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五十章 :前辈秀芳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五十章 :前辈秀芳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0-06-17     “她?哪个她?”看着卫昆阳那一副沉浸在往事中的陶醉表情,江夏不得不想入非非――这位卫八尊者,仪表堂堂、风度翩翩,有那么一两个红颜知己什么的,是再正常不过。可问题是,这位红颜知己,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卫昆阳面对着江夏那困惑的样子,淡然一笑,解释道:“我说的是我那位逝去的挚友,‘微风拂面’的开创者――傅秀芳小姐。”     “傅……傅秀芳?”江夏听到这个名字,差点“扑哧”笑出声来!心里暗暗感叹:“这名字,听上去像是我妈那一辈人啊!什么秀啊、芳啊、英啊、梅啊的,没想到这儿的人也兴取这些字儿?”     心里笑开了花,脸上却是神情凝重,毕竟卫昆阳说这位“秀芳小姐”已经离开人世了,取笑人家名字可不太礼貌。     抱拳对着卫昆阳行了一礼,古里古怪的说道:“傅前辈与尊者所创神技高深莫测,江夏今日有幸习得的,只不过是皮毛罢了,今后还需努力进取才行啊!尊者切莫夸奖,我怕我会骄傲自满……”     卫昆阳苦笑着摇了摇头:“这‘微风拂面’虽然是以我二人的名字命名,可其中精髓却全是出自秀芳之手。当初她练起来也是神速非凡,而我却是迟钝得很……江夏,你和秀芳一样聪明伶俐,现在又正值少年,此生在武学造诣上,必将登峰造极。秀芳生前留有一些手札,改天你来找我,我交给你研读吧!”     卫昆阳不再说话,展开手里的纸扇,轻摇起来,微风拂面,冲江夏点了点头,脚步轻点,飘然若仙的离开了树林。     “手札么?卫尊者今年四十来岁,那位秀芳小姐要是没死,估计也和他差不多大小,要不然,他们也成不了神仙美眷……”江夏脑子飞速的思考着,憧憬之余也有一些疑虑,“四十来岁的她,手札上能有什么高深莫测的东西呢?”     略作思考,又想到那“微风拂面”的神奇之处,最终还是不敢在心里看轻那位神秘的“秀芳小姐”,对手札的期待,在江夏的脑中无线蔓延开来……     这一日乌云蔽天,一番雷响之后,大雨稀里哗啦的降落下来。黄豆大的雨点砸在人脸上生疼,膳房大院里忙碌的小厮们,一个个的都躲到屋檐下避雨。     自从那日一怒之下杀死商云间过后,江夏每天都呆在小院里练习“纯阳炼气诀”,七天的时间过去,他周身七百二十个大小_穴位,已经足足的疏通了三百六十个!一半的穴位打通,假以时日,他的真气水平足可以在全派青年一辈中独占鳌头。     这一点,只有他自己清楚。     大雨哗啦啦的下个不停,江夏退到屋里,望着窗外屋檐上滴落下来的水线,心里一动:“不如现在去找卫尊者,讨要傅前辈那些的手札?”     那天在树林里,江夏期待之下,恨不得立刻追上卫昆阳,找他索要他所说的手札。可冷静下来一想,有觉得事有蹊跷。     卫昆阳叫自己“改天”去找他,那自己到底该哪天去呢?     想到最后,江夏还是觉得,如果那些手札上记录的都是些高境界的武学要领,那么在自己的真气还十分薄弱的情况下,就算把手札拿到手,估计也无从学起。倒不如先老老实实疏通穴道,积攒了足够的真气,再去找八尊者讨要。     这叫做仓中有粮、心中不慌,到时候就算卫昆阳想要再考察自己一番,自己也有应对的本钱。     恰巧这初夏的暴雨下得天昏地暗,江夏按捺不住心里的期待,撑了把油纸伞,大踏步的迈入了大雨之中。     当江夏迈步走到八尊者所在的暗月峰上的时候,暴雨已经停了,四处听得见不知名的昆虫山鸟鸣叫。鸟啼虫鸣之间,一个低沉的男声悠然传来:“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远远的可以看见,八尊者卫昆阳此时正站在一座精致的石亭内,望着不远处的一条山泉,独自吟诗。     “咦?”听到这首似曾相识的古诗,江夏忍不住惊讶的发出声来。     “是江夏来了吗?”卫昆阳止住吟唱,发出问题却并未转身。     江夏应了一声,快步走了过去。     “江夏,你刚刚听我吟诗,为何会如此惊奇?”卫昆阳耳听八方,刚才江夏那一声“咦”,足以引起他的兴趣。     江夏此时已经想了起来,卫昆阳刚刚吟唱的,是自己曾在课本上学过的一首唐诗,作者似乎是王维。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为何在另一个时空,此时此刻会有一个人,在如此深情的吟唱这首唐诗。     但这个疑问,江夏并不能说出来。     只得道:“尊者,您刚刚那诗句很美,可我听了两句,倒像是在描写秋天,而且还是说的月色夜景。您现在吟唱这首诗,怕是有些不合适吧?”江夏哈哈一笑,用一句玩笑话,挡住了内心真实的疑问。     卫昆阳一怔,随即笑道:“是啊!这是一首写秋天的诗,而现在只是初夏……可对我卫昆阳来说,每一天,都留在那个秋天啊!可是诗里说的月光,我却再也无法见到了!”     江夏皱了皱眉头,他实在看不透卫昆阳这副过愁善感的背后隐藏着什么。干笑了两声,刚准备问手札的事,却见卫昆阳像是意犹未尽,再次开口。     “想不到江小友对诗歌也颇有心得。这首诗是当年秀芳所作,我此时吟唱,只不过是在想念她罢了!”     “什么?”江夏心里咯噔一下,“这位叫做“秀芳”的小姐文武双全――不仅能创出‘微风拂面’这样的神功,还居然能原封不动的写出王维的千古名句?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此时此刻,一个大胆的猜想莫名其妙的进入了江夏的脑海……     “这……这位秀芳小姐,该不会像我一样,也是从我那个世界穿越过来的吧?”     一想到自己有可能见到“老乡”……的遗物,江夏对那些手札的期待,便又增加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