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四十一章 :首尊高徒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四十一章 :首尊高徒

    更新时间:2010-06-14     这个商云间,江夏早有耳闻。     他是当前阳元派掌门金默然的大弟子。这位大弟子虽然比陈悠然足足矮上一辈,但年龄却比他还大上一岁。     跟随金默阳近三十年,商云间学了一身过硬的拳脚兵器功夫,“强体”三级的心法也练得不错,真气修为称得上优秀。     在阳元派同辈弟子之中,他这样的修为应该能排上前十。     长期以来,这位脾气暴躁的大尊者大弟子,在阳元山上都是横着走路。遇到事情,喜欢用拳头解决问题,许多人都对他存有严重的畏惧心理。     比如去年,商云间某此奉命下山。归来的时候,看守山门的是一名新弟子,并不认识他,便拦他在山门,啰啰嗦嗦的盘问了几句。商云间当时便觉得面子上过意不去,一怒之下直接出掌,震碎了人家半边的肋骨!     那可怜的弟子满心欢喜的来到阳元山上求师学艺,却早早的因为伤病,黯然离开了。     能保住小命,算他万幸。     商云间为此所受到的惩处,却只是面壁一个月。     并不是阳元派对桀骜弟子管教不力,而是由于当下世人尚武,很多时候强者欺负了弱者,即使是蛮不讲理,只要没有伤及人命,便不会遭受太严厉的处罚,官府有时候甚至都懒得追究!     官府如此,天下各派也都大同小异。这样的世风,虽然有些残酷,但却可以鼓励弟子们上进苦修,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弱肉强食的世界规则,在这里显得十分现实。     所以不管是当时的掌门萧水,还是商云间的授业恩师金默阳,都没有过多的干涉他日常的霸道行为。     面对这样一个无法无天的强力苦主,陈悠然此时显得客客气气,便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了。     至于那位躺在担架上奄奄一息的汉子,江夏也略有耳闻。姓吴名冕,年纪大概也就是三十来岁,同是金默阳的弟子;晚商云间几年拜师,是他的师弟。     让吴冕的大名传到江夏耳朵里的原因是,据说,这位吴老兄也是一个进步神速的天才。拜在金默阳门下,这才刚刚二十年不到,已经是真气修为出色的强者了。     这样的速度在如今的江夏看来虽然算不得什么,甚至可以用可笑来形容,但在这之前,吴冕可一直是所有年轻弟子羡慕的目标,绝对的天之骄子。     由于金默阳教出了商云间和吴冕这样两名优秀的弟子,再加上他自己也是德高望重、修为出色的长者,老掌门萧水选择他接班,绝对是实至名归之事。     可也正因为他的继任,商云间和吴冕等人便更有了傲慢的本钱。他们此时此刻有足够的理由认为,自己比其他尊者门下弟子的地位都要高出一大截!     掌门弟子啊,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当上的!     可是,地位再怎么高,那是这帮人自己的,碍着眼下的膳房什么事了?为什么这吴冕要死不活的被抬进来后,商云间几句话没说对头便嚷嚷着身后师弟们要打砸膳房呢?     这是一个困扰膳房众人的头痛问题……     “给老子砸!”商云间又吼了一声。他的眉间,有一道因为长期皱眉形成的凹痕,此时此刻显得十分狰狞。     这种狰狞吓坏了许多膳房小厮,他们一个个惊叫两声,撒丫子就开溜。     更多的小厮,则十分团结的堵在了门口。在他们看来,膳房就是他们的家,这帮人不分青红皂白的要打要砸,无论如何是说不过去的。     不管他们实力有多强,行事有多蛮横,他们总不敢光天化日之下,出手杀人吧?     一道人墙,堵在了小院的门口。     陈悠然额头冒汗,呼道:“商师侄!有话好好说啊,别激动,这对大家都没好处!”     “好处?”商云间忽然眉头舒展,诡异的笑了,“我当然没好处了!我现在就算是一把火把你这狗日的膳房给烧了,我吴师弟的真气也回不来了!你这老家伙,为了给你捡来的干儿子争地位,竟敢使出这样卑鄙无耻的手段!”     一个比陈悠然还大上一岁的人,口口声声的骂他“老家伙”,听起来确实有些怪异。     商云间大骂不止,声音又加高了八度:“哼!好处?你的好处是得到了,老子现在虽然没得好处捞,可也要让你尝尝老子的厉害!兄弟们,拆!砸!弄完这狗日害人的膳房,咱们把这姓陈的老东西绑了,抓去见师父!”     风风火火的大骂完,商云间狠狠的瞪了陈悠然一眼,顺带还把愤怒的目光在江夏的脸上停了片刻。重重的哼了一声,他粗壮的双臂再次举起,极富煽动力的令道:“上!”     “是!”年轻的弟子们热血沸腾,异口同声的暴喝一声,声响震天动地。     这时候,又有几名小厮扛不住,拔腿开溜了。人墙上出现了几个缺口……     陈悠然有些不忍的看着即将四散打砸的那帮弟子,可嘴里想喊,却又喊不出来什么名堂,只得满脸不解的回头,看了看一脸平静的江夏。     江夏注视着陈悠然的双眼,淡然一笑:“陈叔,让他们砸吧。把全派上下这么多人的锅碗瓢盆全给砸了,明天大家一起饿肚子减肥,岂不美哉?”     “嗯?”陈悠然急于求助的双眼之中,闪过了一丝无奈——江夏这话说的,怎么有点让人提心吊胆啊!     这句让他提心吊胆的话,通过江夏刚才刻意放大的音量,同样传到了怒火中烧的商云间耳朵里。     回过头来,大怒的商云间恶狠狠的从鼻孔里哼出一道粗气来,咬着牙对江夏道:“你以为老子怕么?你们这狗日的膳房在饭菜里下毒害人,老子不带兄弟们砸了烧了,留着继续祸害咱们师兄弟吗?”     上下打量一眼,续道:“你就是江夏?”     江夏没有回应他。     商云间哼哼一声,似笑非笑的对着陈悠然道:“这样的货色,也值得你下毒害人?哼!这小子到时候恐怕还没遇上咱们吴师弟,就已经被人给揍趴下了吧?”     顿了一顿,他说出了今天他说得最错的一句话。     面对着江夏,商云间闭上双眼轻飘飘的说道:“刚刚过了甄徒大会,就妄想去争纯阳八尊?哼!老掌门把龙鳞坠给了你,真是老糊涂了!”
推荐阅读: 《涅槃之梦》 《出名太快怎么办》 《战魂啸》 《符篆召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