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四十六章 :铁壁瘀穴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四十六章 :铁壁瘀穴

    更新时间:2010-06-16     “‘铁壁瘀穴散’?那是什么东西?”虽然大概能猜到这是某种毒药的名字,但陈悠然的的确确是头一次听说,忍不住反问一句。     吴冕冷笑一声:“陈师叔,您老人家就别装了。我等习练真气,追求的就是将周身穴位打通,以便真气畅流无阻。这‘铁壁瘀穴散’,便是我等真气修炼中的头号大敌!”     听着吴冕的讲述,一旁的江夏,也明白了这陌生药物的可怕。     “铁壁瘀穴散”具体的毒性,顾名思义,就是阻塞人的穴位。这种阻塞,犹如铜墙铁壁,若非绝世高手以真气强行冲撞,绝不可能靠后续的修炼破解。     可以说,这种毒药,是天下所有武者的噩梦。一旦中毒,无论你是哪一层级的高手,都将感受到真气不畅、穴位阻隔的痛苦;所有神功绝技,一夜之间化为无形,苦练多年得来一切,也将随之烟消云散……     像吴冕这样,处于“强体”三级的好手,刚刚体验到真气满盈所带来的畅快没几年,中毒之后浑身穴位不通,一直以来积攒的优越感,那些在他心中的种种抱负,自然也就不存在了。其中郁闷,可想而知。     如此毒辣的毒药,相传出自于五百年前的“毒尊”秦恶农之手。这位“毒尊”先生据说厌恶天下习武之人,企图用毒药来断绝所有人修炼武学的念头。     当然,他的这个愿望没能实现。可五百年之后,这剂毒药的方子,却早已流传于世,成为了天下皆知的秘密。     好在要想配制此药,绝非易事,江湖上才少了许多像吴冕这样一夜之间真气全失的悲剧。     据传,“铁壁瘀穴散”总共由十三味药材熬制而成,其中有十二种,都极其普通常见。唯一一样难以得到的,是韧皮熊的眼球。     之所以说这味药材难以得到,是因为从古到今,韧皮熊对于人类来说,几乎都是无法杀死的生物。钢铁一样的皮革,巨大恐怖的身躯,难以抗拒的力量……使那些敢于铤而走险的人大多望而却步,而坚持下来的一小部分,大多也白白的送了性命。     少数人能够成功,得到了那珍贵的眼球,若不能妥善保管,一样的无法入药,制不成这可怕的毒药。     当然,武学高手要想杀死韧皮熊易如反掌。可真正练到这个境界的人,又有谁会动歪脑筋,跑去制做毒药害人呢?     所以说,真正能在江湖黑道上购买到的“铁壁瘀穴散”,那是少之又少,价格自然也是贵得出奇。     吴冕有气无力的说到这里,忽然又来了精神,指着江夏怒道:“可是你……这小子前些天刚刚杀死一头韧皮熊,还假惺惺的埋了它。我现在身中‘铁壁瘀穴散’之毒,要说这事和你们没关系,我会相信吗?”     吴冕的话音刚落,无论是他这边的师弟们,还是膳房那头的小厮,都开始交头接耳。好些人甚至觉得,吴冕的话相当有道理。毕竟,江夏杀死韧皮熊这件事,与制作出“铁壁瘀穴散”这个结果之间,只需要一个很简单的步骤。     江夏并不着急,他拍了拍准备出言辩驳的陈悠然,对吴冕道:“吴兄,你的遭遇,我深感同情。武者失去了真气,这确实是一件非常可惜的事。可是话说回来,凡事都要讲求一个动机――我陈叔若是想下毒害你,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还用说吗?想为你除掉竞争对手啊!”没等吴冕开口,他身后的那帮师弟已经嚷嚷了起来。     江夏微微一笑:“竞争对手?你们刚刚难道还没看清楚吗?我江夏要想竞争纯阳八尊之位,需要用下毒害人这种卑劣的手段?再说了,我要是下毒,也不可能只下你吴兄一人,刚刚不幸去世的商云间兄弟,实力也不错,我为什么不连他一块毒?”     “这……”吴冕那边众人一时语塞。     江夏趁势续道:“再退一步说,就算我江夏真的技不如人,又卑劣到要下毒害人才能往上爬,那我问问各位,我为什么会傻到在饭菜里面下毒?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江夏!”面对江夏的据理力争,吴冕有些不悦,似乎还有点不甘心,沉思片刻,续道,“这个毒,未必是你下的,可陈悠然陈师叔,却脱不了干系!他可能根本就不清楚你的实力,又太希望你能够一步登天,所以才会下毒加害于我!”     连珠炮般的说了一通话,吴冕剧烈的咳嗽了一阵,皱着眉头接着说道:“至于他为何没有加害我大师兄,原因就更简单了――因为他铁定知道,两个月后参加八尊竞争的,是我吴冕,而不是我大师兄商云间!”     这时候,陈悠然站不住了……     “吴冕,你小子可别血口喷人!我是无意间知道了你们师父的安排,可我却从来没有想过要下毒害你去帮助江夏!哼!不是我吹牛,就算你小子不中毒,再练个三五年,怕也不是咱们江夏的对手吧?”     原来,陈悠然是某一次去为金默阳送餐的时候,无意间听到了现任掌门的决定。     他老人家当时交待二位弟子,说什么贤者居之、各得其所,就是让实力更强的吴冕代表他门下弟子去争夺八尊之位,而让实力稍逊的商云间接手他继任掌门后,新手弟子们的教导任务。     两个方向,都是极其重要的安排。商云间和吴冕二人能得到师父的如此器重,当时都是喜上眉梢。     然而刚巧至此的陈悠然,也仅仅是无意间听到了只言片语而已,绝不会因此暗生歹心,跑去制毒谋害吴冕。     可就算陈悠然此时说烂舌头,此时的吴冕又怎么会相信呢?     “大言不惭!”听到陈悠然的鄙夷之言,吴冕差点气得吐出血来,“打得过我大师兄,未必能敌得过我!若是我真气未毁……嘿!”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江夏见到双方这副互不信任的样子,只好退一步说话,解围道:“好吧,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从头开始!首先,假设陈叔真是在下毒,而且是挖了我上次所杀的那头韧皮熊的眼球来制毒,我们现在不妨去瞧瞧,我埋葬的那位熊朋友的眼睛还在不在……”     “卫尊者到!”还未等众人回应,膳房院外,远远的传来一个悠长的通报声。
推荐阅读: 《战魂啸》 《魔经鬼谭》 《子虚》 《武炼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