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七十六章 :生死擂台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七十六章 :生死擂台

    更新时间:2010-06-30     “凶手!混蛋!你们这帮所谓的强者,没有一个好东西!”苍石峰弟子人群之中,一个声音大哭着叫骂,特别响亮。     江夏临下擂台,远远的扫了一眼,一个满脸横肉的中年汉子扑在韩如贤的尸体上泣不成声,显然是他生前交好的伙伴。亲眼见着自己的朋友惨死,这个大汉此时的怒气可以理解,但江夏却懒得出言安慰于他――一个内心阴险的人因为不知悔改而死,这有什么值得怜悯的?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个抱着韩如贤嚎啕大哭的家伙,多半也不会是什么好货色!     “他妈的!姓江的臭小子,你这个婊子养的混蛋,有种把你爷爷我一起杀了!你敢吗?你敢吗?”眼见着江夏慢慢走下擂台,那个大汉叫骂之声越加嚣张,语言也越加的恶毒。     此时的江夏刚好和“朱大壮”擦肩而过,他忽然停下了脚步……     “朱兄,这个家伙吵吵闹闹讨厌死了,我很想教训他,可是现在我必须下台休息――所以,请你代劳了!”江夏莫名其妙的,向着雷盛提出了这么个要求。他是一时兴起,想试试看雷盛在听到自己的请求后,会不会因为心里的怨恨而撕破伪装……     可是雷盛没有。     “朱大壮”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那个大汉,轻轻的点了点头,冷冷的答道:“只要他上台,我就帮你!”     江夏笑道:“多谢了!”     雷盛怪异的一笑:“你的实力很强,出乎我的意料――咱们决战再见吧!”     二人低声交谈之中,那大汉的骂声越加疯狂,他似乎认为江夏没有搭理他,是因为杀人之后心里不安,所以他要不断的向其施压,以期获得其他人的同情,为自己的挚友韩如贤的死,增添一些冤屈的气氛。     骂道最后,直到江夏在休息席上坐定,这大汉的叫骂之声达到顶峰。韩如贤的尸体被人抬走,他甚至都没有再看自己的好友一眼,而是专心致志的指着江夏的鼻子臭骂。这果然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他们都在期待,看江夏要怎么应对。     然而,在擂台上,被他们集体忽略的一个人,却忽然发出了声音:“喂!你知不知道,你很吵啊!”     那大汉一时语塞,回过头来,看到一脸猪相的“朱大壮”,火气腾的就上来了:“关你屁事啊?嘴巴长在老子自己身上,骂人你管得着吗?老子又没有骂你!他妈的多管闲事!”     江夏的置若罔闻,似乎让这大汉的表演没有尽兴,他面对着与此事毫无关系的雷盛,居然也能骂得如此的惊天地泣鬼神。     “朱大壮”在对方倾泻而来的污言秽语攻势下,渐渐的发怒了。此时此刻,即使没有刚才江夏的请求,他也会按捺不住,想要将对方杀之而后快!     满场的污言秽语之中,掌门金默然也沉默了,没有立刻主持比赛继续进行。     “你――上来!”雷盛不等金默然开口,指着台下那大声叫骂的大汉,满脸厌恶的勾了勾手指。     那大汉正在气头上得不到发泄,哪里还管对方是哪路神仙,刚才对方在擂台上的表现,似乎早就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此时对方那侮辱性的手势一出来,他便再也按捺不住,三步并作两步的便踏上了擂台。     “妈的!我黄猛狂进派三十多年,还没人敢如此放肆的对老子!臭小子你活得不耐烦了!”那大汉一边自报名号,口中骂骂咧咧还是不停,站在了雷盛面前。     此时的他,并没有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让你闭嘴!”雷盛眨眼间便向前迈出步伐,顷刻便到了黄猛狂面前。     他的右手化作手刀,悄无声息的从黄猛狂的咽喉前的空气中轻轻划过……     “呲――”一声轻微的哧响声过后,众人还没能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便见到黄猛狂的双腿一软,扑通跪倒在了擂台上。他的双手,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喉咙。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这时候众人才看清,黄猛狂的脖子上,竟然已经被划出了一道深深的口子,不断的往外飙血的同时,也让他无法呼吸,只剩下无助而恐怖的“嗬嗬”声!     