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三十五章 :疑义相析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三十五章 :疑义相析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0-06-12     要想请人讲解秘籍上的古文,江夏首先想到的,自然便是掌门金默阳了。     金默阳继任掌门之后,经过一个月的忙碌,总算将大小事务全部接手了过来。前些天刚刚才发布公示,去掉“阳”字,回归本名金默然。     按照传统,这便意味着新掌门已经开始正式主持一切了。     江夏理所当然的认为,此时此刻的金默阳(然)应该会有时间为自己讲解秘籍。     在江夏心中,金默然与前掌门萧水一样,都是那种德高望重的长辈形象。更重要的是,金掌门的修为远在自己之上,解析起“纯阳炼气诀”秘籍上的文字来,肯定会更加准确。     次日一早,江夏兴冲冲的赶到阳元殿前。     虽然佩戴着龙鳞坠,但阳元殿与前掌门萧水闭关修炼之所一样,是由不得他擅自进入的。     大殿门前的台阶上,有两名弟子正在低头打扫,殿门大开着,一眼望去,里头空旷无人。     “这不是江夏么?”     正当江夏准备上前询问扫地弟子时,身后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回头一看,来人面貌俊朗,一袭白衣,手中一把宽大纸扇在胸前轻摇着,潇洒万分,颇有几分儒雅风范。     江夏依稀记得,此人似乎是纯阳八尊中的一名尊者。     他想起当初陈悠然给他介绍阳元派时所说的话。说这纯阳八尊之中,有一名弃文从武的前辈,乃是八尊者卫昆阳。由于是书生出身,卫昆阳常年一身儒生打扮,再加上面相颇显年轻,丝毫看不出是位武学高人。     再一想,当初在甄徒大会上、在平论台八尊席位上,都曾经见到这位白衣雅士,江夏几乎可以肯定对方的身份了。     “弟子江夏,拜见卫尊者!”江夏转过身来,对着那白衣人抱拳躬身行礼。     白衣人呵呵一笑,收起纸扇还礼:“江小友竟然识得卫某?难得难得啊!江小友到此,莫非是来求见金师兄的?”还礼完毕,纸扇轻轻指了指对面的大殿。     江夏点头。     “不巧得很啊,金师兄昨夜,因为要事,带着两位师兄连夜下山去了!”卫昆阳连连摇头,似笑非笑。     江夏自然不会多嘴去问卫昆阳“掌门下山所为何事”,他心里只是略微失望,随即豁然:“这位卫尊者,既然是书生出身,那我找他讲解古文,岂不是找对了人?”     既是尊者,又是书生,这样的人还真不好找!     “金师兄临走时托我料理门中杂事,江小友若是有事,不如先跟我说说。卫某若力有所逮,定当竭力相助。”像江夏这样层次的弟子,所求之事归到杂事一栏,卫昆阳这样做无可厚非。但人家表现出来的那股热忱劲儿,还是让江夏有所感动。     “那太好了,弟子修炼之中,有许多不懂的地方,今日就劳请卫尊者赐教了!”话说到这份上,江夏要再客气就是虚伪了,“请问卫尊者,‘天威不及下神阙,几番孤独几番寻’是何意义?”     随便在《纯阳炼气诀》里挑出一句话来,江夏都觉得莫名其妙――这哪儿是武功秘籍啊,简直像是诗集!他找不到半点下手修炼的地方……     卫昆阳微微一怔,随即摇头笑道:“上天自有公平在,莫把璞玉成完人啊!江小友,你修炼速度堪称一绝,可现在却堵在那‘纯阳炼气诀’上无从下手了,对吧?”     …………     时至正午。山间的鸟鸣声声不息,偶尔还会响起无名野兽的嘶吼之声。     阳元殿前的空地上,卫昆阳与江夏席地对坐,已经过了两个多时辰。     “‘舟车满载息纤轮,拒路藩篱化作尘’――这一句话,便是说清理完四肢百骸的一切杂质之后,真气贯通的脉络,就算是彻底开辟了。刚刚说过,靠着引导万物之精疏导各个重要穴位,经过长时间的反复,这一步终将实现。”     “‘四海五岳陡兴盛,通天坦途可叩门’――这‘四海五岳’指的是你的身体、你过往所习的武艺!一旦具备真气,便皆与过往不同,强化之效果,超乎想象啊!如此,继续修炼、更上一层楼的愿景,方才有路可期!”     ………………     “‘纯阳盛威终可见,铁血苦行在个人’――这句话,江小友应该能明白吧?”     一番耐心的讲解过后,一切终于到了尾声。对于这最后一句浅显易懂的话,江夏自然是手到擒来。     “嗯!这是最后一句话了,是在鼓励人刻苦修炼呢。”     短短的两个时辰,卫昆阳逐字逐句的,将秘籍上的文字统统讲解了一遍。那些看似与修炼搭不上界的诗句,在他的讲解下,被串连成了一幅幅生动的画卷,印在了江夏的脑海中。     最后一句励志格言似的东西,对江夏来说几乎无用。他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动力永远来自于自身,无穷无尽。     “好了,江小友,这本秘籍我算是讲完了,你天资聪颖,不如试着练习一回吧!”     江夏微微一笑:“不瞒卫尊者,刚刚弟子并未全心听讲――一边听,也在一边活络穴位呢!这周身遍体七百二十个大小_穴位,两个时辰下来,似乎已经疏通一小半了……”     “啪!”卫昆阳摇动着的纸扇掉落在了地上。即使他平日里总是以儒雅形象示人,遇到任何事情也总能处变不惊,淡定异常,可是听闻江夏“口吐狂言”,他还是忍不住瞪大双眼、圆张着嘴巴。     “你所言……可是真的?”卫昆阳绝对不敢相信。     江夏皱着眉头,也颇为犹豫,喃喃道:“按照卫尊者所言,‘冲之无阻’便算是穴位畅通。我刚刚引导着几股万物之精在体内游移,或是兵分几路、各自为战,或是围而共击、协力退敌……一番尝试下来,我真的感觉整个人畅快了不少,暖洋洋的很是舒服呢!”     在文言古诗之中浸泡了两个时辰,江夏说起话来,也受到了传染。     卫昆阳现在可没工夫去在意这个,他起初还有几分怀疑,可现在听到江夏的解释,心里便只得相信了――没有亲身感受到穴位疏通的人,是很难描述出这种微妙的感觉的。     只是,让八尊者做梦也不敢想象的是,眼前这个年轻人,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捕捉到万物之精,更能让这种天地间玄妙至极的神秘力量乖乖听话,被他运用得收发自如!     “从古到今,恐怕都没有人能够同时引导多股万物之精吧?金师兄、程师兄,甚至是萧师兄、师父,他们哪一个不是靠着一股精元疏通全身穴位的?”卫昆阳终于收起了那副失态的惊讶神情,可心里却丝毫没有安静下来,“这个年轻人,为何能如此异常?萧师兄传他龙鳞坠,看来是另有深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