈与失望。     江夏见状只好承认道:“好吧,我的想法可能有些幼稚,但从来未经历过男女之情的我,能够有这样的见地,难道不是一件难能可贵的事吗?”     许多人都会心一笑。     江夏趁势续道:“我目前的想法就是这样,这只是我自己的想法,别人对这个问题怎么看、怎么决定,那是他们自己的抉择,跟刚才我说的一样,没有人有资格去说三道四。八尊者,我的回答完了!”     这一句话,明显就是在位八尊者辩解,江夏觉得,无论这位多情的卫尊者以前为情做出过什么错事,听到自己的这个回答,也该感到满意了。七尊者口中所谓的失望,应该不会出现。     对于这样一个特别的问题,在决断前,金默然还特意询问卫昆阳:“八师弟,你还满意他的回答吗?”这位同样是未经男女之事的老掌门,对于感情这方面的话题,还真是两眼一抹黑,江夏刚才弯弯绕绕的情诗,听得他有些云山雾罩。     卫昆阳脸上已经换了一副表情,刚才短暂出现的阴霾消散无形,点头笑道:“满意,自然满意!能有人真正理解我,昆阳岂能不满意?”     孔连阳在一旁冷眼相看,冷冷的默念道:“自欺欺人,何等的愚蠢可笑啊!”     然而,他的个人意见,此时并不能起到任何作用。     金默然朗声宣布:“膳房弟子江夏,通过‘品行鉴’考核,正式获八尊竞位决战资格!”     擂台之下,膳房众人欢呼雀跃,直到现在,他们才长长的舒了口气,开始为待会儿江夏和雷盛的决战暗暗加油。当然,他们当中,也有不少人在期待着待会儿上台的“朱大壮”,被几位尊者的问题直接问傻……     “弟子朱大壮,拜见掌门师叔,拜见各位师叔!”雷盛上台之后,冲着金默然和其他几位尊者,依次行了大礼,显得恭谦有加。     金默然道:“诸位师弟提问顺序大致不变,七师弟是朱大壮的师父,便最后一个出来提问吧!”     这样,从二尊者穆天阳开始,雷盛依次接受了几位尊者的考核。出乎众人意料的是,无论是刻意刁难的四尊者杜升阳,还是依旧怒不可遏的五尊者陆胥阳,他们所提出的刁钻古怪的问题,却都给这个满脸蠢像的“朱大壮”所一一化解!     这一幕,让在场的其他弟子惊愕,更让掌门金默然感到欣喜:“阳元派有幸!今日这番八尊竞位,竟一下子出了两名青年才俊,都是武艺智慧俱佳――我阳元派天下第一的名号,今后数十年,看来是无人可以撼动了!”     一番问答下来,“朱大壮”面对的是八尊者卫昆阳的考验。     “我的问题和刚才给江夏的一样,朱师侄,请你回答吧!”前面几位尊者的问题与刚才相比都有所变化,唯有此时的卫昆阳居然原封不动的搬了出来!     雷盛点点头,脸上忽然生出一丝落寞,随即恢复正常,喟然叹道:“人生短短几十年,未发生的事情,我从来不去考虑!”     卫昆阳摇头道:“这怎么行,你可要认真回答我的问题。”     雷盛也摇了摇头,认认真真的答道:“卫尊者,弟子一心只想着要报答师父的教导之恩,绝无心思去考虑男女情事。若是真有那样的红颜知己,弟子不要也罢,一切听从师父安排便好!”     卫昆阳苦笑一声:“做了八尊,你与你师父便互称师兄弟了,不必再受制于他。”     雷盛态度坚定,依旧认真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弟子不敢违背师命,为报师恩,定当肝脑涂地,不会去考虑男女之事!还望八尊者理解!”     见到“朱大壮”那副忠心耿耿的样子,卫昆阳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对着孔连阳叹道:“七师兄,你调教出来的好徒儿啊!忠心可嘉,但未免也太迂腐了,可惜可惜!”     孔连阳撇了撇嘴:“人各有志,师弟又怎能让所有人都像你一样痴情?”     眼见着二人又要爆发口角,金默然赶紧宣布道:“八师弟,朱师侄所说并无不妥之处,你就不要纠缠了。下面,七师弟,你出题考验你的爱徒吧!”     孔连阳冲掌门抱拳行礼,转头对着雷盛说道:“大壮,你刚刚说要一切听我安排,可是真心之言?”     许多人听到孔连阳的这个问题,都忍不住爆发出一阵嘘声――这算哪门子的出题考核?摆明了就是徇私包庇自己的徒弟嘛,这种问题需要回答吗?     在嘘声中,雷盛毫不迟疑的答道:“当然是真心话,师父!”     孔连阳满意的点点头:“那好,为师此番要给你出个难题,你可愿意接受?”     “咦?”本来失望之极的观众,面对孔连阳这有些意外的言语,好奇心一下子就被调集了起来。就连一旁的江夏也是纳闷:“这对师徒,到底要耍什么名堂?他们俩到目前为止都还很正常,难道说他们今天并不会做什么坏事?”     有了昨天的望日峰暗探,江夏一直觉得孔连阳和雷盛二人今天会有所不轨,一直都在注意着他们,可直到目前为止,他还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雷盛似乎也被孔连阳的这个问题问呆了,他怔了一怔,思索片刻,还是点头答道:“师父出的题,无论多难,弟子也必须接受!师父,请出题吧!”     孔连阳大叫了声“好”,起身慢慢走到了八尊者卫昆阳的身边,拱手一躬,客客气气的说道:“师弟,孔某这位徒弟日常勤学苦练,终于有了今日之成就,可孔某却觉得他秉性顽劣,头脑不知变通,武学之上,多有霸蛮不妥之处。”     卫昆阳蹊跷不已的问道:“七师兄,你说这话,是何意思?”     孔连阳道:“诸位师兄弟中,唯有师弟你的武艺涉猎广博,且师弟又是读书人出身,修身养性的道理已然融入了武学之中。今日为兄有个不情之请,那便是――请师弟你出手,指教我这徒儿一二,若师弟能赏脸应允,为兄感激不尽!”说着,又是一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