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六十章 :信心满满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六十章 :信心满满

    更新时间:2010-06-22     四天的时间转瞬即逝,可对于江夏来说,在这短短四天之内,他却取得了许多人哪怕四十年也无法企及的进步!     在七百二十个穴位全部打通之后,在领悟了梦修真谛之后,他又十分幸运的获得了失传多年的《阴阳和合经》。在花了大半天的时间钻研这本古老经书过后,他尝试着用自己的意念感知周围的阴阳双元。     这种尝试很快便收到了成效,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按照《阴阳和合经》上教授的方法,江夏成功的将阴阳双元吸入体内,然后便是按部就班的合成出了第一批万物之精!     万物之精炼化成为真气这一步,之前的《纯阳炼气诀》上讲述得十分详细,江夏操作起来也是驾轻就熟。如此一来,由最初的阴阳双元,直到最后迅速生出人体可用的纯净真气,江夏只用了半天的时间,便从头到尾的走完了这个流程。     万事开头难。在起初的摸索试探过后,江夏终于获得了第一次的成功。在这之后,一切就变得顺利得多了。白天正常的修炼,夜晚睡眠时的梦修,让江夏充分利用起了每一个时辰,使他的实力每时每刻都在迅猛的成长!     按照《阴阳和合经》的说法,天地之间阴阳双元的分布并不均匀,在一些名山大川、上古生灵之地,往往更加稠密。     江夏在突飞猛进的合成炼化过程中才慢慢意识到,自己获得经书并不是最幸运的,真正让他得以如此顺利的原因,是因为他身处的阳元山,是天下闻名的上古灵山……     也就是说,此时的江夏占足了天时地利人和的所有优势,修炼上令人咂舌的顺利进展,也就算不得什么天方夜谭了。     唯一遗憾的是,《阴阳和合经》上利用阴阳双元合成万物之精的层次也分了个三六九等,层次越高,一次性可以合成的万物之精也就越多,炼化出来的真气自然就更为丰厚。     而像江夏这样的初学者,每一次合成的量都不算很大,这使得他必须不断的重复循环,直到累得头昏脑胀为止……虽然通过这样的不断循环,所获得的真气增长仍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迅猛,但对于追求完美的江夏来说,这似乎依然太慢了。     或许在八尊竞位的时候,他能够积攒到足够的真气应敌,但在自己漫长的一生之中,如果始终停留在这样的层次,那绝对是不可原谅的。     不过对于长远的问题,江夏现在还不至于分心太多。毕竟《阴阳和合经》上也说了,要想提高阴阳双元的合成能力,只能靠不断的重复合成,获得与阴阳双元足够的契合度,方才能够实现。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捷径可走……     眼下的情况是,在获得了雄浑的真气之后,江夏对明日的八尊竞位信心十足。     短时间内积攒起大量的真气,这让江夏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这种变化让他忍不住去尝试。一大早,他翻身下床,来到院子之中,从“摧木落叶掌”开始,到“断骸裂骨拳”、“斩龙摘星剑”,乃至普通的“追风行”、“残影步”……所有他修习过的武功,都被他一一温习了一遍。     在真气充盈的状态下,这些本来普通寻常的武艺,被江夏运用得暴烈无比。许多夸张的效果让江夏都目瞪口呆,经常望着眼前的场景怔怔发呆。     发呆的时候,他的脑子里除了喜悦还是喜悦,然后便腾起一股豪情万丈,嘴里大喝一声,心中暗暗为自己鼓劲:“五月十五,阳元派纯阳八尊之首,非我莫属!十五过后,我要让全天下都知道我江夏的大名!”     狂妄,需要足够的本钱。这种本钱,江夏认为自己已经足够多了。至少在目前的圈子里是这样……     “老远就听到你在院里瞎叫唤,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啊?”人未到声先至,吱呀一声院门被推开,陈悠然满脸好奇的站在了门口,探着脑袋朝院里观望。     “咝――”此情此景,让他不由倒吸一口凉气!紧接着,他脸上全是痛苦惋惜的表情……失声叫道:“哎呀!我的墨兰!我的春剑!”慌慌张张的跑到了院子西北角,低头看着满地的泥土、陶片和残枝断叶,眉头紧锁、一脸苦相。     “陈……陈叔!”江夏手里还握着一把钢剑,刚才他兴致大发,在耍完所有他熟知的拳脚兵刃功夫后,干脆随性乱舞了一通。在真气满盈的情况下,即使是毫无章法的乱招,也会有着巨大的威力。     剑锋飞舞,凌厉的阵风就像无形的刀刃一般随之四散。江夏刚才舞得兴起,并没有注意到院子西北角那一阵噼里啪啦的花盆碎裂声……     眼下见到陈悠然那一副惋惜痛苦的样子,他便知道自己闯祸了。     “江夏,臭小子!我要杀了你!”从未对江夏有过一丝斥责的陈悠然,忽然像是变了个人,随手从地上捡起一把花铲,气势汹汹的朝着江夏扑了过来!     江夏大惊失色,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钢剑,知道自己不可能提起兵器和陈叔对战,连忙吐了吐舌头,松手将剑丢在地上,转身就逃。     陈悠然哪里是江夏的对手?无论是武艺还是跑路的功夫,江夏都绝对远在他陈叔之上。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便跃到了院墙之上,颇为无辜的叫道:“陈叔,你这是干嘛,我做错什么事了吗?”     “臭小子,你还跟老子装傻?”陈悠然挥舞着花铲,没好气的说道,“老子平常没有啥爱好,就爱种点兰草打发时间,你小子练功就练功,砍什么不好,干嘛要拿老子的花盆当靶子?”     江夏内心倒是颇为内疚,但不知为何,面对陈悠然,他却不由自主的想要玩一把叛逆,与之对着干,玩上一玩。“陈叔,不就是几盆草吗,明天我去山上挖几棵回来赔给你就是了!”这话说得连他自己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陈悠然听出了江夏的幸灾乐祸,气的吹胡子瞪眼,四下找上墙的办法,嘴里骂骂咧咧。     江夏哈哈大笑:“陈叔,你别生气啦,可别气坏了身子!我现在就出去逛逛,说不定真能给您老人家借几盆回来呢!”翻身下墙,跃到院外,扬长而去。     陈悠然冲到院门口:“臭小子,你不吃饭、不练功了?明天可就要上擂台了,你小子可别忘了!”     “我已经准备好啦!现在去刺探一下对手,散散心……”江夏毫不顾忌的大声回应着。     这一老一少,在膳房里的第一次“大吵大闹”,着实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大伙儿都在笑,也都在为二人之间这种近乎父子的“融洽”关系感到高兴。
推荐阅读: 《无上武修》 《魔经鬼谭》 《战魂啸》 《出名太快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