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六十六章 :八尊竞位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六十六章 :八尊竞位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0-06-25     “两余月前,金某蒙萧老掌门错爱,升任掌门一职,八尊之位就此空缺一席。”所有人都到齐之后,现场人声鼎沸,直到掌门金默然出来说话,才得以安静下来。     “八尊竞位乃是我阳元派盛典,本应以古训排之,然则时不我待,武界风云突变,数万苍生待我阳元正宗施以援手,八尊竞位,不得已才提至今天!”     开场白的起初部分,金掌门再一次强调了盛典提前的原因。     众人此时注意力显然早已不在其上,许多人都有些心不在焉,巴不得掌门训话快些结束。     “八尊竞位作为我派盛典,其中规则想来各位也已明了,老夫今日不再赘言,竞位盛典,就此开始吧!”金默然显然清楚众弟子的心意,言简意赅的表达完自己的意思,后退一步,让出擂台,八尊竞位便算是拉开了帷幕。     对于他话中所提到的规矩,江夏之前就找陈悠然问了个明白。     原来这八尊竞位,按步骤来说分为两个部分。首先要选出一个实力强劲的人选,以他来弥补纯阳八尊的空缺,然后再让新产生的纯阳八尊内部竞赛,重新排定坐席。     江夏理解的是,第一部分,可以称之为“海选”,第二部分便算作是“pk”。大概的意思,跟自己穿越前熟知的选秀活动相差无几。     在“海选”阶段,按理说八座山峰的所有弟子,都有权利自由参赛。但是阳元祖训也允许各峰尊者推选出一名佼佼者,让其作为代表参赛。     这样的一名佼佼者,基本上就是各位尊者门下最为得意的弟子了。     当然,这并不是说其他弟子就没有机会。     打个比方来说,假如翠荫峰之前没有内讧,那由金默然指定的弟子吴冕便能代表翠荫峰出战。可如果吴冕技不如人,在战斗中败下阵来,那此时不满师父如此安排的大弟子商云间,便可以自告奋勇的上台,继续代表自己的师门战斗。     虽然有着这样的规矩,但在大多数情况下,自告奋勇的替补者命运都不会好到哪儿去。毕竟率先出战的弟子已经是同门下的佼佼者,连他都无力支撑的战局,替补者又有多大希望翻盘呢?     因此,由师父安排人员代表自己山峰出战,在绝大多数的弟子心里是理所当然的事,商云间这样妒火焚心,以至酿下大祸的人少之又少。     继续以吴冕为例。在“海选”开始后,假如他是第一个上台,说自己是担任八尊的不二人选,那他便需要接受其余山峰弟子们的相继挑战。     如果他实力强劲,连续挫败三名对手,依照规则,便可以获得宝贵的休息时间。     在这空隙,之前未曾参战的尊者门下弟子,可以上台重新摆擂。产生新的三连胜者之后,擂台主角更换,吴冕将再次上台……以此类推。     直到最后,擂台上站立的弟子,将再也不会有人敢于挑战,他面对的对手只剩下一个,那便是坐在场下,刚刚休息了三局的另一位强者。     那便是竞争八尊之位的决战双方了!     这样的规则可以使选手避免陷入车轮_大战,显得十分人性化,也更好的保护了比赛的公平。     江夏对这些规则亦是了熟于胸,此时此刻,在掌门金默然宣布八尊竞位开始之后,他和所有人一样,都在等待第一名勇敢者的出现。     擂台上,空无一人。周围的观众,激动万分。跃跃欲试的弟子们,都在互相观察,谁也不想在第一步就贸然做出错误的决断。     “快点上啊!”不知是谁,忽然不耐烦的催促起来。     “对啊,快些上去开打呀!”人群之中,爆发出一阵阵的抗议。没有人喜欢这样漫长的等待。     江夏站在原地,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他习惯了隐忍后发,不想在一开始便跑到台上去出风头。要想让所有人心服口服,他必须好好的为自己的征程做做规划。     “我来!”在现场气氛充分热烈起来后,一个黑衣男子冷冷的低喝一声,从擂台东南角跃身而起,一个漂亮的翻身,站到了擂台之上。     “好!”台下喝彩声四起,兴奋的观众热烈鼓掌。八尊竞位不愧是难得一见的盛典,这对于平常以苦为乐的阳元派弟子们来说,无疑是一个绝好的放松神经的机会。     