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六十八章 :江夏出战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六十八章 :江夏出战

    更新时间:2010-06-26     张傲只觉得胸口万钧之力袭来,身体就像是断线的风筝一般,在成由天的掌力下,离开地面,飞向了擂台之下。     “咚!”张傲坠地,口中大吐鲜血,面如死灰,似乎不愿相信自己所经历的一切。     “成由天获胜!有人上台挑战吗?”金默然只是一名中立的裁判,此时的他并不能对于比赛有任何的评价。     台下弟子议论纷纷,有人嘲笑张傲的迂腐轻敌,有人怒骂成由天的心狠手辣……     江夏望着台上的成由天,又看了看台下被师兄弟搀扶起的张傲,心里暗叹:“在这样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任何不必要的仁慈都是致命的。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这话还真是至理名言啊!”     目睹了这样一场跌宕起伏的大战,观众们的情绪都被调动到了一个极高的高度。     等到再有人站上台挑战成由天的时候,众人津津有味的议论方才渐渐平息。     此时拥有有限挑战权的,自然是张傲所在的劲松峰。     即使是平日里受惯了师父阮渭阳的君子教导,还是有很多人对张傲的遭遇愤愤不平。可问题是,张傲作为劲松峰实力最强的弟子,连他都拿对手无可奈何,现在替他打抱不平的这些师弟们又有何能耐呢?     即使没有经历过消耗战的损耗,劲松峰后续上台的弟子也不是成由天的对手。渺云峰大弟子不费吹灰之力,轻轻松松的战胜了两名劲松峰弟子,便算是连胜了三场,由此获得了宝贵的休息机会。     整个演武场气氛达到了第一个高_潮。当第一名优胜者产生之后,所有人都在期待,下一位三连胜的强者到底是谁。     “我来替吴师兄完成心愿!”北面一个稍显稚气的声音响起,一个面容清秀的弟子翻身上台。那是来自翠荫峰的弟子许可追,在吴冕中毒、商云间殒命的情况下,翠荫峰就像是大鹏失去了双翅一般。     作为掌门,金默然站在更高的层面上,对自己门下的弟子要求也更加严格,出了商云间下毒残害同门这样的丑事之后,他对自己门下弟子竞选八尊一事,再也没有过多过问。     此时上台的许可追,实力平平,但由于他平日里和吴冕关系颇好,今日他是无论如何都要帮助自己的好友实现心愿的。胜负对他来说并不重要,只要能站在擂台上让吴冕观战一场,便算是尽到了朋友之道。     “许兄弟甘为朋友冒险,谭某佩服佩服!就让我来陪你过过招吧!”擂台西面是八尊者所属暗月峰的区域,一名满脸胡茬的汉子笑呵呵的走出来,轻轻跃上了擂台。     “好嘛!翠荫峰的这位兄台是无所谓胜负的,卫尊者对门下弟子也没有什么要求,这位胡茬大哥可能也就是上去过过手瘾……这一战,看来不会有什么火药味吧!”江夏一言不发,可心里却对场上形势分析得头头是道。     “多谢胡西大哥,请!”许可追抱拳行礼。     二人斗在一起,拳脚功夫都是稀松平常。许可追乃是“强体”二级的入门者,胡西虽然快要达到三级,但毕竟还是没有修炼出真气。     二人全然凭借人体力量的角逐,让许多等待竞逐八尊的好手们看得索然无趣。     台下与二人水平相当的弟子众多,此时巴不得二人的战斗早点结束,便开始不断的起哄。     “姓许的毛头小子,你也想当尊者啊,也不看看你自己档里面毛长齐没有,哈哈……”     “我说胡大哥哎,你都跟着八尊者学了多少年了,武功怎么还是没长进啊!怎么打这毛小子都打得这么吃力?”     在一种奇怪的气氛下,台上二人战斗犹酣,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才终于分出胜负来。胡西毕竟技高一筹,以一招极其普通的腿法,将许可追击倒在地。     二人分出胜负,却是和气有加,相视一笑之后,胡西扶起许可追,送他下了擂台。     掌门金默然宣布胡西获胜,询问是否有挑战者上台。     这下子,好些人都按捺不住。他们看出胡西是个软柿子,此时若是上台赢下一场,根本就不用费太大劲,简直就是占了个大便宜。     行动最快的,是二尊者琼楼峰的弟子。     “哎,满脸胡子的家伙,就让爷爷我来送你下台吧!”一个略显肥胖的身躯上了擂台,一举一动倒是轻巧不已。     这破锣嗓子江夏记忆犹新,昨天自己在琼楼峰上,正是被这胖子鄙视呵斥了一番,兴趣索然的离开了那里。