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五十七章 :形势所迫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五十七章 :形势所迫

    更新时间:2010-06-20     清晨时分,阳元派上上下下弟子们都照例早起,进行了晨练。集结钟鸣一出,所有人都聚集得很快。     江夏赶到平论台的时候,现场早已坐满了人。     阳元派掌门金默然(以后都按他本名称呼了吧)坐在中央的席位上,闭目养神。七位尊者坐在两侧,八尊之位空缺一席。     不多时,陆续赶来的人越来越少,两个月内的第二次去全派集结,仍旧是如此的迅捷。     金默然睁开眼,站起身来。全场鸦雀无声。平论台的神圣气氛,有一种难以名状的魔力。在掌门准备发言的时候,每一个人都会不由自主的停下一切窃窃私语、恍惚走神,因为他们都知道,此时此刻掌门所说的,必将是极其重大的消息。     “该不会是又要传位吧?”唯有江夏,此时还有心思在心中开个玩笑,“要真是传位,传给谁合适呢?总不会说是萧老掌门出关了,掌门之位由他老人家收回吧?嘿嘿……”     金默然在中央清了清嗓子,说道:“今日,五月初十,金某就任掌门之后,第一次召集大家来平论台议事。今日议程有二,接下来便依次进行吧!”言简意赅,没有拖泥带水,平论台议事的方式,永远是这样直接有效。     四周坐席无人出声,江夏穿越前遇到此类场合必定出现的如雷掌声也销声匿迹。     金默然继续说道:“前些日子,金某接到江湖密报,只身下山处理事务,昨日清晨才得以返回。回到阳元殿,却获悉在金某离开的这段时间,翠荫峰大弟子商云间,竟然闯下滔天大祸!”     商云间下毒残害师弟这件事,早已经在弟子之间传得沸沸扬扬。大家都知道金默然回来之后会将此事定性处理,但把这件事搬到平论台来说,似乎有点小题大做了。     “商云间只为一己私利,下毒残害同门,并企图嫁祸他人,最后自作自受、意外身亡……如此孽徒,死不足惜!”一番简明扼要的总结,算是向全派弟子道清了事情的真实经过,那些捕风捉影的流言蜚语,也就随之成为非官方小道消息了。     沉默一番,金默然不无感慨的叹道:“金某门下出现此番惨剧,盖因金某管教无方……这掌门金某当得不称职啊!”     “师兄,人心难测,弟子们心里想些什么,你这个做师父的,又怎么可能全盘掌握呢?”亲身经历过此事件的八尊者卫昆阳连忙出言安慰。     其余六位尊者齐声相劝。金默然稍稍平静下来,冲东边座下一拱手,躬身致歉。那里坐着的,正是被商云间残害得武艺全失的吴冕。     “陈师弟,金某也要向你道声不是啊!”转过身来,又冲着东南面的陈悠然拱手一躬。     陈悠然连忙回礼:“掌门师兄,这不关你的事,你不必如此!再说事情已经过去了,我早就没放在心上啦!”     现场气氛因为陈悠然的一个哈哈稍稍缓解。在场弟子们也终于明白了掌门的用意――在平论台这样的场合,代表自己胡作非为的弟子向受害者道歉,这种品德绝对的难能可贵,更能彰显一位掌门的胸怀。     商云间的死到现在,正式被判定为意外身亡、死有余辜。     江夏心里小松了口气:“看来八尊者没有把实情告诉掌门啊。嗯,他是在帮我保守秘密来着……不对,他是在保守‘微风拂面’的秘密!”     如果卫昆阳秉公执法,把商云间真实的死因说出来,那以金默然的武学造诣,若是追究下去,“微风拂面”的秘密必然不保。其实说到底,八尊者还是在为江夏考虑――只要他身具神功的秘密不被怀疑,那在八尊竞位那天,他就将以此震撼全场!     这下子,秘密倒是保住了,但可怜的商云间便有了点冤死的味道。     江夏可以理解这一点,卫昆阳之所以在这件事上“包庇”于他,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便是,这个世界以强者为尊,江夏作为强者,击杀商云间这个弱者,天经地义――更何况,这位弱者还并不占理,是个不折不扣的坏蛋。     至此,江夏第一次杀人后残存的心理障碍,一扫而空。     “下面便是今天第二件事。”金默然的脸色忽然凝重起来,“此番金某下山,乃是为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此事关系上百万百姓之生死存亡。我们武者心怀天下,自然不可袖手旁观!     “但由于此事事关重大,走漏风声必招大祸,金某今日也只能说到这里为止了。具体细节,要等到八尊竞位之后,金某亲自与纯阳八尊商议!     “八尊竞位,原本定于六月十八举行,然而时不我待――这件大事过于紧迫,需要我阳元派纯阳八尊效力,不可再等!”金默然抑扬顿挫的声音讲述完一个模棱两可的原因,紧接着便宣布了他的决定,“金某在与七位师弟商议后决定,将八尊竞位的日期提前至五月十五!”     “哗――”平论台的寂静被潮水般扩展开的议论声打破,所有人都在惊叹。     “怎么可能?八尊竞位这样重要的日子,怎么可能说改就改?掌门口中的这件大事,到底有多大?”     在阳元派古老的规则中,掌门所作的决定,甚至连他自己都无权轻易修改。这一观念,在弟子之中深入人心。     理性一点的弟子便会说:“为了拯救几百万条性命的话,权宜行事,将八尊竞位日期提前未尝不可。可是,为什么这件事非要纯阳八尊参与呢?如果真的迫在眉睫,让掌门与七位尊者一同前往不是更好?新选出来的那位尊者,能堪此大任?”     平论台东南侧,坐在陈悠然身边的江夏心里有些惊慌,他才不管什么门规条款,他只在为自己的实力担忧:“我的穴位才刚刚打通完毕,真气还很薄弱啊,五月十五……只有五天的时间,我就算拼了命的修炼真气,所能达到的高度也十分有限啦。这纯阳八尊的位置,我能争下来么?”     他给自己定下的计划是,在原定的竞位日期六月十八日之前,他要至少达到“弱敌”一级的水平,可是现在,一切计划都被打乱了。     虽然这也意味着其他竞争对手同样失去了一个月的准备时间,但江夏心里却十分清楚,自己的这一个月,或许比这些人的二十年都宝贵!     在这戏剧性的一瞬间,江夏开始为自己的完美主义行事头疼了――如果当初不去琢磨那么多拳脚兵刃功夫,不去花时间打通所有七百二十个穴位,那能省下多少时间啊!     平息了台下的议论,金默然开始解答众弟子的问题。     “金某再次强调一遍,此事关乎百万条性命,我阳元派的门规与之相比,简直微不足道!另外,此事必须由纯阳八尊亲自处理,金某作为阳元派掌门,还需坐镇阳元山,以备不测!”     这话里的意思就有些让人玩味了。看金默然的神情,这次似乎是有强敌来犯,所以他才会不惜破坏规则,提前竞位日期。另外,这位强敌似乎还对阳元派有着浓烈的敌意,以至于在纯阳八尊下山之后,他还可能来袭击阳元山!     需要掌门金默然亲自坐镇守卫,这神秘的敌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这个秘密,看起来除了掌门与未来的纯阳八尊之外,放眼阳元派上下,是不会再有第十个人知道了……     “今日议事结束!诸位有意角逐八尊之位的弟子,全力备战吧!”金默然提高音量,挥一挥手,散场的同时,似乎也是在为众人鼓劲。     提前举行的激烈竞争,必然会更加精彩!
推荐阅读: 《子虚》 《无上武修》 《魔经鬼谭》 《战魂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