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六十一章 :遍访群峰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六十一章 :遍访群峰

    更新时间:2010-06-22     离开膳房,江夏一路小跑,朝着东面的群峰奔去。     在阳元山主峰的东方,有着五位尊者的“山头”。离主峰最近的,是二尊者居住的“琼楼峰”。琼楼峰因其上一座古老的白色小楼而得名,据说这座白色小楼,乃是在苍羽道人开创阳元派前便已存在,甚至有人说这里曾经是仙人居所……     居住在这座山峰上的二尊者穆天阳及其门下弟子们,对于谈论这个传说是乐此不疲,每个人都打心眼里对此引以为傲。     江夏“探查对手”的第一站,便来到了这里。为了让自己更加低调,他还特意将脖子上挂着的龙鳞坠取下,揣到了怀里。虽然很多人都知道萧老掌门将这个至宝给了一个年轻人,但真正能将其与江夏联系起来的人,却不是很多。     决定了要遍访群峰,说是探查对手,其实也只不过是江夏放松自己的一种方式罢了。对于明天的竞争,他有着十足的信心,这让他终于有心思静下来回味自己穿越后的这一年多的光阴。     想来想去,他忽然发现自己在阳元山这么长时间,居然还没能让自己的足迹踏遍每一座山峰!所以在万事俱备的这一天里,他决定好好的在这上古仙山的群峰中游览一番。     这时候的江夏庆幸自己当初没有胡乱拜师,否则在如今这种紧张时刻,有师长们管教这,自己是绝不可能随便出来到处溜达的。     “这里就是琼楼峰啊,那白色的……危房就是传说中仙人居住过的琼楼喽?”很快江夏便到了峰顶,抬头远望见一抹白色,定睛一看,他发现了这座山峰的标志性建筑。现实和他的想象之间,差距着实不小。     “嘿!哈!”在驻足观望了一番琼楼后,江夏继续往峰顶走,一声声习武呼喝传入他的双耳。     “果然,大家都在拼命练习呀!”迈上一级台阶,江夏刚好能够看到,在琼楼下的宽阔广场上,一百多名弟子正在整齐划一的习练着拳术。     看得出来,二尊者穆天阳门下管教甚严,这些弟子们打起拳来动作幅度和节奏如出一辙,一百多人整整齐齐的运动,看上去颇为壮观。     “来者何人?”江夏正在自顾自的欣赏,一个铜锣般的嗓子发出的刺耳声音惊得他兴趣全无。抬眼一看,迎面走来的是一个膀大腰圆的大汉。看那气势,应该是穆天阳门下比较老资格的弟子,所过之处,正在整齐习武的其它弟子们纷纷给他让路。     江夏笑呵呵的拱了拱手:“在下膳房江夏,听闻二尊者门下诸位大哥习武专心刻苦,特地赶来观摩学习……”一句话说得有些不伦不类,说白了,江夏就是在信口胡诌,想捉弄那气势汹汹的大汉一番。     “观摩学习?”果然,那大汉猛然听到如此后现代的词句,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还算反应快,脸色恢复了凶巴巴的样子,怒道:“明日就是八尊竞位的大日子,琼楼峰练武场重地,岂是你小小的膳房小厮可以随便来的地方?识趣点,自己滚吧!”     江夏也不动怒,点了点头,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啊!真是抱歉,小弟不懂规矩,打搅各位的练功大计了,就此告退!祝二尊者门下各位高徒,明日能一战成名,拜拜!”     话音未落,转身就往山下走,忽然像是因为紧张,脚底拌蒜,一个趔趄差点摔跤,江夏费了好大的劲才狼狈不堪的站住脚,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琼楼峰,身后是那帮弟子的一阵哄笑……     “笑吧笑吧,哥就是要找这种受辱的感觉,你们狗眼看人低,可别怪我明天不客气!”毫无疑问,刚才的窘态是江夏刻意为之,此时的他,情不自禁的在看扁自己的人面前示弱一番,次日若是在擂台上相遇,获胜之后的快感便将更加强烈。     从这一点上来说,江夏觉得自己实在是太邪恶了……     第二站,是三尊者阮渭阳所居住的“劲松峰”。劲松峰比琼楼峰要矮上不少,但三尊者门下的弟子却一点也不比二尊者少;另外,身临其境的江夏还觉得,松柏长青的劲松峰在环境上,比起守着一座破烂危房当宝贝的琼楼峰,不知要高出多少个档次。     阮渭阳是藏经阁庞勋的师父。有着当初和庞勋打交道的经历,江夏对于这座山峰上弟子们的态度,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他刚进入劲松峰峰顶的建筑群,迎面碰到好些个弟子,都对他颔首致意、客气有加,仿佛他是来这里拜会的贵客一般。