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五十一章 :奇女手札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五十一章 :奇女手札

    更新时间:2010-06-18     “这便是秀芳的遗物……”轻轻的将一只精致的木匣放在桌案之上,卫昆阳短短的一句话,说得有些缓慢。     “呀”的一声,木匣开启。红色的绸缎下,覆盖着几本厚薄不均的线装书。     最上方的线装书封皮上,赫然写着“日记本”三个大字!     江夏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因为他发现,“日记本”中间的那个“记”字,居然是简体!     穿越到这个世界来后,江夏每天所见到的都是姿态各异的繁体字,此时猛然见到久未谋面的简体,便显得特别敏感。     这也让他刚才的那个大胆猜想,变得更加可信了。     “有写日记的习惯,这可一点也不像是这世界的本土人士……”江夏不动声色的暗暗揣测,“如果卫尊者把这日记本给我,我倒想看看这位秀芳小姐平常都干了些什么。”     “江小友,除了这一本以外,剩下的便都是秀芳的习武心得了。”令江夏十分失望的是,卫昆阳在打开木匣后,立刻伸手将那“日记本”取了出来。     日记本下面的线装书上,同样的简体字,写着的是“秀影芳踪手札”。笔迹同样的秀美,很有点大家闺秀的味道。     “不知道这位秀芳小姐长什么模样,能把卫尊者迷成那样?”余光瞥见卫昆阳双手捧着日记本回味无穷的样子,江夏又是好笑,又是感动。     问道:“尊者,这‘日记本’是什么书,为什么不能给我看看啊?”明知故问、装傻充愣,这是江夏这一年多来学到手的一大本领。     卫昆阳喟然长叹:“岂止是你啊!秀芳临终前叮嘱过我,说这日记本乃是她的‘个人隐私’,决不允许他人翻阅。连我,也不例外。”     轻抚着那有些粗糙的封页,手指停留在那三个字上不助的摩挲,八尊者轻轻摇头:“二十年了,卫某没有违背她的意愿!”     江夏不得不对眼前这位痴情的八尊者肃然起敬!     看得出来,卫昆阳也对傅秀芳生前写的日记有着强烈的好奇心,可是就因为傅秀芳临终的一句话,他便能将这种好奇深深的埋藏在心里!     那日记本没有上锁,也没有人监督着卫昆阳,不让他偷偷翻阅,可是他却能二十年如一日的坚守。这绝对称得上伟大!     “或许这就是爱情吧!”江夏心里颇为感慨,虽然他没有真正经历过,但他却知道男女之情所产生出的神秘力量有多么的强大。毕竟,连他自己也可以因为暗恋人家,最后落得个穿越异世界的下场。     那么,就没有什么不可以了。     话说到现在,他越发的怀疑那位傅秀芳小姐的身份了,如果她不是穿越众,那么“日记”“隐私”这样的词,这些江夏穿越一年后从未听过的词语,为什么会从她的身上蹦出来呢?     于是,江夏只好旁敲侧击的问个问题。     “卫尊者,您不私自翻别人的日记,的确是非常难得。在我们老家,偷看别人的日记,是有可能被抓去见官的哦!”     没想到,还未等江夏问出他那个问题,卫昆阳便激动了起来。     “你说什么?你们老家?”他双手猛然抓住江夏的肩膀,力量巨大,使他的两只手几乎变成了两把大钳子,捏得江夏痛入骨髓,“秀芳说全天下只有她老家的人才写日记,而她的老家,在遥远的海外……江夏,你不是从京城来吗?为何信口开河?”     说完眼神忽然暗淡,苦笑一声,松开了江夏的肩膀:“我明白了,你不过是见我可怜,想编几句话来让我心里好受些罢了……江夏,我谢谢你。”     “尊者!我没有骗你,其实我不是来自京城,而是很远很远的地方,真的!”江夏蒙受这“不白之冤”,显然无法让他平静,“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和傅前辈同乡,可我却可以保证,我们那里的人,也有很多是习惯写日记的!”     “是……是吗?秀芳说她来自中国……中国,到底在哪里?在哪里?”卫昆阳此时双眼无神,几近自言自语的音量,却让江夏喜出望外!     “中国?中国!”江夏两眼放光,“看来秀芳小姐果然也是穿越众啊……如果有机会,我倒真想看看她的日记,她是怎样穿越而来,又是怎样和卫尊者相识相恋?还有就是——她那么聪明,说不定能让我知道,我们到底还有没有办法回去啊……”     一年以来,江夏每次都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回偶尔想起这个问题。     对他来说,回不回到原来那个熟悉的世界去,似乎已经不重要了。不过如果真的可以,他还是想回去看看的。失去了自己这唯一的儿子,父母在那边肯定不会好受……     看着卫昆阳陷入沉思,江夏也差一点跟着受到感染,就差要双眼落泪了。     不过,他很快就调整了过来。这就是年轻人的活力,乐观永远大于悲观。     因为他知道,得到了木匣中的那些手札,自己的武学修为肯定能够再次飞跃!“强体”三级的基础打牢,在接下来“弱敌”境界的修炼中,在一个多月后的八尊竞争中,便能更加的具有优势!     那本日记,就先让卫尊者保管吧!     “尊者,您别难过了。有时间我还想请您讲讲您和傅前辈的故事呢,您现在这样,我以后哪儿还敢开口啊?”江夏别出心裁的开导言语,让卫昆阳稍稍好转。     “江夏,这些手札你拿回去仔细研读。不过我要告诉你,《纯阳炼气诀》我可以帮你参解,可秀芳的这些手札,我却无法为你逐字分析。现在,可就靠你自己了!”卫昆阳的样子,绝对不像是在推辞,似乎他真的对那些手札里的内容不甚了解。     江夏点点头,随手取出一本薄薄的线装书,随意翻到某页,上面的文字让他忍俊不禁:“欲练此功,必先自宫——囧!开个小小的玩笑,now,我开始说正题了——no.1为什么我们可以超越身体的极限?ok,要解释这个问题……”     “不是吧!”江夏随便的看了几行,发现这些文字简直就像是出自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之手!而且从行文里的中英文、甚至繁琐难辨的“火星文”混杂这一现状可以看出,这位小姑娘还很有可能是位传说中的“非主流”!     江夏忍不住笑了笑:“是啊,也只有和我差不多年纪的小丫头,才会有心思玩盗用古诗这样的把戏!”     其实江夏自己也想过盗用几首古诗,混上一个天才诗人或是才子的封号,可无奈肚子里存货太少,仅存不多的诸如“锄禾日当午”一类的诗句,他又不好意思拿出来丢人现眼……     “看到了吧?”在卫昆阳看来,江夏脸上的表情是无奈的苦笑,“这些文字里夹杂着异邦文字,有一些看上去像是我大真国文字,却又无法妄断它们的含义……江小友,你若是能参透秀芳留下来的这些手札,便算是与她有缘,我也算是没有托付错人啊!”     卫昆阳说着说着,又是双目含泪。     “哎!二十年前的卫尊者该是多么的风华正茂啊,却遇到了‘非主流’穿越女,陷入情网直至今日无法自拔,真是可叹、可叹!”江夏一本正经的连连点头,心里却在为卫昆阳叹息,转念一想,忽然大觉奇怪,“不对啊,如果这位秀芳小姐是与我同时代的非主流女,岂会用一个如此乡土的芳名?”
推荐阅读: 《武炼巅峰》 《战魂啸》 《涅槃之梦》 《无上武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