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五十八章 :寻觅突破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五十八章 :寻觅突破

    更新时间:2010-06-21     从平论台回来,江夏便陷入了沉思。     摆在他面前有两条路:第一,直接修炼“弱敌”境界的武功,提升等级要紧,真气积聚的事可以缓上一缓;第二,专心积聚真气,在“强体”三级的水平上,利用雄浑的真气,配合“微风拂面”的秘密武器,到时候出奇制胜。     两种选择,都有利有弊。     在真气水平尚不强大的时候,贸然的去修炼“弱敌”境界的武艺,江夏也知道,这就相当于是在盖豆腐渣工程,虽然看上去巍峨耸立,其实是根底浅薄、难堪大用。     而如果只是停留在“强体”三级,江夏打通全身所有穴位这一努力便有些多此一举了。因为此阶段的武艺,并不需要那么高深的真气消耗,他打通了七百二十个穴位,与人家只打通三百多个的人比起来,优势并不明显。     可江夏并不后悔,思来想去,他做出了选择。     “‘微风拂面’是我的秘密武器,梦修又是我快速积攒真气的有力助手,我没有理由感到沮丧啊!”他在心里鼓励自己,“我跟别人相比,不仅多懂好多门的拳脚兵刃功夫,还多打通了那么多的穴位,更重要的是,我还修炼出了外绕真气呀!”     在这样的时刻,江夏知道,自信心比什么都重要。如果自己心里都先输给对手一筹,那一旦战斗起来,难免会畏首畏尾。     想起自己的外绕真气,一瞬间,江夏似乎看到了一条崭新的道路。     “对啊!外绕真气!”他顿时喜上眉梢。在“强体”三级阶段,能够修炼出外绕真气的人少之又少。可以说,相对于“微风拂面”,江夏具备外绕真气这一点,更让他在八尊竞位中占据优势。     因为“微风拂面”作为杀手锏,不到关键时刻,他不会轻易使用,而稍微次之的外绕真气,就像辅佐他战斗第三只手一样,可以灌注在兵器上,与对手厮杀!     也就是说,强化了自己的外绕真气,江夏退可以靠灌注兵器,为自己提高战力;进则能够施展更加强大的“微风拂面”,横扫那些比他等级高的好手!     “好,这五天的时间,我必须加把劲了!”边走边想,心里刚刚打定主意,江夏已经走到了膳房小院的门口。     由于江夏一路走一路思索,不想打扰他的陈悠然已经先他一步回到了这里,正站在门口注视着他。江夏一抬头,看见了满脸关切的陈悠然。     “陈叔。”他叫了一声,却由于满心抱负,一时找不到话题和陈悠然聊天。     这不像平常无忧无虑时候的样子,那些时候,江夏会千方百计的找些由头,逗得陈悠然哈哈大笑。二人不是父子,却胜似父子。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陈悠然才十分了解江夏,此时江夏脸上的心事,一眼便被他给看穿了。     “你有些着急,对吗?突然缩短一个月,打乱了你的计划对吧?”陈悠然的话直奔主题。     江夏点点头,虽然他认识到修炼外绕真气是条突破困难重围的捷径,但要真正去走这条路,还是要面临许多挑战的。他也没有把握能够在这五天之内,提升到一个让自己必胜的水平。     “还记得我是怎样挑水劈柴的吗?”陈悠然忽然旧话重提。他的这个“辉煌事迹”,江夏曾经无数次的好言赞美,一半是出自真心,因为这毕竟让江夏下定决心走上了习武之路,另一半则带着点夸张的拍马屁的味道,江夏喜欢同陈悠然开玩笑。     江夏勉强的笑了笑:“当然记得,陈叔,您说过,人都是逼出来的……”本来想敷衍一句了事,可江夏在复述这句话的时候,头脑中却像是被一股电流穿过了一般!那种感觉,无比奇妙……     “对啊,现在这短短的五天时间,却要我积攒强大的真气,这不就是在逼我吗?”