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五章 :一年之前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五章 :一年之前

    更新时间:2010-06-02     在萧水的追问下,江夏很快将自己这一年来的经历,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     连穿越这种事都说出来了,面对这样一个长者,自己习武修炼这种秘密,又有什么好隐瞒的?事实上,他心里也还憋着些问题要请教掌门呢!     时间倒退到一年之前的那个傍晚……     “小伙子,你醒啦!”     江夏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的是一张满脸皱纹的黝黑脸庞。一个四十来岁的矮壮汉子,穿着身宽松的古式短袍,正咧着嘴笑呵呵的望着他。那一口发黄带黑的牙齿,让他胃里不禁一阵翻腾。     “你是谁?”江夏迷迷糊糊的记得自己追逐猴子,从山崖上滑落。没想到居然大难不死,看来是眼前这个人救了自己一命。     “嘿嘿,我叫陈悠然,阳元派上下一千多号人,每天吃饭饮水,都靠我这膳房供应!”那汉子忽然一阵兴奋,拍着胸脯,得意洋洋的介绍起自己来。     “这里不是峨眉山吗?”江夏有些莫名其妙。     “峨眉山?”陈悠然挠挠头,“这里明明是阳元山啊!小伙子,你病得不轻啊……”     江夏瞪大了双眼,瞧着陈悠然那副憨厚中带着点痴相的笑脸,猜测他可能是脑子有些问题。为了尽快和自己的老师或是家人联系,他顾不上自己浑身的酸痛,咬牙从那硬邦邦的床铺上坐了起来,翻身下床就要朝屋外走去。     “你去哪里?”陈悠然有些茫然。     “去找电话!”江夏头也不回。     不久之后,江夏回到了陈悠然的房间,脸上是难以形容的震惊表情――他刚刚出门晃荡一圈,竟然看到了一群群身着古装的年轻人,劈柴的劈柴,择菜的择菜,烧火的烧火,掌勺的掌勺……烧火做饭都是柴灶土锅,各种器具也简陋的近乎原始!     这儿,竟真的像是一派古代厨房的场景!     江夏行走在这样一个院落里,别说电话了,就连电灯他也没见着一个!     周围的人都对一身奇装异服的他敬而远之,他也问不出半个问题来,最后只能回去找那陈悠然。     “这里,真的不是峨眉山?”江夏一把抓住陈悠然的双臂,不甘心的又问了一遍。     陈悠然咧嘴一笑:“小伙子,难道你不是来阳元派学武的吗?这山上猛兽不少,你应该是遭了难吧?我看你昏迷在林子里,就把你救了回来,前后就这么回事。那什么峨眉山,我可听都没听说过!”     “那……这儿是什么地方?现在又是什么年代?”     “要按官家说法,咱们阳元山属于孟西郡,今年是咱大真朝武皇帝登基第五年,年号好像是叫‘明德’吧!”一口气回答完毕,陈悠然伸手摸了摸江夏的额头,“你连这个都忘记了?可怜的孩子……留在这儿,好好调理身子吧!”     江夏就这样怔在那里,一动不动。     之后的几天,他一直以病人的身份,住在陈悠然那简陋的房间内,睡觉都在那硬邦邦的木板床上,每天见到的,都几乎是千篇一律的做饭场景。     日子一长,他便彻底接受现实了。     现实就是,他从自己生活了十七年的现代社会,穿越到了一个类似于中国古代的陌生世界。这个地方,叫做阳元山,阳元山上,是天下第一大派――阳元派!     穿越到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自己作为穿越众,对这儿的历史人文、风土民情一概不知,别说逞能装逼了,几乎连生活下去都是个问题!     虽然日常的饭食,都有陈悠然的细心照料,吃的东西也并不是太难以下咽。但猛然从自己习惯的圈子穿越到这里,以前给自己定下的人生目标,所有的远大抱负或是猥琐愿景,一瞬间便都失去了意义。     一个人没有了这些东西支撑,便像是航船在海上迷失了方向……     直到有一天,陈悠然兴冲冲的找到他。     “江夏,好消息啊!”陈悠然四十多岁的年纪,依旧没有婚配生子。自从他从山上将江夏救回,那一股热忱劲儿,就跟对自己亲生儿子一样。     他认定了江夏是从外地来阳元山拜师学艺的,而且脑子因为猛兽袭击,受了点损伤,所以这些天,他一直都在帮他联络加入阳元派的事情。     要说起来,他陈悠然还是当今掌门萧水的小师弟,在派里辈分不低,要想把江夏塞到新一批的弟子里头,跟着讲武堂的讲武师们学武,那绝对不在话下。     “我帮你报了名了,明天一早,你就可以去讲武堂报到啦!”一把抓住满脸茫然的江夏,陈悠然满是得意的表情。     江夏本想直接拒绝,但见到陈悠然那股子热忱劲儿,心念一动,忽然打消了这个念头。     既然上天把自己丢到了这个鬼地方,那不借机学点傍身之技,不仅对不起老天,对不起热心帮忙的陈悠然,更对不起大难不死的自己啊!     于是他便干脆接受了陈悠然强加在自己身上的身份――求学者――现在的自己,是一名从京城乡下,徒步走了上千里,来到阳元山渴望拜师学艺的年轻人。上山途中,遭到了猛兽袭击,幸好得到膳房总管陈悠然的救助,大难不死……     故事说到这里,作为听众的萧水忽然轻笑一声,捻须道:“可叹可叹!没想到小友你从头到尾,入我阳元派习武,竟是一番阴差阳错所致!”     江夏也是笑笑,道:“是啊!如果不是陈叔热心帮我,我说不定会直接辞别下山,没准还没等见到山下花花世界是什么样子,就让山里的人熊给叼去啦!怎么会有今天?”     萧水又问:“小友你逢此千古奇遇,又入了我派习武修炼,却又为何落得个不雅名声,被所有人看不起呢?”     说实话,萧水的心里,对眼前这个异世界来客,也有几分看不透。在他这个年纪,世上几乎所有事情道理都被他一一看穿,可唯独在今天,他却听到了一个近乎神话的故事,而故事的主角,还活生生的坐在他的面前!     江夏微微一笑:“我被人叫了一年的蠢蛋,还不是因为自己想来个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为了在今天的甄徒大会上,好好的出口恶气,我这一年过得,还真有些累得慌!”
推荐阅读: 《狩猎在地球末日》 《神变》 《阿鼻地狱》 《魔经鬼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