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七十三章 :重拳出击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七十三章 :重拳出击

    更新时间:2010-06-28     一片沉默。金默然询问了白虎峰众弟子之后,没有人愿意上台续战江夏。     蒙昭阳走下擂台,满脸愧疚的走到了程泗阳面前:“师父,徒儿没用……”     程泗阳大咧咧的摆了摆手:“这不怪你,不要紧的……”他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双眼看着擂台上的江夏,心里却在想:“这样的好苗子,我当初怎么就没有发现呢?以他的真气水平,要是学了我的‘仙灵兽王拳’,绝对能成为一流好手啊!啧啧……我要怎么才能收他为徒呢?”     望日峰由上到下,都是一片沉寂。对于江夏击败他们的大师兄蒙昭阳这一事实,他们只得无奈接受。平常与猛兽为伍,苦练技艺,没想到到今天,他们之中的佼佼者,却输给了一个刚刚加入门派一年多的新人。     对这样的结果更加耿耿于怀的,显然不是望日峰的弟子们。     擂台正南边,坐着来自苍石峰的一干人等。从竞赛开始到现在,他们之中还没有一人出战。此时此刻,却有人站了出来,指着台上的江夏大声说道:“这小子和蒙师兄关系非同一般,刚才那一战岂能作数?”     江夏定睛一看,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他昨日在涉险登上苍石峰后,见到的两名守卫弟子中的一人。     江夏摇了摇头,没好气的说道:“这位老兄,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和蒙老哥确实有过交情,可刚才的比试却是光明磊落。你以为,谁都像你们一样阴险狡诈吗?”说他们阴险狡诈,江夏自然还是对昨天的落石机关耿耿于怀。     那弟子越听江夏这样说,心里越觉得自己是对的,翻身就爬上擂台,哼道:“我就不信这个邪!从你小子一出场开始,所有比试都赢得有问题!我看你这个新来的,根本就是在串通别人一起耍诈!哼,若是考耍诈便能成为纯阳八尊,咱们阳元派岂不是要被天下人所耻笑?”     江夏对于这样的无端指责,只能选择嗤之以鼻,双手抱在胸前,无可奈何的叹道:“好吧,你要是觉得不服,现在就可以开始挑战我。今天这八尊竞位,不就是为了这个么?”     正北面,金默然插话问道:“苍石峰弟子秦光举!你们师父是安排的你代表苍石峰出战吗?”     秦光举一愣,不知如何作答。看台下一个粗壮的声音应道:“掌门师叔,我情愿把机会让给秦师弟!”发话的是苍石峰大弟子韩如贤,近两米的大个头矗立在众弟子之间,很是扎眼。     坐在队列前端的五尊者陆胥阳也点头道:“师兄,后辈们谦让有加,就让由着他们自己去吧!反正,这么做也不算违背门规。”     金默然点点头,不再发话。     秦光举冲着台下抱拳道谢,回头对江夏笑道:“看到了吗?我大师兄是何等恭谦的君子之辈,岂是你所说的狡诈之徒?哼!我看你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自己才是那狡诈之徒……唔……吧――”     秦光举的话还未说完,忽然感觉到自己小腹一紧,随即便觉得一股无法抗拒的汹涌之势朝着自己迎面扑来!那句话的最后一个“吧”字说出口的时候,他已经径直飞下了擂台,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现场众人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原来,江夏趁着对方出言不逊之际,已经神速的冲上前去,重重的给了对手的小腹一拳!整个过程,他尽可能的做到了最快,所用的真气倒是有所收敛,但也绝对算得上是出了重手!     对于这样恶人先告状的无耻之徒,他丝毫不用手下留情。     掉落在地的秦光举大口大口的吐血,半个字也吐不出来。江夏刚才若是再稍微狠一点,他这条小命此时多半就已经不在了。     “秦老兄你不要怪我,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是你自己说我狡诈的,我不真正狡诈一回,岂不是白白的被你冤枉了一把?”站在擂台上,江夏双手背在身后,一脸的轻松畅快。     对方放肆,自己也没有对他客气,这一拳打得无比爽快!     对于秦光举的突然落败,在场弟子们回过味来之后,这才对江夏报以热烈的掌声和欢呼。     这个世界崇拜强者,对于善于利用规则的智者,自然也是青睐有加。刚才金默然点头允诺过后,江夏和秦光举二人的比试便算是正式开始了。江夏只不过是在合法的时间,用合法的方式,毫无争议的击败了对手而已,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丝毫违规的地方。     江夏称自己要“狡诈”一回,说的便是有关武德这方面的东西了。二人在擂台上交战,按照常规,都要互相示意之后方可开打,若是搞突然袭击,多半会被旁人不齿。     但江夏却坚持认为,对待不义之人,必须用也使用不义之法,只有让对方切身的感受到被整的痛苦,才能真正的起到教训人的作用。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一点也不怕别人说三道四。     “无耻之徒!”眼见自己的同门被江夏突袭击败,苍石峰可谓是群情激奋。     未等掌门金默然发话,刚才秦光举口中的“谦谦君子”,苍石峰的大弟子韩如贤远远的大骂一声,轻点双足,高大的身躯飘然落在了擂台之上,带起一片叫好之声。     “这位兄台,你可不要再冤枉我了,我怕我真的无耻起来,你扛不住!”对于什么样的人,江夏就说什么样的话,像韩如贤这样为了一己私利,可以毫不顾忌他人生命的家伙,他巴不得用最恶毒的语言指着鼻子将其臭骂一通!     然而,无论怎么骂,都赶不上亲手将其揍上一顿更加解气……江夏深知这一点。     “哼!狂徒!”韩如贤昨日听说自己的机关失效,专程跑去查验,却发现那块巨石早已落下,所谓的失效,其实是机关被人破解了。可当他听秦光举说,当时上山的是膳房的江夏之后,他又开始怀疑起来。然而刚才见到江夏击飞秦光举的那一拳,当时江夏所施展的敏捷身法,韩如贤不得不开始重新重视起来――眼前的这个对手,似乎真的挺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