直到他穿过了三道院墙,靠近三尊者居所“长青阁”的时候,才有两名弟子叫住了他。     “客人,师父正在休息,请您绕道而行。”     那弟子客客气气的态度,反倒让江夏有些不习惯了。反问道:“呃……你们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拦住我呢?明天是很重要的日子,你们不怕我来这里瞎逛,看走了你们的什么秘密?”     话音刚落,长青阁内传出一阵爽朗的笑声:“小友,君子坦荡荡,我劲松峰随时欢迎任何人前来游览。八尊竞位之事,有何重大之说?又有何秘密可言?”     江夏如沐春风,深深一揖:“打搅三尊者静修,江夏深感抱歉,就此告退,望三尊者见谅!”毕恭毕敬的退了出来,转身朝峰下走去。     “看来势利眼的庞兄算得上是三尊者门下的异类了……不过他到底还是在把我当真朋友看待――敢把那《阴阳和合经》送给我,看来也是受了三尊者这种宽厚教导的影响吧!”     第三站,乃是四尊者杜升阳所在的“渺云峰”。渺云峰虽然比劲松峰还要低些,但却正好居于四座巍峨高峰之间,特殊的位置和构造,让这里终年云雾缭绕。     这样的环境,也使得四尊者门下弟子大多有一股子神秘气息,他们师从四尊者,习得的拿手本事也走的是阴柔诡异路线。     江夏在这座山峰的入口处就碰壁而还,不过对方虽然态度冷冰冰,却没有像二尊者门下高徒一样厉声呵斥。江夏心头虽然不悦,但也还可以接受。     离开渺云峰,江夏朝着五尊者陆胥阳的“苍石峰”行去。     “苍石峰弟子悉数修炼硬派功法,看来也跟这里怪石嶙峋的环境有关啊!”一边走,江夏双眼看到的都是奇形怪状的巨大岩石,很少见得到植被,不由发出这样的感叹。     “轰隆――”正惊奇之间,一个低沉的声音远远的从头顶传来……     江夏抬头一望,不禁大吃一惊!一块巨大的滚石正从崖壁上滚落下来,声势惊人!若是被这块巨石压住,就算是钢筋铁骨,恐怕也得缺胳膊少腿,像江夏现在这样的血肉之躯,那就等着被压成肉泥吧!     “我靠!”江夏低沉的骂了一声,只道自己运气不好。双脚飞快的朝前蹬去,借住真气的帮助,他的身法轻功有了长足的进步,这一番避险,他全力而为,终于在巨石滑落到山道上的最后一刻,堪堪的涉险过关!     “轰!”巨石压在路面上,应声碎裂,激起一阵烟尘。江夏后怕不已――如果自己当初没有在身法修炼上下足功夫,也没有积聚足够的真气,今天小命可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遇险过后,江夏毫不退缩,继续朝峰顶走去,心里还在盘算:“待会儿见到五尊者门下弟子,要他们客客气气呢,我就提醒一下,让他们加固一下崖壁,注意安全问题,可不要出什么不幸意外才是……”     刚才若不是江夏,换了其他任何一个普通弟子,恐怕早就命丧当场了!     一路行到峰顶,抬头是两名弟子把守的山路尽头。看到有人自峰下行来,这两名弟子同时发出了一阵响亮的惊呼。     “哈哈,师弟,快去跟赵师兄说,他的巨石压顶机关失灵了!”二人面面相觑过后,个子稍高一点的弟子笑着吩咐起来。     那矮个子弟子领命而去。高个儿回头打量了江夏一番,还未等他发问,却听江夏一阵连珠炮般的反问直扑过来……     “巨石压顶?机关?你们居然在上峰的必经之路上设置这么恶毒的机关?你们知不知道这样可能会出人命?要是膳房弟子上山送饭,他们可没有轻功身法避开你们这狗日的机关!”江夏气不打一处来,他做梦也不敢想象,这帮混蛋为了所谓的保密居然可以做出这种胆大妄为的决定来。     那高个儿显然被江夏的气势给震慑住了,沉默了好久,这才唯唯诺诺的答道:“什么机关……哪儿有机关了?要有机关你怎么上来的?无理取闹,还不快退下!”     这种时候,是谁都可以看出来他脸上的不自然。     江夏冷哼一声:“欲盖弥彰!等着吧,我倒想看看你们到底有什么秘密武器,哼,居然想出设置机关这样的馊主意!”拂袖而去,满心的不屑。     可以说,此时此刻,五尊者门下弟子在江夏明天的对手之中,被列入了重点打击目标。     下一站,本该是翠荫峰,但江夏考虑到这里刚刚失去了两员大将,经过上次在膳房的闹剧,一干弟子对自己的印象也不会太好,所以干脆懒得再去,折身往回走去。     再次经过阳元主峰,西侧第一座山峰,是六尊者程泗阳的“白虎峰”。
推荐阅读: 《涅槃之梦》 《武炼巅峰》 《符篆召神》 《魔经鬼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