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七十五章 :苍石崩塌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七十五章 :苍石崩塌

    更新时间:2010-06-29     “哗――”现场的惊叹声如潮水一般扩散开来,眼前发生的一切,绝对让所有人终身难忘!来自膳房的年轻人江夏,居然用拳头,将苍石峰的至宝“巨岩金刚锤”给打碎了一只!这简直就是千古奇谈!     “‘巨岩金刚锤’是用了两万斤上好的天星铜矿石精炼而成,即使是万钧重压也难以将它压碎啊,这个江夏的拳头,难道已经超过万钧之力了吗?”擂台下的几位尊者也坐不住了,二尊者穆天阳一脸不可思议的来到紧邻他的八尊者身旁,如此问道。     八尊者卫昆阳一笑,不置可否的说道:“后生可畏,我等今日也算是大开眼界了啊,二师兄!”他猜测江夏并没有使出全力,但也就是猜测而已,并不会说出来。     穆天阳点点头,远远的朝着擂台南边看了一眼。     五尊者陆胥阳此时的表情,比他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难看。当年他师父传给他的宝贝,居然在这样一场普通的战斗中,毁在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手下,这让他无法平静。     “如贤!这小子真气充沛,但绝对没练到‘弱敌’境界,你不要怕他!”他看出来刚才江夏使出了无比雄浑的真气,利用体内溢出的真气,很好的保护了击打铜锤的拳头,使其免于伤害。如此手法,只要能打通三百来个穴位,然后积攒与之相符的足够真气便可达到,绝对不是“弱敌”境界中,“弱水三千”神技的功效。     虽然自己的宝贝兵器被击碎,让陆胥阳有些心疼,但他却很好的看清了江夏的实力,此时此刻,指导自己的弟子击败对手,比什么都重要!     “攻击他!他的真气已然消耗大半,撑不了多久了!”在陆胥阳看来,江夏的表现已经称得上是天才了,不过在这样高强度的损耗过后,再厉害的天才也无法一直强撑下去。     韩如贤得到师父提醒,脑子顿时醒转过来。刚才他兵器脱手,确实有一种无力回天的感觉,只觉得对手实力远在自己之上,自己根本无法抗衡。可现在,得知对手真气不多,而自己手头却还有一只铜锤……     一切,似乎还可以挽回!     “看招!”坚定了信念的韩如贤再一次挥舞着铜锤,朝着江夏攻了过去。单个的铜锤攻击,声势比刚才的双锤挥舞要弱了不少,另一方面,刚才同样消耗了不少真气的韩如贤,此时也觉得自己有些疲惫了。     不过在触手可及的胜利面前,暂时的疲惫算得了什么?韩如贤全力攻击,志在必得。     江夏面对陆胥阳对自己的判断,只是冷笑:“看轻我的人啊,我要让你们为自己的错误判断付出代价!”这些天来七百二十个穴位可不是白打通的,一身的真气也不是积攒来玩的!     面对再次攻来的韩如贤,江夏怪笑一声,毫不退缩的再度迎击!     这一次,他没有用拳头和铜锤硬碰硬,而是张开手掌,准确无误的抓住了铜锤头。一股真气灌输过去,他的手掌便像具备魔力一般,牢牢的将韩如贤的铜锤吸住了。     “嗯?”韩如贤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想到对方竟能如此轻巧的化解自己的攻击。正想抽回兵器再次出招,却发现铜锤变得更加沉重,任他多大的力气使将出去,就是纹丝不动!     “韩如贤,你设置巨石机关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它可能会伤人?万一我们膳房的弟子前去送饭,误碰机关,岂不是要命丧当场?”制住了对手的兵器,江夏忽然发问。     “嘿!”韩如贤双手去拔铜锤,依旧无功而返,猛然听到江夏还在追问巨石机关的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也没去揣测江夏问这问题是何用意,随口答道:“我为何要管你们是生是死?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强者为尊!躲不过机关被巨石砸死,那是活该!”     接着又骂道:“臭小子,有本事就放开铜锤,你我好好的一决雌雄!”     “哈哈哈……”江夏大笑起来,冷哼道,“好,这可是你说的!我放手了!”     话音刚落,韩如贤便觉得与自己拉锯的恐怖巨力顿时消失了。这种变化来得突然,以至于他还未能反应过来。他可不相信对手真的能在自己的一语相激之下,便放弃已经获得的巨大优势,放开铜锤……     可是,一切却真的发生了。     料敌错误的韩如贤双手握着铜锤,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这种势头,就像是他中了对手的一记重击一般……江夏的忽然撤力,带给对手的便相当于这一记重击!     韩如贤大惊失色,慌乱之下想要控制自己的脚步站住,可刚才他调集了全身的真气,想从江夏手中夺回铜锤,此时要想短时间积蓄力量平复这带来的影响,显然是不可能的。     狼狈的趔趄之中,他见到江夏动了……     熟悉的“残影步”,熟悉的“横斩破天腿”――“残影步”让江夏逼到了他的面前,“横斩破天腿”中的一招“狂风卷云”,将他手中的铜锤撩到了空中!     此时的韩如贤,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江夏并没有立刻做进一步的攻击,他只是眼望着飞向空中铜锤,略作思考,便伸出手去,抓住了韩如贤的衣襟。     在所有人都茫然的时候,江夏拎着韩如贤,悠然的走到了擂台的边缘,弯下腰去,轻轻的松开了手,将韩如贤放在了地上。     韩如贤早就累得气喘如牛,在被江夏拎着衣襟过后,更是紧张得不知所措。此时却安然从敌手中脱身,正觉得庆幸,一睁眼,却见到天空之中,一个铜黄色的影子慢慢的朝着他飞来……     “嘭!”     “唔――”     沉闷的击打声过后,是韩如贤短促的惨叫。     江夏早已背过身去,听到声音,冷冷的说道:“是你自己说的,这个世界,以强者为尊,躲不过,那死了――就是活该!”     这一切,在场所有人都看得清楚、听得明白,江夏的所作所为,并没有丝毫不妥当的地方。甚至还可以说,这样的惩戒,是对正义的一种诠释,是强者身份的一种更好的体现……     “苍石峰弟子韩如贤战败身亡,膳房江夏获胜!”对于规则范围之内发生的事情,掌门金默然也不能干涉,宣布了结果之后,他让江夏下场休息,然后便令人打扫擂台。     这时候,苍石峰的一干人等才发出了震天撼地的怒骂与痛哭……
推荐阅读: 《阿鼻地狱》 《楚天孤心》 《子虚》 《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