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六十三章 :秘密潜入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六十三章 :秘密潜入

    更新时间:2010-06-23     江夏还没有来得及接受那名虎口逃生弟子的感谢,便在六尊者程泗阳的追逐下有些狼狈的逃离了白虎峰。     六尊者多年与野兽为师为伴,身法修炼得极其灵活,轻功施展开来可谓出神入化,在八尊里头算得上是独占鳌头。江夏好几次都差点被他追上,却又在每一个紧要关头运气提速,堪堪的躲过他的追击。     有些气急败坏的程泗阳在经历了几次失败后失去了耐心,停下脚步,注视着江夏远遁的背影,大声叫骂道:“臭小子,算你跑得快,姓程的服了你!可是你要记住,以后别让我再见到你――”     江夏也远远的停了下来,回头有些顽皮的应道:“六尊者过奖了!嗯……在下有一个问题――咱们有可能明天就会再见面,您老人家到时候还会像刚才那样追杀我吗?”     “追杀?追个屁,老子又追不到!”程泗阳双手叉腰,“哼,你也要参加八尊竞位么?那咱们到时候擂台上见吧!瞧你小子轻功不错,不知道其它本事练得如何?”     江夏哈哈大笑,他知道这位六尊者对他并无恶意,只是在像小孩子心疼玩具一样,为刚刚死去的嗜血虎感到惋惜罢了。逗趣道:“如果这样的话,六尊者,我先答应以后赔你一头嗜血虎,您老人家明天就高抬贵手,对我放放水怎么样?”     “放水?”程泗阳显然不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还未等他发问,江夏已经笑着动身离开了,只留下一句话在山谷中回荡。     “六尊者,老虎我会赔,明天也请尊者露出真功夫考考我吧!”     程泗阳立在原地,像个孩子般的笑了,心里暗暗欣喜:“这小子挺有意思的,为什么当初不拜我为师呢?嗯,我要想想办法……”     说起赔人家老虎,江夏这才想起陈悠然那些兰草的事。他答应过要找几盆给带回去,可现在他连兰草的影儿都没看见。     抱着这样的目的,他径直走向了紧邻白虎峰的暗月峰,心想文人出身的八尊者卫昆阳,多半也会有种植花草的喜好,以自己和八尊者之间的关系,讨要几盆兰草绝对不成问题。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当他见到卫昆阳的时候,八尊者却告诉他,自从他当年结识了红颜知己傅秀芳小姐后,他那原本丰富多彩的盆栽便只剩下了唯一的种类――玫瑰花――因为傅小姐说过,玫瑰花代表热烈的爱情……     对于同为穿越客的傅秀芳小姐对玫瑰花的偏爱,江夏完全可以理解。他正略显失望的准备下峰,最后时刻八尊者却告诉他,说七尊者孔连阳也喜好种兰,望日峰上有他专门开辟的花园,种植了许多名贵的兰花。     江夏大喜过望,道谢下山。     可兴冲冲的走到望日峰脚下,却忽然想起自己和这位七尊者并没有什么交情。如果非要扯上点关系的话,江夏依稀可以记起,当初在甄徒大会上,自己一举击败七尊者的爱徒雷盛,致使这位七尊者最后只收到了很少的徒弟……     “他一定不会待见我吧?没准还对我怀恨在心呢!”江夏按照常理推断,很快否决了自己上山求花的原定计划。     思索片刻,心一横,玩性大发,暗道:“好吧,管你待不待见,我反正都得带几盆回去。你不是有一个大花园吗,那我轻轻的去,挥一挥衣袖,带走那么几盆兰草,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这一年多的时间,江夏几乎把所有的光阴都花在了修炼上,确实没怎么像同龄人一样的玩耍。难得今天压力全无,这大半天的时间,他准备好好的寻一寻刺激――潜入望日峰,盗取兰花草,绝对是一个很好玩的游戏。     打定了主意,江夏便从上峰的山道上闪开,钻进了一旁的灌木之中。要想成为来去无踪的“采花大盗”,就必须先隐蔽好自己。     然而有些无趣的是,这一路上江夏并没有遇到任何惊险场景。设想中那些巡逻的、警戒的弟子在望日峰上似乎根本就不存在,从峰底到峰顶的路途顺利得让江夏一点也感觉不到挑战性。     “无聊!”带着这样的感叹,江夏很快到达了峰顶,面对着布局简单的建筑群,他更是觉得此行有些索然无味――虽然他不知道那个花园的准确位置,但这里建筑范围就这么巴掌大点,就算挨着搜寻也花不了多少功夫。     “七尊者是住在射日台吧?那花园肯定就在射日台附近喽!”决定地毯式搜索后,江夏迅速筛选出了首要目标,双眼注视前方,正好看见那十分扎眼的尖塔建筑,上面有三个鎏金大字――“射日台”。     在尖塔的远端,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绿色,一条小路蜿蜒其中,颇有点乡村小院的味道。如果不出意外,那里应该就是七尊者的花园了。     “太没挑战性了!”江夏一拍大腿,再次恨恨的叹息。不仅是因为他毫不费力的找到了花园,更是因为他在视线所及的范围内,竟然连一个人影也见不到――本来想借机玩一玩潜入游戏的,现在看来根本就没有可能实现!     摇了摇头,江夏从一棵茂密的大树树冠上翻身落地,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就大摇大摆的朝着射日台那边走去。     “不行,老子要拉屎!”     没走几步,江夏听到自己右前方的一座瓦房后头,传来一个略显急躁的声音。     “原来有人啊!”他大喜过望,垫步跃到了瓦房墙根,双腿一蹬便上了屋顶,伏低身子隐蔽好自己,小心翼翼的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移动。     “要拉就在这里拉,你还想去哪儿?”屋檐下站着一胖一瘦两名弟子,瘦一些的弟子正拉着胖弟子的手,有些严厉的劝阻着。     “啊,对,瞧我这记性!”那胖弟子一拍脑袋,四下观望一番,有些哭笑不得的说,“你说师父以前只是不许咱们靠近平论台,怎么现在连花园也不让去了呀!”     瘦弟子哼道:“师父这么下令自然有他老人家的道理,你在这儿瞎问个什么?”     胖弟子苦笑道:“可我要不在花园那边的茅坑拉屎就根本拉不出来呀……”     江夏在房顶上看到那胖弟子的窘态,差点就扑哧笑出声来,心里乐道:“哈哈,有意思,只听说过人家睡觉认床,还没见过你这样拉屎认坑的!”     又听那瘦弟子嘀咕道:“我不管你,你要是想去给师父的花园施肥就去吧,要是见到了什么不该见的秘密,哼,以后说不定就只能在阴间拉屎了!”     那胖子听到如此阴冷的一句话,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不再言语,规规矩矩的窜到了不远处的一片丛林里,屈身下蹲……     江夏远远的捏住了鼻子,暗忖道:“七尊者这是在家里圈军事管制区呢!嗯,以前只圈了射日台,现在连花园也圈进去了――是在为八尊竞位修炼绝技吗?嘿嘿,有什么不该见的秘密,我倒很想去见识见识!”     潜入花园,既有机会盗取兰草,还有可能一睹七尊者不愿外宣的私密,江夏的好奇心,又一次被调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