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几分水平!”江夏对比赛的关注更加集中,拳头也有些微微发痒了……     “暗月峰胡西,对阵琼楼峰仇万钧,比试开始!”     听着金默然的发言,江夏忍不住扑哧一笑,暗道:“这家伙原来叫仇万钧啊!仇万钧,球万钧――万钧重的大肉球,果然是名副其实!”     “哈哈,我让你一只手,你也未必打得过我!”仇万钧哪里知道江夏在台下嘲笑他的身材?面对着软柿子胡西,他有足够的理由狂傲。     胡西冷哼一声:“你要让,最好是让我双手双脚,要不然怎么能显出你仇胖子的绝世神功呢?”卫尊者门下弟子虽然也受他影响,有些隐士风范,可到关键时刻,他们可不会像劲松锋弟子那样迂腐,该出言反讽对手的时候,他们绝对不会口下留情。     台下一片爆笑,有人在高呼“说得好”……     仇万钧气急败坏,连半只手也没有相让,恶狠狠的朝着胡西便扑了过去。     琼楼峰弟子精通“苍穹压顶功”,这是一门对身体要求很高的功夫。像仇万钧这样的体重,发挥起这门功夫来绝对是如虎添翼。     没过几招,胡西便在仇万钧的野蛮冲撞下败下阵来。仇万钧在战斗中惜气如金,没有舍得动用半分真气。击败胡西这样的对手,他确实用不着牛刀杀鸡。     轻轻松松获胜一场,仇万钧为自己捡到的这个大便宜欣喜不已。高举双臂,朝着欢呼的琼楼峰弟子炫耀,嘴里哇哇大叫,仿佛他就是今天八尊竞位的最终优胜者一般。     江夏本来不想去理睬这样的俗人,可无奈拳头发痒,越来越让他难受,忍无可忍之下,忽然又听闻金默然问道:“可有弟子上台挑战?”     几乎是一瞬间的功夫,江夏便决定上台了。     “我!”他轻点足尖,从膳房众人的队列前,只跨出去两步,便已经飞身站到了擂台之上。台下许多人还没看清他的面貌,便被他这漂亮的“残影步”所折服,由衷的鼓掌喝起彩来。     “噢!江夏兄弟,我们给你加油啦!”膳房众人兴奋不已,多少年来,他们总算有了江夏这样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偶像”。     “江夏兄弟,揍那个死胖子,晚上我给你加菜,哈哈!”这是膳房的一位厨师做出的慷慨承诺。     现场许多人会心一笑,本来紧张的气氛顿时缓和不少。     陈悠然一言不发的注视着擂台,他对江夏有着极高的期望和信心,只是此时他再也不愿说出来。     “原来是你小子?”仇万钧斜了江夏一眼,难听的嗓子里冒出来这么一句轻蔑气十足的问话。     江夏摇头轻笑:“这位老兄,请问您贵姓?”     仇万钧挺了挺胸脯:“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老子姓仇!”     “哪个仇?是皮球的球吗?”江夏明知故问,故意要奚落对手一番。台下已经有人发出了低沉的坏笑。     仇万钧额头青筋暴现,吼道:“你小子敢嘲笑老子的姓氏?想死吗?”     江夏冷哼一声:“我就算想死,也不愿被你这万钧肉球给碾死!所以――我要把你踢下台去!”     如此战斗宣言,既调动了现场气氛,又让对手恼羞成怒,江夏小聪明式的言语奚落,听得台下对他熟知的八尊者卫昆阳也是微笑连连。     很快,二人战斗开始。     江夏打定主意今日要让所有人心服口服,要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可他却知道,亮相之初不能一下子把自己的实力全给展露出来。     他刚刚看过了仇万钧的武功水平,知道这位胖子老兄并不是那种真正重量级的对手。所以此时此刻,江夏很大程度上是抱着出气的心态在战斗。     人活一口气,如果昨日受这胖子鄙视的这口气不通过自己的拳头寻回来,那他江夏以后还怎么在阳元派中立威?     “苍穹压顶功”江夏也有学过,不过他自己身材不够,对于上头很多要求利用身体冲撞的招数,习练得就不那么地道了。可这依然是他知己知彼的一大优势,对手仇万钧此时的每一招每一式,都在他的意料与掌控之中。     “臭小子,老子还真小瞧你了,看不出来,你还有两下子啊!”仇万钧几番志在必得的攻击都被江夏轻松避过,他也忍不住发出这样的感叹。     江夏冷笑一声:“大肉球你过奖了,你要是再不使出真本事,我可要出手还击了!”
推荐阅读: 《符篆召神》 《武炼巅峰》 《阿鼻地狱》 《异界之狂龙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