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四十七章 :主持公道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四十七章 :主持公道

    更新时间:2010-06-16     “我知道了。商师侄指认陈师弟下毒加害吴师侄,致使他真气尽散,目的是为了给江夏除去一个竞争对手。这毒药是‘铁壁瘀穴散’,其中一味原料,很可能来自江夏前些天杀死的那头韧皮熊……”     掌门金默然并不在山上,门内不甚重要的琐事,都全权交给了八尊者卫昆阳处理。在强者为尊的世风下,同门弟子也经常发生口角比试较量,死伤并不稀奇。     所以今天商云间的死,也归入了琐事一类,由卫昆阳出面干预。     任何事情,都有个前因后果。到场后,询问了双方的情况,卫昆阳用尽可能简短的话语,概括了一番:“商师侄侮辱萧师兄,江夏为陈师弟辩驳,双方比试较量,最后是江夏手下留情,商师侄不幸被下坠的匕首刺中头颅,方才殒命。好了,卫某所说的,还算无误吧?”     “完全正确!”江夏深知陈悠然不会干出下毒害人这种事,又对刚才商云间的死不抱多少愧疚,所以此时显得底气十足。     那一边,吴冕等人虽然是前来找膳房说理,但却无礼在先,此时面对卫昆阳,多少有些不自在。许多人不敢吭声,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吴冕答道:“卫尊者,商师兄替我主持公道,现在不幸身亡,假如我身上的毒不是膳房的人下的,这本来没什么好说的。可问题是,他们现在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     卫昆阳点点头,招手示意身后两名随从:“你们快去找人,好好打理商师侄的后事。”看了江夏一眼,续道:“既然如此,卫某就来主持公道。现在,大家就按江夏所说,先去那韧皮熊的墓穴看看吧!”     吴冕的担架,被他的师弟们抬着走出了膳房大院门。     “卫尊者和师父的关系颇好,这次他老人家主持公道,我就可以放心了。哼!陈悠然,你下毒害我,可不知道这天底下还有公理二字!”吴冕被抬着走,心里愤愤不平。     江夏走在最前面带路,他的身边是卫昆阳,身后是一脸问心无愧的陈悠然。     “江夏,你已修炼出外绕真气了?”默默的走出膳房,江夏忽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那个声音来自卫昆阳,此时八尊者双眼仍旧直视前方,只是嘴皮微动,小声的在向江夏求证着。     “卫尊者,您何出此言?”虽然预料到可能大事不妙,江夏还是选择了装傻充愣。     卫昆阳嘴角微微一翘,显然是在嘲笑江夏的稚嫩:“商云间的死,真的就那么巧?卫某可不太相信。”     江夏咧嘴一笑,并不正面作答。他从卫昆阳低声细语的口气里听了出来,这位八尊者并不想多生事端。这并不是包庇,而是一种公理自在人心的判断。     “好了,就是这里!”在膳房边的林子里穿梭了一阵,没过多久,江夏带领众人站在了一个隆起的土包前。     土包前插着一块木板,上面用刀刻着“刃非刃拜熊友所赐”几个大字,显然是江夏当时的兴起之作。不过此时,这块插在地上的木板,似乎有些歪了。     “嗯?”江夏皱着眉头走了过去,绕到土包后一看,才发现他这位熊友的坟墓,不知何时已经被刨出了一个大洞。从洞口可以看到一只腐烂不堪的巨大熊头,细小的蛆虫在里面翻滚蠕动,散发着阵阵恶臭。     这副场景,在场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好了,江夏,我看你现在说什么!”吴冕勉强直起身子,看清楚了熊墓的样子,一脸的愤怒。     江夏神色木然,好几次欲言又止,沉默了一会儿,这才咬牙切齿的说:“要让我知道是谁掘了熊兄的墓,我要让他以命相偿!”     当初他埋葬韧皮熊前发下的那个誓言,显然他还没有忘记。     “好啊,那你赶紧把这姓陈的老东西给我杀了!”吴冕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力气,发疯般的叫嚷起来。     一夜之间失去真气,这个打击对任何武者都是难以承受的。吴冕此时的心情复杂不堪,表现失常也属情有可原。     卫昆阳一言不发的看了半天,此时道:“熊墓被掘,又正好是在熊首处,那熊眼被窃去的可能性就极大了。可是,却不能因此判定是谁取走了熊眼。”     陈悠然作为对方怀疑的目标,此时才没好气的摇了摇头:“卫尊者说得对!吴师侄,你的遭遇我也很痛心,可你也不能只听你大师兄一面之词,非要说是我制了毒来害你啊!”     有膳房小厮附和道:“我看哪,说不定是商云间干了坏事想栽赃陷害咱们陈总管呢!”     “就是就是!”     “放你娘的狗屁!大师兄和吴师兄情同手足,岂会行如此卑劣之事?”吴冕那边的师弟打起嘴仗来,倒是一等一的好手。     双方人马叫骂不止。     江夏仔细的在熊墓周围查看,眼睛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     膳房小厮与金门弟子吵得不可开交。陈悠然双手叉腰,站在那里抬头看天。吴冕瞪着双眼,怒视着陈悠然。     卫昆阳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他是武痴,可不是县太爷出身。断案难啊!     江夏的目光一一扫过,脸上却不动声色。此时的他,已经锁定了一个目标。     “王耗子!你给我站住!”     那个被江夏锁定的目标,外号王耗子,是膳房的一名小厮。在双方人马叫骂不止的时候,江夏发现这个家伙眼神闪烁,张口闭口的神态也有些不太自然。     当江夏的目光锁死他后,这胆小如鼠的王耗子居然想转身开溜!     这简直就是不打自招。这个家伙绝对有问题,江夏此时可以肯定!     争吵喧闹戛然而止,所有人都齐刷刷的注视着刚刚转身迈出去一步,就定格在那里的王耗子。     王耗子体型瘦小,尖下巴小鼻子配上一对鼠须,这外号名符其实。成为众人的焦点,显然让他很不自在。特别是江夏,那锐利的眼神打在他的脸上,就像是两把尖刀一般……     “你想逃吗?”江夏厉声斥问。     “我……不……我没有……”王耗子支支吾吾的半天,忽然两腿一软,“扑通”一声,昏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