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四十八章 :双飞凶燕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四十八章 :双飞凶燕

    更新时间:2010-06-17     “他昏过去了!”离王耗子最近的一名小厮,弯下腰去,伸手在他的鼻孔前探了探,大声禀报道。     吴冕对眼下的变局有些不以为然,哼哼道:“江夏,你可不要转移大伙的注意力!熊墓被掘,熊眼被挖,我们可都是看在眼里。下毒害我的人到底是谁,用不着我再说一遍吧?”     江夏与陈悠然对视一眼,都是一脸的苦笑――这个吴冕,应该是真气散尽之后,精神受到了刺激,所以才会如此一根筋的较真。     卫昆阳也是轻摇摇头:“吴师侄,你切莫激动。待我将这小厮弄醒,事情或许会别有洞天。”     “啪!”卫昆阳收起手里的折扇,两步走到那倒地不起的王耗子跟前,弯下腰去,手腕轻抖,用那纸扇在王耗子的身上拍打了几下。灌输真气冲击要穴,这是救醒昏迷之人的不二法门。     “呃……咳咳!”沉寂无声的王耗子忽然咳嗽了起来,缓缓的睁开眼,眼前的景象没有任何变化。他似乎有些绝望了,又闭上了眼睛。     “年轻人,你做过些什么,还是老实交代了吧!事关人命,有什么说出来,算是将功折罪;若是继续隐瞒,卫某可有权重责与你!”卫昆阳一句话里恩威并施,说得那王耗子心头一紧。     “可是……”王耗子鼠须微动,小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两转,神情黯然,忽然像是想通了什么,抬起头来,鼓起勇气道,“回禀尊者,小的那天只是想来盗取韧皮熊身上的宝贝,没想到刚刚掘了一个小洞,就遇到了高手的偷袭……”     “闭嘴!”卫昆阳站起身来,神态威严,手指着王耗子的鼻子,大声叱道,“若是真有高手偷袭,你此时安有命在?”     王耗子痛哭流涕:“尊者,小的说的句句属实,那大汉身高马大,身手矫捷,小的若不是不要命的纵身跳下山崖,早已遭他毒手啦!”手指着林子尽头,那水声潺潺的悬崖。     所有阳元派的弟子都知道,那道悬崖之下,是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王耗子若真是从山上纵身一跳,保命的机会倒还是有的。     江夏听到这里,忍不住发言:“王耗子,我姑且相信你所说的话。因为我知道,如果你打定主意前来盗取,绝不可能只挖了一对熊眼就走。”     王耗子有些喜出望外,连忙如鸡啄米一样的点头:“对啊对啊!我王耗子是个见财眼开的人,当时也是鬼迷了心窍,才敢来打这头熊的主意,刚刚见到你如此发怒,才吓得想逃跑的,我真没有下毒害人……”     越说,声音越小。不过这些话语、这种神态,倒真不像是装出来的。     “那好,王耗子我问你,你有没有看清当时袭击的人长什么模样?”江夏在排除了王耗子的嫌疑后,立即跟进追问。     “当时黑咕隆咚的,我只是提了一盏油灯,所以没看清楚那人长什么模样。”王耗子努力的在回忆,“不过……我倒是记得,他提着兵器追杀我时的样子!他……他用的是两把弯弯的短刀,当时是要两把刀夹过来,剪掉我的脑袋啊!”     形容起回忆里的场景,王耗子似乎还是心有余悸,一张脸惊得惨白,额头渗出密密的汗珠。这种状况,不像是在撒谎。     “弯弯的短刀,两把?夹过去剪脑袋?”江夏一边听,一边在心中默念,一副活灵活现的场景,忽然呈现在他的脑海,脱口而出便叫道:“鸳鸯钺!‘双飞燕’!”     那一边,回应他的,是满脸微笑的卫昆阳。淡淡道:“‘双飞燕’第七式,‘比翼齐飞’!”     二人对答一句,对视点头,然后便齐齐的把目光投向了吴冕那边。     一番骚动。     鸳鸯钺,又叫鹿角刀。每一把钺都由两个如弯弯月牙般的弧形利刃组成,组合运用起来,招式变幻莫测。在阳元派的鸳鸯钺法“双飞燕”里头,有一招“比翼齐飞”,就是将左右两只钺合拢在一起,于敌人的脖颈处汇合。     如比翼齐飞的春燕一般,在诡异的交错过后,将对手的脖子切断。头颅横飞,敌人毙命,这一招不可谓不狠毒。     在场的众人里头,王耗子亲眼见过这样恐怖的一幕,可却叫不出来任何名堂。好在他形容出了几个关键的重点,这让博览群书、兼收并蓄的卫昆阳与江夏听出了端倪。     卫昆阳对天下武学涉猎极广,江夏对阳元派的“强体”二级兵器功夫是了如指掌,二人一点即透,自然顺理成章。     除此之外,他们还知道,整个阳元派上下,专门钻研和教授“双飞燕”鸳鸯钺法的,就只有掌门金默阳这一脉!     双刀、双剑、双棍、双鞭、双钺……一切成双成对的兵器,金默阳的得意门生们都可谓是运用自如。而其余尊者门下,所专注的方向又各有不同。在阳元派中,看到某弟子使用什么兵器,便基本上能猜出他师从于哪一位尊者。     所以此时此刻,江夏与卫昆阳将怀疑的目光投向吴冕那边,更是合情合理。     “吴师侄,看来,事情真的出在你们自己这边!”卫昆阳德高望重,他此时都如此言之凿凿的说话,吴冕也不得不开始认真思考。     “不!不可能是他!”吴冕沉思许久,忽然发疯般的叫嚷起来,“他对我有如兄长,岂会无端的加害于我?为名利?名利重要,还是兄弟重要?”说到最后,已是泣不成声。     卫昆阳眉头一皱,冲着吴冕身边的那帮弟子大声喝道:“是谁助纣为虐,下毒加害同门师兄弟?现在站出来,卫某饶其不死!否则,国有国法,门有门规!”     按照阳元派门规,以非正当手段残害同门者,阳元火刃鞭抽打九九八十一下!     阳元火刃鞭是神器一般的东西,那可怕的烈火击打在身上,别说九九八十一下了,就是七八下也得要人性命啊!     这样的惩处,简直比斩首极刑还要恐怖。     除了吴冕的低声抽泣,以及所有人的心跳呼吸,现场寂静无声。     “噗通!”吴冕的身后,一个瘦高的弟子跪倒在地。     “噗通!”第二个。     “卫尊者饶命!卫尊者饶命啊……”二人齐声求饶。     “我们是受了大师兄胁迫,这才犯下大错,请卫尊者看在掌门的份上,饶我们性命吧!”那瘦高弟子名叫刘山虎,此时的样子,却一点没有名字里那样的威风。
推荐阅读: 《出名太快怎么办》 《魔经鬼谭》 《战魂啸》 《楚天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