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四十四章 :不义自毙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四十四章 :不义自毙

    更新时间:2010-06-15     “三只手?第三只手……”     这一瞬间,江夏的大脑似乎进入了迷茫状态。在这短暂的迷茫中,商云间那寸寸逼近的“天痕匕”已经快要抵达他的胸膛。     浓烈的杀意,江夏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     左手扣住敌人的手腕,到最后还是没起到什么作用……     空手夺白刃的一幕没有发生,性命危在旦夕!     在这令人窒息的一刻,江夏忽然对着商云间,吐了一口气……     轻飘飘的,就像是夏日昆虫扇动翅膀所发出来的微风,抵达商云间的面门。     如果这口气出自一名绝世美女之口,商云间定然是享受万分,说不定手里的匕首就松动了。可在亲眼目睹江夏做出这样堪称猥琐的动作之后,他反胃之余,更坚定了“杀之而后快”的决心!     “嗯?”就在商云间怒气勃发的这一瞬间,他的右腕,却忽然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抗拒之力!江夏左手抓扣住他的右腕,原本对他来说如隔靴搔痒的拒力,此时竟是陡然增大,以至于自己手里的匕首想往前在挪动半寸,都成了奢望!     “这是什么把戏?”商云间有些迷茫了。他可以排除那口气的作用,并很快得出结论——江夏刚刚吹气,是在分散他的注意力,其真实的意图,是准备左手陡然加力,卸掉他手中的匕首!     “好大的胆子!这样的关头,居然还敢有所保留?”商云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心里暗笑,“哼,这一招你玩得倒是惊险刺激,但在老子面前,屁都不是!”     隐藏实力、声东击西的伎俩,在商云间多年的实战中,不知道碰到过多少次了。每一次,都无法让他损伤丝毫!这一次,他也有足够的理由嗤之以鼻。     “咔……哧!”     然而令他始料未及的是,江夏这一手“隐藏实力”隐藏得也太深了——刚刚节节败退,看上去似乎是实力不济,可到现在,附加在自己右腕上的力量越来越强,怪异的声响渐渐发出,商云间感到,自己的骨头几乎都快碎裂了!     匕首尖锐的刀锋,渐渐的离江夏的胸膛远去,沿着它来时的轨迹,慢慢的退出了致命的距离。     商云间不甘失败,咬牙撑着。     二人的另外一只手,都还在各自执掌兵器,在半空中对峙着,不温不火。     可是这边,却是激烈异常!     “咔……咔咔咔!”商云间手腕发出的怪异声响越来越夸张,在场所有屏息观战的人,都清晰的听到了。     那是骨裂的声音。习武者练到“强体”境界结束,修炼出真气之后,与一般人相比,可谓是钢筋铁骨。除非是在巨大恐怖的力道之下,否则要想让他们伤筋动骨,绝不是一件轻易能办到的事。     可是现在,事实就发生在众人眼前!     他们可以清晰的看到,商云间的额头开始冒出豆大的汗珠,他们甚至可以从商云间脸上那扭曲的表情中,感受到他此时所承受的巨大痛苦!     至于江夏的脸上,则是开战以来第一次出现的真心笑容。     可是商云间右手的匕首,还没有松开。此时此刻,它已经被江夏推到了离自己一臂远的地方,再也构不成威胁。     “商云间,比真气,你比得过我吗?”如果要再往后逼迫,江夏势必会将商云间的手臂折断。     “老子比得过!”商云间在承受剧痛的时候,依旧放不下他长期以来形成的优越感。在知道自己右臂已经毫无还手之力的时候,左匕一撤,箭一般的朝着江夏的喉咙刺去!     然而事已至此,在体力与精力都严重消耗的情况下,商云间的招式难免漏洞百出。     江夏占尽优势,右手抄起剁骨刀横竖放在自己咽喉之前,握定不移……     “嘡!”尖锐的匕锋,刺在厚重的剔骨刀面上,一股剧烈的激荡过后,商云间只觉虎口一麻,五指不由松开。     那寒光闪耀的匕首,在受到这番强劲的阻挡,又失去了外力的把握之后,就像一片狂风中的落叶一般,飞上了天空,肆意飞舞。     此时此刻,江夏若是抄起手里的剁骨刀反击,商云间绝对毫无还手之力。顶多他无以畏惧的伸手格挡,那也可以剁下他的一只手臂!     然而江夏却没有丝毫动作。他双眼毫不客气的死盯着商云间,耳朵则在专心的倾听着什么……     “咻——”锐利的破风声从天而至,江夏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噗呲!”“嘭!”     那只飞舞的匕首,从天而降,不偏不倚的正好落在了商云间的头顶。     匕尖向下!     毫无防备的商云间,在这锋利的匕尖面前,头颅就像是一块柔软的豆腐。在一个细弱无声的穿刺之后,他的头颅,就像遭受了万钧巨力一般,猛然爆裂开来!     血腥一片!     江夏慌忙撤回自己的左手,双手扶住那把宽大的剁骨刀,小心翼翼的挡在了自己的脸前。污秽四溅,与他无关。     眼前的场景,惊呆了所有人!即使被商云间头颅爆裂开来产生的秽_物沾染,他们也丝毫未动!     膳房的小厮们,包括陈悠然,在震惊之余,更多的是感觉出了口恶气。     而被商云间带来的那帮弟子们,则一个个噤若寒蝉。他们亲眼见到自己的大师兄和人搏斗,先是占尽优势,然后却风云突转的被拿住右手、节节败退,最后一击不得,匕首脱手,可却不偏不倚的落在了自己的天灵盖上!     死于非命!老天爷似乎都在帮江夏的忙啊!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善恶终有报”?这帮弟子们,大多是口干舌燥,还有好些个,干脆给吓得屁滚尿流!     他们在庆幸,刚才没有听商云间的命令,跑去膳房里大肆破坏!     “大师兄……”躺在担架上的吴冕,浑身颤抖、泪流满面。     “咳咳咳……”江夏一阵剧烈的咳嗽,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只见他放下剁骨刀,低头看着自己满是血迹的衣衫,皱着眉头,十分鄙夷的对着地上商云间的尸体,摇头叹道:“多行不义必自毙!自毙你就自毙吧,为什么要弄脏我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