站在台上的这名黑衣男子身材瘦削,长发披散开来,看上去有几分放浪不羁,冷漠的眼神中,看不出有丝毫的感情,显出几分神秘。     不用说江夏也猜得到,这是来自渺云峰、四尊者杜升阳门下的弟子。     “三师兄加油!”东南角传出一阵并不响亮的助威声。江夏循声看去,发现整片人群大多都是面无表情,唯独只有站在队伍最后的几名年轻弟子神采飞扬。看来,这些都是新加入四尊者门下不久的新丁。     “杜升阳门下三弟子白致远,‘强体’三级刚刚入门,实力应该不是很强,不知老杜为什么会选他来出战!”江夏身边,陈悠然侧过头来低声向他评论道。     别看陈悠然平常总是闭口不谈习武之事,可是凭着多年在膳房的工作经历,他对于各位尊者门下弟子们的情况还是了若指掌的,在这方面,他可能比现任掌门金默然做得还要好。     正是因为如此,江夏才能无端的多出一个现场解说来,这让他倍感幸运。     “强体”三级刚刚入门?而且只是排行第三的弟子……了解到这一情况,江夏心头一动,暗道:“渺云峰给人以神秘气息,这位杜尊者看来是想玩田忌赛马的游戏啊!”     按照规则,假如有其他山峰的强者上去挑战白致远,二人战斗下来,白致远若是落败,那渺云峰门下便可再上一名弟子继续战斗。若这名弟子不幸再败,他们仍然还有最后的一次机会。     如果按照由弱到强的顺序排列,先让实力稍弱的弟子出场,必然可以让对手消耗一部分的体力,等到第三名的最强者出战,获胜的机会也就要大上许多了。     渺云峰杜尊者心机颇重,由此可见一斑。     “白兄弟,让我来会会你吧!”擂台东北角,那是三尊者劲松锋所在的区域。一名青衣弟子翻身上擂,抱拳拱手,干净利落的亮出了架势。     通过陈悠然的介绍,江夏得知,这位身着青衣、体格匀称的中年男子名叫张傲,是三尊者门下大弟子,武艺修为在五年前便已经进入“强体”三级,绝对是三尊者座下的首席精英。     “请!”白致远惜字如金,吐出一个字后,同样亮出手来,摆出的是“百变破敌手”起手式。     这门功夫虽然古已有之,但在杜升阳的改进下,已经成为了一门阴险狠辣的绝技,讲求快准狠,一旦抓住机会,足可以一击制敌。     擂台上二人同时出动,拳影交错,让人眼花缭乱!     “嘭!嘭!啪!”     张傲面对白致远的凌厉攻势,显得游刃有余。双手灵活施展开的,既有“断骸裂骨拳”,也有劲松峰弟子专心习练的“松针断穴指”。     前者用于四平八稳的招架,后者则是张傲伺机反击的利器。“松针断穴指”以指点穴,对手一旦被点中穴位,体内真气施展起来必将受到不小的影响。     这门功夫,包括白致远使用的“百变破敌手”,江夏虽然都在“强体”一级阶段钻研过,但那些秘籍上记录的,都是上古先辈创造的原始功夫,与如今擂台上二人使用的改进版本相比,许多细节上无疑要落后许多。     看着台上二人精彩的对战拆招,江夏的情绪也被调动起来,津津有味的观战,浑然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着!”张傲和白致远互拆了百余招之后,忽然目露精光,拇指上挑,右臂一拐,嘴里猛然暴喝,余音之中,他那拇指已然戳向了白致远的左肋!     白致远的上路攻击虽然密不透风,而且也施展出了他的全部真气,然而他毕竟才刚刚进入“强体”三级不久,在真气修为上与张傲的差距是不可忽视的。     张傲伺机而动,在判定对手真气几乎消耗殆尽的时候,左拳挟巨力出击,迫使对手双臂格挡,右手拇指趁虚而入,准确无误的击中了白致远的肋下要穴!     “噗――”看似不甚严重的拇指一戳,竟让白致远当场喷出一口鲜血来!     擂台西南仅剩的助威声也已经消失不闻,他们都知道,白致远刚才真气消耗过多,此时猛然被点中要穴,经脉陡然错乱,气血自然运转不周,吐血实属必然。     这也意味着,他们所支持的第一名选手败下阵来。     “劲松峰张傲胜!”作为掌门,此时的金默然还必须担起裁判的职责。即使待会儿可能会有他门下的弟子出战,他也必须秉公执法。     白致远的落败,并没有任何争议。渺云峰众弟子沉默无声的接受了这一结果,好像一切都与他们无关一般。     “渺云峰有弟子上台续战吗?”金默然沉声发问。     “有!”四尊者门下弟子似乎个个都舍不得多说话,又一声冷冷的应答之后,一名身材更加瘦弱的弟子站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