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四十三章 :夺命双匕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四十三章 :夺命双匕

    更新时间:2010-06-15     江夏这精神失常般的呢喃自语,让商云间有些得意,更让一旁观战的陈悠然忧心忡忡。     陈悠然关切的问道:“江夏,你……你没事吧?”当然,这句问话,得不到江夏的任何回应。面对极富挑战性的战斗,江夏此时的心里,只有狂热。     商云间则明显的感觉得到,自己刚刚这三拳,一拳比一拳占优势,他甚至觉得,自己如果不是只出三拳,而是一连喷发十来记汹涌重拳的话,此时的江夏恐怕早就被他揍成肉泥了!     他有理由判断,江夏此时是在嘴硬。     “来吧!我看你怎么击败我!”商云间意气风发的拍了拍强壮的胸脯,硬邦邦的胸肌在战斗的时候,是他最得力的防御武器。     江夏开始反攻了!     “小心点!”虽然只是初具真气,但这一点也不妨碍江夏对它们的灵活运用。这一记简单的“摧木落叶掌”的手法之中,被他灌注了自己一两成的真气。     变化突起!     “呼――”掌法为虚,腿法为实!江夏看准时机,“横斩破天腿”里一级“蛟龙出海”使出,坚硬的膝盖,配合自己真气满注的状态,这一招若能击中对手,无疑是致命的。     “好家伙!”商云间一直是以一种蔑视的姿态在于江夏战斗,虽然自己刚刚发出的四拳都未能收到成效,可他却一点也不担心。他没有料到江夏会这么快的向他发动反击。     而且还是如此“卑鄙”的反击!     同样是浸淫武学多年,商云间对于江夏的这点把戏,还是看得很清楚的。他知道江夏是在声东击西,因为他可以从江夏出掌的气势判断出,这一掌附加的真气并不强劲。     后招膝至,早有防备的商云间双掌下压,调集真气抵御。     “啪!啪啪啪!”一膝拆完,三记连环腿相继而至。同样是一浪赛过一浪高的气势,被商云间全力挡下!     这样一来,二人似乎战成了平手。不分胜负。     商云间对这场战斗的姿态,悄然发生了变化。双眼注视着江夏,深吸了两口气后,他一伸手,对身后的年轻弟子刀:“取我的兵器来!”     “是!”那弟子不敢怠慢,毕恭毕敬的双手捧上一对鸳鸯短匕。     这对短匕一模一样,都只有半尺多长(二十厘米不到)、一寸来宽(五厘米左右),虽然小巧,但却是寒光慑人。     商云间右手接过双匕,轻轻一抛,“锵”的一声,其中一只脱手而出,划出一道耀眼的弧线,稳稳当当的到了他的左手之中。     一手一匕,匕锋直指江夏!     然而江夏此时赤手空拳,商云间爱面子,还不至于立刻抢攻。     江夏明白他的意思,四下寻觅,忽然见到对面一名弟子手里提着把剁骨刀,眼前一亮,招手让那弟子走了过来。     “商云间,我今天就要用这把膳房用来剔骨剁肉的菜刀,来会一会你手头那对‘天痕匕’!”江夏神色淡然,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商云间有些愤愤不平,他觉得江夏是在藐视自己。刚准备出言抗议,心里的理智又占据了上风,暗道:“好,你自不量力想出风头,我就让你尝尝苦头!等会儿被我的‘天痕匕’刺穿喉咙,可不要后悔现在说了大话!”     微微一笑,点头道:“悉听尊便,来吧!”     于是,膳房小院内,便上演了这样神奇的一幕。     一个中年大汉,手执锋利小巧的“天痕匕”,与一个手拿菜刀、体型瘦小的少年激斗在了一起!     如果说达到“强体”三级之后,拳脚功夫的对战纯粹是比较真气的强劲程度的话,那一旦双方握有了兵器,情况就复杂得多了。     兵器是肢体的延伸,内体真气灌注在兵器之上,往往能发挥出许多意想不到的效果。在战斗中,这样的状况使得整个场面看起来更加惊心动魄!     “铛!”商云间的短匕手法,源自于“强体”二级里的“夺魂刹那”,对此滚瓜烂熟的江夏,面对对手的攻击,可谓是驾轻就熟。这一击,他轻松节下了商云间的左匕突刺。     “咻!”右匕紧接而来!     江夏料敌于先,这一招也早有防备。“啪!”左臂格挡,左手成爪,去夺商云间的右腕。     这一招,凶险不已!     商云间后发而至的右匕,肯定是灌注了极其强劲的真气。江夏左手赤手空拳,本来就吃了大亏,现在却还敢“胆大妄为”的去捉人家的手腕!想空手夺白刃吗?这未免太冒险了……     “咝――”在场观战的许多人,无论是膳房还是商云间的师弟们,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旦江夏失败,很可能会直接把自己的心脏暴露给对手。     在二人都杀红了眼的情况下,谁也不敢保证商云间不会杀人见血。     大多数人,都闭上了眼睛。他们不想见到一个人心脏被捅破之后热血四溅的场面……     “咔!”江夏的左手,准确无误的抓住了商云间的右腕!他成功了?     并不彻底。在握住对方手腕的一瞬间,如果江夏真气修为占据上风,那没问题,他可以轻易的催动真气,将商云间的手腕震断,化解掉对手的匕首攻击。     可事实却是,江夏的真气修为,远不及现在的商云间!     在抓握住对方的手腕那一刻,江夏在稍感轻松之后,立刻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冲击!这种冲击,就像是脆弱的堤坝,面对滔天洪水时的情景一样!     简直无法抗拒!     商云间的左匕仍未松动,江夏右手执刀,与他的对峙丝毫不敢放松。     这一边,商云间的右腕虽然被抓,但锋利的匕首却还在一寸寸的朝着江夏的要害逼近!     江夏全力抵御,仍旧是步步败退!这一刻,战斗又变成了纯粹的真气较量。     情况万分危急!     “用脚踢他啊!”一旁的陈悠然焦急的建议着。然而江夏却知道,此时此刻自己要是敢挪动脚步半寸,等待自己的就只能是死亡。     真气运用到极致的时候,任何多余的消耗都是致命的。     “我要是有第三只手就好了……”这一秒钟,一个念头顺其自然的进入了江夏的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