全场肃穆!     雷盛的杀招,比刚才江夏的更加干净利落,也更加冷酷无情!     那手刀轻轻从黄猛狂脖子前划过,竟然就能造成这样的杀伤力,那结论便只有一个――这个看似平凡的弟子“朱大壮”,至少已经打通了五百个周身穴位,并且已是蓄满了足够的真气储备,方才能够让自己缠绕在拳脚周围的真气,具备如锋似刃一般的杀伤力!     主动溢出体外的真气与本身就在体外的外绕真气不同,它们一般只是起到简单的防御作用,就像刚才江夏将真气缠绕在拳头周围,便可以与对方的铜锤硬碰硬,便是很好的例子。     这种真气很难具备杀伤效果,除非发功者刻意压缩规模庞大的真气,然后在短时间内猛然发出体外。但一般情况下,多数武者的真气都是宝贵得不能再宝贵的东西,没有人会轻易的用这样的方式去攻击敌人。     因为将真气溢出体外,还要高强度的压缩,这其中造成的无谓损耗是惊人的,如果这样攻击,一击没有击垮敌人,消耗巨大的自己,可能就会成为失败者了!     然而此时此刻,所有人却亲眼见到,“朱大壮”居然不动声色的使出了这样的攻击方式,而且在攻击成功之后,还能气定神闲,丝毫没有真气损耗过度的样子!由此可见,他的真气储备该是多么的深厚!     众人噤若寒蝉,今天见到的骇人场景实在太多,阳元派的藏龙卧虎,让每天生活在这个门派中的弟子们,也感到出乎意料。     “望日峰弟子朱大壮获胜!朱大壮,你武艺精湛,可出手狠辣,并不符我阳元派正派之风,这一点,你以后要改!”金默然静静的看完这短暂的一局较量,终于忍不住出言训诫。虽然,这有些违背规矩。     果然,七尊者孔连阳出言道:“掌门师兄,我的徒弟在擂台上公平比武获胜,有何不可呢?难道说受人言语侮辱,也要忍气吞声吗?他以后出去若是以此风格行事,岂不是要让天下武者嘲笑我阳元派弟子软弱可欺?”     雷盛也不服,回头指了指江夏,喃喃道:“他可以杀人,我为何不可?”     金默然不再说话,轻轻摇了摇头,表示遗憾。他这个掌门,在担任八尊竞位裁判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权威可以运用,只要在规则范围内的事情,他也无法干涉。     “好,下面,可有弟子愿意上台挑战望日峰弟子朱大壮?”     长时间的沉默,无人应战……     “老夫最后问一遍,可有弟子愿意上台挑战望日峰弟子朱大壮?”金默然环视四周,此时此刻,各座山峰都已经有弟子出战过,而且他们无一例外,全部败下阵来。面对刚才台上出现的狠辣一幕,剩下的弟子们,显然是怕了。     “无人挑战,望日峰弟子朱大壮,直接晋级!”金默然终于宣布了这个结果,旋即又问,“那,可有人想再挑战江夏?”     现场一阵骚动,随即便又沉寂下来。显然,无论是此时台上的杀神“朱大壮”,还是坐在休息区那位看似漫不经心的年轻人江夏,都让这些还未上台过的弟子心惊胆战――要想挑战,这擂台上说不定还会死第三个、第四个人……     金默然等待了一会儿,终于站起身来,宣布道:“很好,那么今日的八尊竞位,终于产生了进入决战的弟子――望日峰弟子朱大壮,和来自膳房的弟子江夏!”     两个事前让所有人都无法想象的名字,出现在了八尊竞位最终决战的对阵图上。这两个人,一个是几年来一直籍籍无名的“庸人”,一个是刚刚进入门派却并未拜师的“怪人”,然而正是这一庸一怪,今日却在这历史悠久的演武擂台上大放异彩!     阳元派藏龙卧虎,千百年来人才不断,今日,便是两颗新星冉冉升起的时刻!最终的结果,无论胜败,此二人都必将自此扬名天下!     在场弟子们面对着这最后的决战,也都忘记了刚才的骇人血腥场景,兴致被无限的提升起来……     然而他们也知道,在最终的决战之前,这两人还有一道关卡要过。     这道关卡,被称作“品行鉴”。顾名思义,这是要考察二人的品行是否优良。二人在决战之后,获胜的一方便是新的纯阳八尊之一,这代表了阳元派的声誉和形象,所以德艺双馨是必不可少的。     而之所以在决战之前测试两人,而不是在比试出结果后测试最终的胜利者,便是要给二人一个清楚的提醒――武艺出众,并不代表一切!若是此时二人在“品行鉴”中均不过关,掌门可以直接废弃二人的资格;若是有一人不过关,却最后取得了决战的胜利,掌门亦可以宣布八尊竞位结果无效……     可以说,“品行鉴”是一个品行与心理的双重测试,在大战之前,决战双方都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能犯丝毫的错误。
推荐阅读: 《异界之狂龙逆天》 《战魂啸》 《阿鼻地狱》 《武炼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