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二十七章 :处世哲学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二十七章 :处世哲学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0-06-10     讲武堂藏经阁位于讲武大院西北侧,是一座十来米高的塔式建筑。负责统管此处大小事务的,是贪嘴好吃的肥硕弟子庞勋。此人按辈分,乃是现今三尊者阮渭阳的第一批弟子,在派中算得上老资历了。     阳元山上人员众多,要管理好所有弟子的起居饮食、学习生活,必须建立起足够的一整套体系。而诸如膳房、医馆、讲武堂等等机构,都是需要工作人员的。这些工作人员,都在八位尊者的弟子中产生,也有一部分是在山下招募的普通人。     他们在阳元派里的地位,自然高不到哪儿去。     比如庞勋,在江夏还是讲武堂一名普通的新学员的时候,他还可以摆摆谱,利用职务之便骗点吃的喝的,可是现在,当江夏身份发生蜕变,再加上掌门亲赐的龙鳞坠在身,这位庞师父见到他,就只有点头哈腰的份了……     “唷!江夏兄弟,是你啊!”江夏从讲武堂大院那边过来,庞勋远远的就迎了上来,脸上笑眯眯的,一堆肥肉将双眼挤成了两条线。     由于江夏通过甄徒大会后,并没有归属于任何一位尊者,所以他的辈分还是个问题。这搞得庞勋很不自在,思来想去,叫声“兄弟”那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庞勋刚才在塔上,远远的将大院那边发生的事看了个明明白白,对于江夏的实力,也是吃惊不已。道:“江夏兄弟,你行啊,这才多少天,你就把‘斩龙摘星剑’给练会了!”     庞勋这话,一点儿也不是在拍马屁。他在三尊者阮渭阳的门下,苦学近二十年,至今也未达到“强体”二级。可是这二十年的后半段,他一直掌管着藏经阁,这儿有阳元派“修身”层次的所有武学典籍!     成天泡在书海里,庞勋闲来无事翻上一翻,上面的武功要他练,他练不会,可那些招式图画,倒是深深的印在了脑子里。     绝对的理论家!     江夏刚才的一招一式,分明就是标准的“斩龙摘星剑”动作,虽然有几招略有改动,但他大功告成这个事实,是绝对不容怀疑的。     庞勋惊叹之余,心里不禁自叹弗如:“这小子天资聪颖,怪不得被老掌门看重!他妈的,老子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命?天天窝在这破塔里,烦也烦死了!”     “十天啦!庞师父,我可得抓紧时间往后边儿练,争取早日达到‘强体’三级!”江夏从怀里掏出剑谱,嘴上随口说着。     此时此刻,他就是说要到“生无”境界,那庞勋也不敢多嘴。从江夏那儿接过剑谱,笑呵呵的点头道:“那还用说?掌门给了你龙鳞坠,就是想让你练功自由些嘛!你放心,庞大哥我这儿,你随时来都行!这次,我该找‘天玄劈浪刀’出来了吧?你稍等……”     言语和气,丝毫没有当初借此要挟、要吃要喝时的蛮横无礼……     对比刚才何云清挑战自己前后的神态言语,江夏心里一阵唏嘘。付之一笑,对那庞勋摆手道:“庞师父请等一等,小弟这儿,有个不情之请……”     叫人家“师父”,又自称“小弟”,江夏这话,倒有些幽他一默的意思。     “瞧兄弟这话说的,有啥事说吧,庞大哥能办到的,二话没有!”庞勋除了拍胸脯,还能做什么呢?     江夏暗自好笑:“是这样的。小弟练功这速度,确实快了点儿,如果按照派中规矩,一次只能借阅一本秘籍,小弟三天两头就要来登门打扰,实在是太麻烦庞师父了,所以……小弟想请庞师父行个方便,这一次,就把‘强体’二级的所有秘籍统统给我吧!”     江夏练功是有速度的,正是有了这种速度,才让他有时间涉猎更多的同级别武学。这一点,绝大多数的弟子无法和他相比,这也是为何他能够轻松击败何云清的原因。     这种广博的涉猎,绝对是有利无害!这一点,他深有体会。现在向庞勋提这个要求,也就顺理成章了。     庞勋心里也舒了一口气。按照门规,任何弟子想到藏经阁借书,每一次只能借阅一本。这既是怕秘籍外泄,也是为了其他弟子借阅方便。     如果江夏此时提出要把“强体”三级、甚至是“弱敌”境界的书都给借走,庞勋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掌管藏经阁,犯了门规,那是要被重罚的。可拒绝江夏,下场估计也好不到哪儿去……     万幸的是,江夏只需要“强体”二级的秘籍!除了“斩龙摘星剑”与“天玄劈浪刀”,同级别的其它武功,很少有人问津,江夏要借多少本都无所谓。     “行!包在我身上!江兄弟稍等片刻,我一会儿就给你拿出来!”庞勋挪动着肥硕的身子,钻进塔里的书架堆中,搬起沉重的梯子爬上爬下,累个半死,最后终于将厚厚一摞的书抱到了江夏面前。     此时的他,汗流浃背,灰尘满面,却丝毫不敢有怨言。     “江夏兄弟,咱们阳元派‘强体’二级的功夫有十九门,除了你刚刚学完的‘斩龙摘星剑’,这里还有十八本秘籍!”     江夏点点头,略作思考,干脆脱下上衣,将那些落满灰尘的古书一股脑的包在里面,用铁剑在绳结上一穿,轻轻巧巧的扛到了肩上。     “太好了,多谢庞师父了!改明儿有空,我给您做两个好菜下酒!”江夏拱手道别,还不忘客套一番。     这番客套对庞勋来说,却像是话里有刺。连忙变色道:“江夏兄弟,你说笑啦!你练功要紧,我这臭皮囊吃的东西,怎么能烦劳您花时间料理啊?以前的事,庞某多有得罪,还望江老弟海涵啊!”     江夏心里了然,对方这么忌惮自己,是因为什么。     连忙笑道:“庞师父,您跟我老爹一般年纪,对我又这么干脆,我岂能无礼于你?您也别这么客气,要真心把我当兄弟呀,平常见着我就随便些,我要是给您送菜来,您就准备好酒,咱俩喝上一壶,这才叫妙呢!心里互相猜忌,那叫什么事儿啊,不痛快!”     确实,江夏心里期待的,是万众的敬仰,而不是所有人的忌惮。实力变强,如果是为了让大家都怕你的话,那你后半生,就等着“独孤求败”吧!     没有朋友,任何人都不好过;全世界都是敌人,那简直就生不如死了!     庞勋听着江夏这番世故老道的话,脸上仍旧笑容不减,心里琢磨着:“这孩子不简单啊……嘴皮凌厉,说起话来又这么入我心,嗯,我摊开心胸和他交交朋友,也未尝不可……”     江夏道别。用剑挑着一包袱的秘籍,赤裸着上身,大摇大摆的穿过讲武堂大院,在弟子们诧异的目光中,在角落上何云清落寞的神情注视下,他嘴里哼唱着不知名的小调儿,旁若无人的离开了讲武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