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四十五章 :真气外绕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四十五章 :真气外绕

    更新时间:2010-06-16     现场乱作一团。     商云间死了,他带来的那帮师弟,全都没了主意。有人想转身走人,却又看着江夏那副肃然的表情,不敢轻举妄动。     膳房这边的人,都在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他们都在说,商云间的死是咎由自取,是上天给他栽赃陷害的报应。     然而,只有江夏自己最清楚,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他当时不断的呼唤“第三只手”,便立刻想起了卫昆阳曾经给他打过的那个比方。     “修炼出外绕真气,人就像是三头六臂一般,敌人看不见摸不着的第三只手,往往会是致命的。”     生死关头,江夏心里只是在念:“外绕真气啊,外绕真气!我半天的功夫可以打通两百多个穴道,可以修炼出内体真气,那这外绕真气,应该也不是很难吧……”     一番祈愿般的默念,同时按照卫昆阳授予他的“微风拂面”心法在体内运转,电光石火之间,他明显的察觉到,自己的身体起了微妙的变化。     一股保护罩般的温暖气流,在他周身的皮肤外涌动,酥_酥麻麻的,很是舒服。这股气流越积越多,就像急不可耐要喷发的火山岩浆一般,冲击着他的意识。     当这种冲击达到极限的时候,他已经将这股神秘的气流归束起来了。这种感觉,与“微风拂面”心法里形容的是一模一样!所谓的外绕真气,得来全不费工夫。江夏在生死关头,终于迈出了这关键的一步。     这一步,在卫昆阳的描述中,必须要先将内体真气修炼到一定程度后才能跨越。可是奇迹,再一次在江夏身上发生了。     对自己产生外绕真气的事实心知肚明,江夏却不愿意十分张扬的使出来。     如此重量级的秘密武器,若是用来对付像商云间这样的对手,未免也太浪费了!     可偏偏就是这样的对手,当时却在真真切切的威胁着江夏的性命!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敌人心怀杀意,我必十倍还之!     有了外绕真气这种决定性的武器之后,江夏脑子里的仇恨,就像溃坝的洪水一般,瞬间蔓延开来。     他要杀死商云间,却又不能让别人看出来,否则,外绕真气的秘密,必将不保。     第一步,他需要挪开对方寸寸进逼的匕首。     这需要真正的“第三只手”,也就是将外绕真气,灌注到虚无的空气之上。这比单单修炼出外绕真气,要难上一万倍!     然而在性命的威胁面前,在陡峭的悬崖,也只有去攀登。江夏对此毫不怀疑。     他努力尝试,机会只有一次。     吹一口气,吹向商云间的面门。可这一刻,他却不能灌注外绕真气。“微风拂面”的精髓,如此明显的展露在众人面前,这有违卫昆阳对他的叮嘱。     于是,他也只能声东击西了。     一口气吹过的同时,他抓握商云间右腕的左手上,立刻附加了一股强烈的劲道。这是一只无形的手,由新形成的外绕真气,灌注在空气之中形成。这只手,牢牢的附在江夏的左手之上,对商云间的右腕,施加恐怖怪异的巨力!     这样的力量陡增,却不显山不露水,除了江夏自己,没有人知道形势陡变的根源到底在哪里。     就连商云间也会有一种错觉,认为江夏最开始,是在隐藏实力,直到最后方才发力反击。     有了第三只手的帮助,商云间的右腕骨骼碎裂,失去了一切抵抗的能力。     左边,那匕首被江夏用剁骨刀牢牢的架住。愤懑不已的商云间撤匕急攻,霸道的劲力击打在江夏格挡的刀面之上,匕首脱手,胜负决!     那一刻,商云间失魂落魄。他心里的疑问,就像他当时浑身的伤痛一样多。说不清,道不明。眼前的对手江夏,仿佛是一个恶魔。     江夏在那一刻,确实是一个恶魔!     “既然我灌注空气成功,那这一把小小的匕首,还难得到我吗?”江夏从来未有这种掌控别人生死的机会,这一刻,他很清晰的感受到了这种强势地位给他带来的快感!     那一柄锋利的匕首,在半空中飞舞,却全然已在江夏外绕真气的控制之下。     看似自然的落体翻飞,却是一点一点的在靠近商云间的天灵盖!     匕尖向下,直入头颅。一切都结束了……     对于商云间这种人,江夏不需要有任何的怜悯。穿越到这个以强者为尊的世界后,这是他第一次快意恩仇的杀人见血。     他知道,这绝不是最后一次!     “商云间,我会记住你的。”江夏心里默念,双眼注视着地上那惨不忍睹的尸体,缓缓的摇了摇头。     抬头对那边金默阳的弟子们说道:“你们派两个人,安葬你们的大师兄吧!”     那帮弟子商议一通,没有人愿意出来。躺在担架上的吴冕怒斥几声,才有两名弟子极不情愿的往膳房外走,说是要回去取棺木来。     “咳咳……今天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看在眼里。商师侄平白无故的到我们膳房来闹事,还出言侮辱萧老掌门,江夏与他较量理论,他却招招下杀手,妄图致江夏于死地!”这个时候,沉默许久的陈悠然发话了,“江夏多番忍让,甚至差点丢了性命!可商师侄还不悔改,执迷不悟。哎――最后一招,江夏也只是格挡掉了他的匕首,并没有出刀反击!奈何天意弄人,事情弄到这般地步,实乃不幸……”     双方纠纷归纠纷,可现在出了人命,毕竟是不好的。说不定上头追查下来,还得有人出来顶锅。     可大家思来想去,该出来顶锅的这个人,已经躺在地上死翘翘啦!陈悠然所说的话,句句属实,没有人敢出言反驳什么。     商云间的死,从表象上看,就是一个意外,除了江夏以外,所有人对此都深信不疑。     “可是陈师叔!吴某苦练多年的真气,今日一朝散尽,难道这也是我们大师兄的错吗?吴某午饭里的‘铁壁瘀穴散’,难道是自己跑进去的不成?”躺在担架上黯然神伤的吴冕,似乎是攒出了浑身的力气,伸出手指着陈悠然,痛不欲生的质问道。     --------------------------------     我实在不明白,秽_物和酥_酥麻麻为什么会是违禁字符!!!!!!     --------------------------------
推荐阅读: 《涅槃之梦》 《异界之狂龙逆天》 《子虚》 《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