他懊恼自己,连这么简单的情况都没有很快的分析出来,“按照陈叔挑水劈柴的情况,我是不是也能稳操胜券?”     这么些天来,江夏已经帮助陈悠然分析了他神速挑水劈柴的道理,虽然带着几分恭维,但核心的意思还是很明确的,那便是――只要自己充分的相信,在情势所迫的紧张状况下,人往往能够爆发出惊人的潜力。这种潜力,会带领人们走向成功,完成那些看起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陈悠然见到江夏脸上掠过一丝惊喜,知道他已经猛然顿悟,这才笑道:“江夏,陈叔看好你,你可不要让陈叔失望啊!”     江夏点头微笑,这一刻,他连最后一丝的焦虑都没有了。     “情况是紧迫的,可我却有一套独特的解决办法――我可以梦修,我还怕什么?我相信我自己,五天过后,必将是真气雄浑的高手!”这种自我激励的话,带着一份年轻人的狂妄,带着藐视一切困难的勇气,在江夏的脑海里回荡。     这种类似于自我催眠的心理暗示,让他感到无比心安。这种舒适的体会,在他开始习武的时候显得尤为明显,后来却慢慢变淡,直到现在,他才重新寻回。     “陈叔,吃饭的时候叫我!”动力充沛的江夏,迈着轻快的脚步,推门进入了自己的房间,还不忘乐呵呵的朝着陈悠然叮嘱午饭的事。     陈悠然望着慢慢合上的房门,欣慰的点了点头。     “哟,陈师叔,您在啊!”回过头去,陈悠然看到了一个肥硕的身躯,厚重的嗓音飘进了他的双耳。来人是讲武堂掌管藏经阁的弟子庞勋。     自从与江夏交上朋友之后,一直有些瞧不起陈悠然的庞勋,观念也改变了不少,看在江夏的面子上,这一声师叔叫得实实在在。     陈悠然很高兴,点点头应道:“是庞师侄啊,你来我这儿有什么事吗?”     庞勋凑过头来,轻声道:“陈师叔,您告诉我,江夏兄弟是要去参加八尊竞位吧?”     陈悠然不置可否:“这个与你何干?”     庞勋有些不自在,解释道:“陈师叔,江夏是我庞勋的朋友,他要是去参选八尊,我可得帮帮他才行!”说着,他从他那宽松的长袍中,取出了一本残破不堪的线装书。     “江夏兄弟自从在我这儿借走了‘纯阳炼气诀’之后,就再也没来找过我,我想他现在肯定在修炼真气上出了点岔子。”庞勋将那本书紧紧的攥在手里,此时说话的声音又压低了几分,“陈师叔,您可得帮我保守秘密――这本书,是去年我整理藏经阁地库的时候,在一个暗格里头无意间发现的……”     庞勋将那本书小心翼翼的展开,凑到了陈悠然身前。     “《阴阳和合经》?”陈悠然只看了一眼,两只眼睛便瞪了起来,惊讶得像是见到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东西。     “嘘――”庞勋大惊失色的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赶忙又把书塞回了怀里,“陈师叔啊,您也知道,这东西是武林至宝,您说话要是让别人听到了,我庞勋肯定会死无葬身之地啊!”     陈悠然虽然武艺不精,但好在也是身处武学圣地多年的老前辈,《阴阳和合经》是什么东西,他还是略有耳闻的。     上下打量了庞勋一眼:“庞师侄,你真的会这么好心?将这本宝贝秘籍送给江夏?”     庞勋面色痛苦:“陈师叔,您还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吗?见到了便宜要占,这宝贝摆在眼前,我是非取不可的。可拿到了这宝贝,我却却拿它毫无用处,与其自己揣着成天提心吊胆的,倒不如送给江夏兄弟,助他一臂之力呢!”
推荐阅读: 《符篆召神》 《神变》 《魔经鬼谭》 《无上武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