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四十九章 :妒火愚计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四十九章 :妒火愚计

    更新时间:2010-06-17     事情很快就真相大白,被卫昆阳的威严逼得不堪重负的刘山虎,以及他的共犯宋麻子,一五一十的将所有细节交代得清清楚楚。     几日前,他们二人讨论江夏杀死并埋葬韧皮熊的事,无意中被商云间听了过去。     当天傍晚商云间便找到二人,一番威逼利诱之后,要他们去山林里盗掘韧皮熊的头颅,挖下那对熊眼,妥善保管,护送回翠荫峰,交到他的手里。     翠荫峰,是八尊之首的授徒之地。     商云间当夜就在峰顶的一棵古木下等候。他为什么不亲自前去,这个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或许,是为了不自贬身价吧。     膳房旁边的山林中,刘山虎与宋麻子赶到熊墓前,却见到一个忽明忽暗的亮点!那是一名体格瘦小的陌生人,看上去不像是习武之辈。     那便是来自膳房的王耗子。当时,王耗子已经蹲在了熊墓前,正准备开始挖掘。     由于商云间交代了任务,刘山虎和宋麻子不敢怠慢,更不敢暴露身份。可眼看着捷足先登之人挖掘熊墓,也不是个办法。     一番商量,二人决定痛下杀手。     刘山虎抄起自己的鸳鸯钺便去追杀王耗子,宋麻子则带着铁锹木盒,去挖掘那熊墓。     王耗子慌乱之下,被刘山虎逼得跳下悬崖。刘山虎折回熊墓,二人匆匆挖去熊眼,慌慌张张的离开,连掩埋都没有去管。     回到翠荫峰,将熊眼交到商云间手里,二人一言不发。     商云间心情却是极好,对着二人说出了一些秘密。     “师父的安排,我岂能违背?可若是吴师弟出点意外,那代表咱们师门去争夺纯阳八尊的,除了我,还能是谁呢?”     刘山虎学着商云间的语气,复述了他当时听到的话。     原来商云间与吴冕表面上情同手足,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二人习练武学的天资差异便很快的显露无疑。吴冕进步神速,甚至已经超过了商云间!     金默阳是个明眼之人,为了弟子们的前途,也为了阳元派的未来,他选择由吴冕代表他这一脉去参选纯阳八尊,是无可厚非的。     可是,倍感冷落的商云间表面上毫无反应,心里却是妒火中烧。     他不甘心自己一辈子就这样庸庸碌碌,替师父打理着小小的翠荫峰。他的理想,是整个阳元山!是阳元派上上下下几千人!     面对着未来自己和吴冕之间地位上可能出现的天差地别,商云间失去了理智。     他得到了韧皮熊眼,第二天便秘密的凑齐了其它药材,照着江湖上流传的药方,配制出了“铁壁瘀穴散”!     整个过程,刘山虎和宋麻子都有参与。他们得到的承诺是,在商云间获任纯阳八尊后,乃至未来升任掌门之后,得以重用。     简简单单的“重用”二字,加上商云间言语之间流露出来的恐怖威慑,让刘山虎与宋麻子二人浑浑噩噩的卷入了一场因为嫉妒引发的惨案之中。     商云间的计划是,在吴冕的饭菜里添加毒药,通过几天的逐渐加量来麻痹他,最终让他真气全无,成为无法习武的废人。     而这下毒害人的罪责,自然而然的就被他推到了膳房身上。     当时他和刘山虎二人说的原话是:“那姓江的小子,居然领悟了‘刃非刃’的境界,杀得死韧皮熊?哼哼,我看他多半也想去竞争八尊之位啊!咱们不如来个将计就计,让他狠狠的栽一个跟头!”     随后的计划,很顺利。     没过几天,吴冕便觉得自己身体不适,一夜过后,更是真气全无!一身武学,损失殆尽。     作为手足兄弟的商云间听说这个消息,连忙下令追查。在他的引导下,矛头很快指向了膳房,指向了收留江夏的陈悠然。     于是才有了今天的翠荫峰众弟子围攻膳房的一幕。     当然,商云间绝对不会想到,自己这好端端的计划,会在最后的收尾阶段惨遭失败!     他收获了吴冕中毒这个硕果,却没有留得性命去享用。江夏一时之间的杀意,却除去了这件阴谋的罪魁祸首。     不得不说,上天自有公平在这句话,是十分正确的。     商云间愚蠢的计谋,在最后关头,让他输得倾家荡产。     刘山虎和宋麻子痛哭流涕的讲述完一切的经过,乖乖的闭上了嘴,听从卫昆阳的发落。     吴冕早已痛不欲生,颤抖的手指着两名从犯,嘴巴微张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卫昆阳叹了口气:“来人啊,将这二人拿下!等掌门师兄归来,再按门规处置!毒计祸害同门,罪无可恕!”     言语间的气愤与痛心,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受得到。     注视着二人被五花大绑着拿下,吴冕有些不好意思的抬起头来,远远的对着陈悠然拱了拱手:“陈师叔,弟子受奸人陷害,更受其误导,刚才多有得罪,还望陈师叔海涵!”     陈悠然哈哈大笑:“我海涵,当然要海涵了!吴师侄啊,这不是你的错,你师叔我绝不会记仇的。今天晚饭,我给你多加两个菜吧,你也消消气。”     江夏听着二人的对话,心里一暖:“陈叔还真是个老好人啊,被冤枉到现在,一句话就消气了。”     一时间,紧张的现场气氛轻松了不少,膳房和翠荫峰双方人马,也都不再剑拔弩张。     卫昆阳挥了挥手:“一切大事,等掌门师兄归来决断,今日到此为止,大家都散了吧!”     翠荫峰众弟子得令,很快散去。吴冕的担架,被两名弟子抬往了医馆。经过这半天的折腾,他的心情起伏跌宕,身体看来也是吃不消了。     “铁壁瘀穴散”的毒虽然无法解除,但还不至于有性命之忧。     江夏呆呆的站在原地。卫昆阳也没有走的意思。     陈悠然顺着江夏的目光看了看地上破损的熊墓,拍拍他的肩膀,带着膳房的小厮们走了。     卫昆阳的随从们,押解着刘、宋二人离开。     山林归于寂静,只剩下江夏和卫昆阳二人。江夏俯下身去,双手刨土,小心翼翼的重新掩埋他的熊友。     卫昆阳默默的看着,好半天才悠悠的叹道:“江夏啊江夏,你说……她要是知道你的成就,该是多么的高兴啊!”
推荐阅读: 《武炼巅峰》 《阿鼻地狱》 《狩猎在地球末日》 《子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