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四十章 :膳房风波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四十章 :膳房风波

    更新时间:2010-06-14     “我……我成功了?”见到这诡异的一幕,江夏满脸惊喜,抬起双掌仔细看了看,似乎不相信这一切是自己办到的。     卫昆阳连连点头:“如此甚好!”随即却又摇头:“江小友,你刚才并非驱动了外绕真气,而是将内体真气迸发了出来。但你也切莫灰心,在‘微风拂面’的修习之中,这可是一道极其困难的关卡!”     一番详尽的解释后,江夏算是平静了下来。     原来,要想达到外绕真气灌注空气的目标,必须经过几个步骤。第一步,便是迸发出内体真气,这需要修炼者具备强劲的真气修为。如此一来,要想积攒外绕真气就不是那么遥不可及了。     外绕真气形成后,便进入第二步,修炼者必须像迸发内体真气一样,催动外绕真气自由运转。这一步实现之后,便可慢慢尝试,将神奇的外绕真气灌注进实实在在的物体之中。     当然,最后这由实物过渡到空气这一关,几乎算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了。卫昆阳解释到最后,也没有过多赘述。     毕竟摆在江夏眼前的路还很长。     “卫尊者,您说要想实现第一步,必须具备强劲的真气修为。可我这才刚刚进入‘强体’三级几个时辰啊,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江夏这么问绝对是出于好奇,而不是故意发问,等着对方夸奖。     卫昆阳也不在意,紧锁眉头,摇头道:“这一点,卫某也不得而知。小友资质实属难得,按照我刚刚教授的方法苦练,两个月后,必定能一鸣惊人!”     卫昆阳这么一煽动,江夏似乎已经见到了八尊排序那天的场景。他很期待!     “好了,卫某已经倾囊相授。江小友,以后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卫昆阳该说的都说完了,“哗啦”展开纸扇,转身就朝林外走去。     江夏开口想说几句感激的话,话到嘴边却又给咽了回去。心里自忖:“说这些没用,只要我能够用他教我的东西扬名立万,便是对他最好的回报!”     武者技艺的流传,灌注着为师者强烈的期望。每一个当老师的,都希望自己的学生出类拔萃。如果江夏能够在两个月后用“微风拂面”征服所有对手,卫昆阳肯定会对今日所做的一切感到骄傲。     这才是八尊者这样的武痴所追求的境界!     江夏望着卫昆阳离去的背影,微笑着点了点头。     “咕――”腹内传来一阵不满的怪响,脑子里暂时空空荡荡的江夏这才意识到――他已经很饿了。     ……………………     “江夏啊,你练功不要这么拼命好不好?”膳房小院内,陈悠然焦急的注视着正狼吞虎咽的江夏,连额头上的皱纹都透着几分的担忧,“你看你最近,瘦了好多!”     他像个父亲一样,伸出手去抚摸着江夏的脑袋。     江夏也不介意,嘴里包着饭菜边嚼边笑:“陈叔,我这不叫瘦,叫健壮!身上的皮下脂肪,全转化成肌肉啦!咳咳……这个,说了您老人家也不明白的。”     陈悠然确实是一脸茫然,无奈的摇了摇头,坐在桌子对面,笑呵呵的看着江夏胡吃海塞。     场面还真有些温馨。     “喂!姓陈的老家伙,给老子滚出来!”午后懒洋洋的空气中,一个十分暴躁的粗壮声音传进了小院,打破了屋里的温馨。     江夏眉头一皱,陈悠然脸上一奇,二人对视一眼,一起站起身来。     “你们是什么人?膳房可不是谁都可以进去的,喂!”这个声音江夏认识,是恪尽职守的膳房看门人,一名年轻的农家少年,名叫黄阿牛。     “别挡你爷爷的路!小心爷爷揍你!”     那个恶巴巴的声音话语未落,黄阿牛“哎哟”一声的惨叫便已经响起……     “哪儿来的混小子,敢跑到我的地头上闹事?”平常陈悠然是个老好人,可是现在,他看上去就像一头发疯的公牛。     “啪!”桌子一拍,他风风火火的迈出了房门。     江夏看了看桌上还未吃完的饭菜,咂吧咂吧嘴,恋恋不舍的跟了出去。     “嘭!”在一阵闹哄哄的声音过后,陈悠然和江夏所在的小院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两道木门硬邦邦的砸在了围墙之上,发出的声音类似于惊堂木,整个膳房顿时鸦雀无声。     在小院外或是忙活或是休息的膳房小厮们,乌压压的围了过来,直接将院门给堵住了。     在他们堵住院门之前,气势汹汹的进入小院的,是一名体格健硕的中年人。这个中年人的背后,还跟着几个满脸怒火的年轻弟子。其中两名抬着一副担架,上面躺着一名不住呻吟的瘦小汉子。     “原来是商师侄。”迎面见到这个中年人,满脸不爽的陈悠然忽然平静了许多,居然略带笑容的冲他打了个招呼,“商师侄带这么多人来,老远的就叫着陈某的姓氏,不知有何见教?”     “少跟老子打哈哈!”那中年人牛眼一瞪,暴躁无比的吼叫一声,伸手指了指担架上的瘦小汉子,“你瞧瞧你们膳房干的好事!”     “咦?这不是吴师侄吗?他满头大汗、脸色惨白,这是发病了吧?你们不送他去医馆,带到我膳房来做什么?”陈悠然确实有些摸不着头脑,这句话倒不是在开玩笑挑衅。     可那姓商的中年人却不这么认为,脸上一狞,喝道:“姓陈的!少他妈拿你的师叔架子来压老子,老子不吃这一套!哼!我告诉你,你们膳房可闯下大祸了,如果不给老子一个说法,可别想怪我商云间拳脚不认人!”     话音刚落,这商云间的背后,那些年轻的弟子们便不约而同的开始“咔咔”的掰手腕子,响声不绝。     一股浓烈的仇意散布开来。陈悠然、江夏,包括门口围观的众多膳房小厮们,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他娘的唱的是哪一出啊?     陈悠然是这里的头儿,现在人家也在指名道姓的骂他。虽然他表现得有些过于谦卑,但必要的询问还是不可少的。问道:“商师侄,陈某不明就里,还请商师侄明示。吴师侄虽然瘦小,但武艺已经快到‘弱敌’一级,为何会病成这个样子?”     一般来说,习武者是很少发病的。特别是修炼出真气之后,更是能延年益寿。可现在躺在担架上的那个吴姓弟子,却一点也看不出来是个武者。     商云间嘴角微微一抽,恨恨道:“老家伙,还给老子装傻是吧?兄弟们,给我砸!”     一招手,应者甚众!
推荐阅读: 《符篆召神》 《阿鼻地狱》 《狩猎在地球末日》 《出名太快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