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四章 :穿越而来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四章 :穿越而来

    更新时间:2010-06-02     江夏的话,让在场所有人都乐了。     有人心想:“这小子是疯了吧?人家做梦都想得到的东西,送到眼前了,他却说不要?”     有人暗道:“嗯……他过去一年,能够隐忍不发,隐瞒住自己身怀武艺的事实,背后一定有高人指教,不再拜师,也是理所当然!”     收获最少的孔连阳听到江夏这话,浑身气就不打一处来,心中暗暗骂道:“臭小子,打掉了我中意的徒儿,现在却跑到掌门面前装清高?”     四十来岁的年纪,孔连阳依旧是火爆脾气,若不是萧水站在现场,他说不定就要指着江夏的鼻子破口大骂,再好好教训一番。别看江夏收拾起同辈弟子来游刃有余,但要真和自己对上,让他一只手,他也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只有乖乖挨打的份!     萧水心静如水,对于江夏的反常表态,倒是显得十分和气:“江夏,那你说说,你不愿师从所有尊者,这是为何缘由?”     江夏不卑不亢,拱手朗声道:“启禀掌门,江夏习武以天地为师,自有一番乐趣。这一年内,我只去过一次讲武堂,现在不也成功晋级了吗?我是自由散漫惯了,不想跟着八位尊者,成天循规蹈矩的过日子!”     “以天地为师?好大的口气啊!”这时候,好多人心里恐怕都会生出这样的讥笑之声。     八位尊者里面,能够耐得住,不在脸上表现出丝毫轻蔑迹象的,也只有一两名而已。     没有人把江夏所说的当回事,只是把他当狂妄后生罢了。     然而,一派之主萧水,似乎却并不这么认为。     “嗯……以天地为师,好一个以天地为师!”他笑呵呵的捋了捋胡须,起身冲江夏招了招手,“你,跟我来!”     江夏点点头,迈步就这么跟了上去,一老一少朝着山顶走去,缓缓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之中。     “我的个天!掌门亲自召见,到底要找他做什么?”任谁看到这一幕,也不免生出这样的疑问。     萧水就任掌门以来,很少单独会见来客,更不会主动找一名普通弟子谈话,今天却肯当众召唤江夏,其中缘由,众人纷纷猜测。     “掌门刚刚才突破了‘生无’境界,又当着大伙儿的面,感叹了一番人生苦短。姓江的小子在甄徒大会上表现最出色,掌门现在叫他过去,该不会是想亲自传他武功吧?”     另一人冷哼道:“这小子白日做梦!我看掌门多半是要责备他,为什么入门做了弟子,却整整一年不去讲武堂上课!”     “放屁!掌门怎么会管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     整个会场嗡嗡一团,大多数人都暗自赞同前面那弟子的说法,觉得江夏是白日飞升,大大的走了狗屎运。     其余七位尊者,带着自己收到的新徒儿,并未多做停留,很快就心平气和的走了;围观在此的弟子们,闹够了也都纷纷散去;在大会上落败的人们,有的被门内的医馆收治,伤势较轻的,则失望的朝山下离去。     孔连阳黯然的站在那里,发了好久的楞后,这才走到雷盛身旁。     雷盛还未等孔连阳开口,伏地就拜,哭道:“师父在上,徒儿有负师父厚望,罪该万死!”     “这不能怪你。”孔连阳对着雷盛,竟显得十分慈祥。他爱才的名声在门内流传甚广,若不是他悉心关照的雷盛刚刚被江夏轻描淡写的打败,他的收获也不至于这么可怜,现在脸色也应该会好看很多。     “雷盛,为师问你,你想重新证明自己吗?”扶起受伤不轻的雷盛,孔连阳一脸怜惜,终于下定决心,郑重其事的问道。     本来已经绝望到底的雷盛,此时缓缓抬起头来,眼神中透出一丝欣喜:“师父的意思是?”     “为师想了想,不如先为你在山下尚武镇寻好居所,今后的日子,我便可继续传你武功!今日你遭受的屈辱,为师给你机会,让你能够找回来!”     孔连阳的话,对雷盛来说无疑是一棵救命稻草。能够留在高人身边继续习武,一年之后重新入门的机会便大为增加。如此,他便可以理直气壮的找到江夏,一洗今日一拳之辱――这简直是再好没有了!     虽然他也知道,孔连阳这样做,严重的违背了阳元派武艺不得外传的禁令,但既然对方都开口了,自己除了感激涕零,又还能说些什么呢?     从大悲到大喜,年轻的雷盛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奇怪。     阳元山巅,怪石嶙峋。有一间简陋的木屋,孤零零的立在怪石之中,隐匿在山巅的云雾里。清风吹过,即使是临近中午的时辰,这里仍旧透着一股清凉之意。     这里是阳元派掌门萧水的居所。     此时,他正带着江夏缓步走来,坐到了屋前的石桌之旁。     “年轻人,说说吧,你是从何处而来?”甫一坐定,萧水直截了当的问了这么个问题。     这个问题,让猝不及防的江夏显得有些慌乱,说话有些吞吐:“我……我从京城过来,在……”     “说实话吧,老头子八十多了,你还怕我出去张扬吗?”萧水闭上双眼,摇摇头,笑着说。     江夏咽了口唾沫,过了好半天,似乎下定了很大的决心,才试探性的说道:“我要是说,我从另一个世界来,你相信吗?”     “哈哈哈……”萧水闻言,忽然仰天大笑,“老夫苦练不过七十余年,今天也能达到‘生无’境界。这天地有灵,存于世上不知几万万年,要想把你从另一个世界带到此地,又有何难?”     江夏对眼前这个白头发老头显得有些畏惧,毕竟在他心目中,任谁听到这种荒谬说法,也都会嗤之以鼻的。可萧水的表现,却显得十分异常,让人有些看不透。     那可是穿越啊,连他自己都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这老头儿,怎么就能这么淡定呢?     江夏的思绪,飘到了一年之前。     那天的他,还是一名普通的中学生,跟着老师们带的队伍,在峨眉山上春游。     旅行途中,他正用相机偷偷的给自己暗恋的小妞拍照,没曾想却让一只顽皮的猴子偷袭,把相机给抢了过去!     生怕自己的秘密被人发觉的江夏玩了命的追赶,全然不顾身后老师们的厉声喝止。     不知不觉之间,他已被猴子引到了悬崖边。意识到危险的他刚想回头,却猛然脚下拌蒜,一个趔趄,坠入了无底的深渊……     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阳元派膳房总管陈悠然的房里了!     当他意识到,自己已经来到一个全然不同的世界时,江夏才发觉自己当初的生活是多么美好。即使有这样那样的不许,有这种那种的不如意,至少他还有自己的亲人!至少还有一个他能够天天见到、夜夜苦思的美丽小妞!     可是在这里,什么也没有。     思绪几乎快要陷入低落的江夏,忽然听到萧水的一声咳嗽。老头子见他表情怪异,出声惊醒了他。     “天地造化之神奇,非我凡夫俗子可以理解。老夫也不问你是怎样来到此地,来此之前,又是怎样的身份背景。老夫只有一个问题,你这一身阳元派武艺,短短的一年时间,究竟是怎么练成的?”     萧水的目光中,居然也透出一股子不可思议:“如果老夫没看走眼,现在的你,恐怕早已达到了‘强体’第二级吧?”     萧水的话让江夏把思绪完全收了起来,脸上浮出一丝得意之色:“不瞒掌门说,如果在下有一本‘斩龙摘星剑’的剑谱,和一套‘天玄劈浪刀’的刀谱,一年之内达到‘强体’三级,也不是什么难事!”
推荐阅读: 《武炼巅峰》 《楚天孤心》 《符篆召神》 《异界之狂龙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