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三十一章 :韧皮巨熊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三十一章 :韧皮巨熊

    更新时间:2010-06-11     “那是……韧皮熊?”     一群膳房弟子,各自手执兵器,有人甚至抄着菜刀就来了。看到江夏跟前的那只庞然大物,一个个不禁嘀咕起来。     “江夏!”陈悠然对江夏最为关心,只是瞥了那黑熊的尸体一眼,便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上前去,将他从地上搀扶起来,关切的检查了他的身子,确认他没有受伤,这才放心的松了口气。     “这是怎么回事?这里怎么会有韧皮熊出现?”陈悠然前半句话是在问江夏,后半句,则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陈叔,这东西叫韧皮熊?”三番五次的听到弟子们议论起这个名字,现在又听到陈悠然那难以置信的口气,江夏也开始觉得纳闷儿了。     敢情这个世界的黑熊,与自己来的那个地方的还不一样啊?     “你没见过这种畜生吗?”陈悠然看了江夏一眼,“我还以为你去年上山的时候,就是被这东西所伤呢……”     “这陈叔,还对我去年的‘伤情’念念不忘啊!”江夏不禁苦笑,口中说道:“不是的陈叔,您也不想想,要我当时真碰上它了,哪儿还有命在?”     陈悠然不以为意的摇摇头:“呵呵,看来你是对这东西不熟悉。这韧皮熊皮糙肉厚的,平常性情都很温顺,很少伤人的。阳元山这么大,它可能算得上是猛兽里头危险性最小的啦……”     听完陈悠然这一番讲述,江夏更为自己庆幸不已。     原来,韧皮熊这种东西,平常都是昼伏夜出。白天窝在深入地下的巢穴里,晚上才出来觅食。它的食物,也只是昆虫蜂蜜、河鱼鸟蛋一类的东西,所以说起来,韧皮熊并不是那种嗜血的凶兽。     平常见到人,这种憨厚的熊都是视而不见的。因为它知道,不会有人类能给它带来威胁。     能够让韧皮熊抓狂暴走的东西只有一样,那便是领地遭到侵犯。     江夏无意间的作为,正是冒犯了这一点。他不但在人家的巢穴上方折腾了二十天,还一口气把人家的窝给端了!     韧皮熊就算脾气再好,也要玩命了。     “也难为这畜生了,这二十天任由你在它巢穴_洞口蹦来跳去的……”陈悠然和江夏对话间,逐渐了解到了情况,也是一副后怕的样子。     续道:“江夏,你以后练功,还是在膳房里练吧。你搬到我的小院里住,练功的时候,就不会有人打扰到你了。在山林里,太危险!还好这次只是遇到韧皮熊,若是遇到利齿豺甚至毒牙虎,你的小命可就没了!”     从陈悠然那闪烁的双眸中,江夏看出了他的关切。听到那什么利齿豺、毒牙虎的名字,他也是后背发凉――敢情这阳元山上,还有这么些令人恐怖的生物啊?     一群人长吁短叹了一通,话题回答了江夏如何杀熊这个问题上……     “我真的是用刀把它劈死的……”面对好奇的膳房弟子们,面对一脸不解的陈悠然,江夏解释了好几次,但这帮人说什么也不愿相信。     一名三十来岁的弟子双手叉腰,走到韧皮熊尸体前观察了一番,大惑不解的说:“咋可能哩,这畜生皮子跟铁似的,骨头硬得像钢!江兄弟啊,你要说是用刀划破它肚皮,我还有几分相信,可大伙儿也看到了,这畜生的脖子都被砍断了呀!”     “洪老哥啊,我看江兄弟说得没错,你瞧瞧,这把刀都成啥样了?”另一人捡起了江夏丢在地上的钢刀。那已经基本上瞧不出刀的形状了。     “这他娘的是兵械堂造的刀!换了你,你就算把刀砍断了都别想划破这畜生半寸皮!”姓洪的弟子据理力争。     江夏苦笑。为了这头熊的死因,这帮人估计能争论一整天。     “大伙儿别吵了,我刚才正练着‘天玄劈浪刀’呢,要不是被这韧皮熊逼急了,也无法领悟‘刃非刃’的意境。”江夏说着,对倒在地上的韧皮熊,倒生出几分怜悯。     “‘刃非刃’?”一直沉默的陈悠然惊叹起来。他虽然武艺修为不佳,可“天玄劈浪刀”里的这个玄妙境界还是听说过的。     其他弟子也都是如此。     一听江夏说出这三个字,他们心底下一琢磨,一切似乎就都合情合理了――领悟了“刃非刃”,用一块废铁破刀砍死刀枪不入的韧皮熊,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不过他们还是很惊讶,只不过惊讶的对象,真正放到了江夏身上。     “江夏兄弟,你……你真的领会了‘刃非刃’的意境?能不能……教教我啊?”一名半裸上身的壮硕弟子满脸憧憬的说。     “梆!”旁边一弟子猛敲了一下他的脑袋,道:“吴二,你知道啥叫意境不?那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你懂不?再说了,你现在一套拳法才练会几招?”     “天玄劈浪刀”为“强体”二级功夫,很多人能把招式全部练会,但掌握的层次自然有所区别。像江夏这样整个将秘籍吃透,实现“刃非刃”奇效的,可以用凤毛麟角来形容。     那些膳房弟子,也都是一心向武,可要想变得更强,那确实是要资质的。没有江夏那样变态的天赋,谁敢奢望他那种境界?     望着笑作一团的膳房弟子们,江夏也是满脸笑容。     “陈叔,我想把这头熊埋了。”江夏忽然开口,提了一个让所有人惊奇的要求。     “别啊!我还想给我爹泡一罐熊鞭酒呢!”     “那四只熊掌,拿到城里能卖不少钱哩!”     ……     江夏对这一切,充耳不闻。他只知道,自己无意间弄坏了这头熊的家园,人家只是正当的维护自己的生存尊严,现如今却让自己给杀了。如果自己砍下了人家的脑袋,还要再来个剥皮吃肉、挖心掏肺,那就简直有点心理变态了。     熊身上都是宝,可什么宝,能够抵得上“领悟‘刃非刃’意境”这个至宝呢?     江夏很懂得知恩图报,让这头熊入土为安,是他现在唯一能做到的。     “江夏,韧皮熊的皮可以制成革甲,骨头泡制的药酒更能强筋健骨,都是好东西啊,你真不打算要?”大小事向来都顺着江夏的陈悠然,这次也忍不住心疼的劝说起来了。     江夏摇了摇头,大声道:“我想安葬这位熊朋友。谁要是敢来打扰他,我江夏可对他不客气!”     言语铿锵,回荡在山林间。     几名暗地里打小算盘的弟子心里均是咯噔一下,邪恶的念头随之烟消云散……
推荐阅读: 《无上武修》 《子虚》 《战魂啸》 《阿鼻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