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二十六章 :点到为止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二十六章 :点到为止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0-06-13     “哧——”一剑挥出,衣衫破裂的清脆声音响起。江夏习成“斩龙摘星剑”,至此不过半个时辰。对于剑法在实战中的奇效,他也感到有些吃惊。     只是一招轻描淡写的“过云间”,犹如天神挥出的马鞭,那只钢剑反射的亮光一闪,已经在何云清胸前的衣襟上划开了一道口子!     整个过程,何云清甚至没有丝毫的反应。     江夏此时才意识到,自己当初习练的那些身法步法_功夫有多么的重要。守可御敌,攻可奇袭,效果不凡。这样说起来,当初藏经阁的庞勋只给他这些秘籍,反倒是帮了他一把。     在习练剑法的时候,他就将身法步法很巧妙的融入到了其中,这种融合甚至是潜移默化的,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可一旦使出来,那威力、那效果,对于像何云清那样习起武来“重精不重多”的人来说,绝对望尘莫及的。     许多阳元派弟子,为了尽快的提高武学层次,只按照最低标准要求自己。“强体”一级的功夫修炼两种,便算入围二级,二级的功夫两门练罢,就能自称三级。可事实上,涉猎范围不同的人,即使等级一样,实力差距有时候也是明显的。     就像现在的江夏。按照层次分级,他与何云清一样是初入“强体”二级,可现在以他的实力,收拾起何云清来,简直就像抬脚踩死一只蚂蚁一般。     刚刚那一剑之所以没有划破他的胸膛,那纯粹是为了让这出戏演得久一些……     江夏在划破对方衣襟后,故意收剑停了片刻。     何云清一怔,低头看到自己袒胸露乳,不禁大恐,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他知道,自己刚刚是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圈。     “他是来寻仇的,难道……难道他想当着众人的面杀掉我吗?”何云清开始起鸡皮疙瘩了,越想越心慌,“不!不可能的,他没有那个胆子!”     想是这么想,但以他那样的心胸,却是对这种假设恐惧万分。他清醒的意识到,自己必须尽全力防备,方才有一丝保命的希望。     “何师父见笑了,刚刚那一招,便是‘摘星’式第八招,名叫‘过云间’。书上说,这一招就像在天空行舟,信手采摘繁星一般。我不小心把何师父的衣服弄破,真是不好意思!”江夏说得轻描淡写,“不小心”仨字特意加重了语气,其意耐人寻味。     何云清认定了对方要加害自己,可偏偏当着众多后生的面,还不能表现出多少害怕的意思来,只好大度的笑道:“想不到江兄弟短短数日,已经练到了这般境地,何某真是佩服佩服!”     “咻——嚓!嚓!嚓!”     何云清话未说完,又见到江夏身影闪动,这一次他看得分明,江夏的招式与刚才相差无几,只不过出剑由划劈变成了突刺。     这一招的结果,是让他的衣服上多出了三个孔洞。准确的位置,是胸口俩、小腹一,整个就是一个三点式!     何云清依旧立在原地,丝毫未动。实力上的差距已经彻底将他震撼,他知道自己手无寸铁,身法-功夫又技不如人,无论是抵抗还是躲闪都是白费力气。倒不如假装沉稳,迷惑对手。     “何师父,这一招同样是‘过云间’,不知道您看清楚了没有,这一招我是用剑刺你,不像刚才那般是用砍的。不过很抱歉,又弄坏您衣服了!”江夏有些俏皮的语气,逗得许多弟子嘻嘻哈哈笑出声来。     “咳咳……”何云清咳嗽一声,弟子们顿时鸦雀无声。虽然江夏表现得很让人震撼,但何云清从始至终不为所动,这确实给他们造成了一种深藏不露的印象。     他们才不知道何云清心里跟打翻了五味瓶一样难受:“臭小子,士可杀不可辱,你这般羞辱于我,我可要跟你拼命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何云清开始喘粗气了。     习武之人,自尊心都是非常强的。何云清这种从小自傲的人,更是夸张。     “江夏,咱们这课就别上了吧!我看你也到了‘强体’二级,不如咱们真刀真枪的比试一场,别玩那些虚的了!”一声大吼,何云清用这种方式提醒所有人自己的存在。     江夏呵呵一笑:“也好,何师父,还剩七招,就在下面的比试中打给你看吧!不过我有言在先,我可只用一次!”     这话是什么意思?那些弟子都在玩味……     “哈!江师兄是说他要七招之内打败何师父呢!”     “我看行,刚刚他空手夺白刃,实力肯定在何师父之上呀。”     “你懂个屁,何师父是什么人,刚刚肯定是在让着他呢……”总是有人对讲武师盲目崇拜,对他们的实力深信不疑。正是有这种人的存在,才让何云清心里稍稍感到一丝慰藉——毕竟,现在还有人看好自己啊!     “何师父,接剑!”江夏大笑一声,手一扬,将何云清的钢剑掷还回去。紧接着,他从容的走到了大门边,伸手从一名弟子手里接过了自己这些天练习所用的铁剑。     那名弟子本来在门外把守,听到院内喧闹,自然忍不住好奇,进来围观。江夏留在门口的剑,他抱在胸前,不敢有失。     “仓啷”一声,江夏拔剑而出。     那一边,接过剑的何云清心里踏实了不少,暗暗不忿:“这小子大言不惭,我有剑在手,要想保命,又有何难?”     “何师父看好,这是第二十八招——‘望月观星’,重点是‘望’,眼要准手要快!”江夏此时,就像是何云清的授业恩师一般,说起武功来头头是道,同时手上动作不停,剑锋已出。     大喝道:“小心你的腋下!小腹!后背!”     “呲!”“嚓!”“刷——”     三声撕裂声过后,何云清这三处地方的衣衫又是惨遭不幸。更多的皮肉暴露在空气之中,何云清却丝毫不以为意,他纳闷的是,自己明明手执兵器,为何却无法抵挡对方的攻击呢?     实力的差距,这的就这么明显吗?     “何师父,您就别让我啦,赶紧出手防御啊!武艺要在切磋中才能进步,这可是千古真理!”江夏继续“谆谆诱导”,整个场景显得有些滑稽。     接着是第二十九、三十、三十一……直到三十五招完毕,何云清甚至连招架之功都没有,江夏把握有度,只让他浑身的衣裤变成布条、生出孔洞,却没有伤到他身上丝毫皮肉。     这要得益于江夏独特的练习方式。     整个过程,在场弟子们看得目瞪口呆。没有人再相信何云清是在深藏不露了。这位讲武师脸上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从拿到兵器时的不以为然,到发现自己依旧无法抵抗时的诚惶诚恐,直到现在的满脸惨白,何云清长这么大,可以说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寒意!     如果对方真有杀意,那自己可就已经死了八遍了!每一次,都只用一息的时间。这无论是从肉体上,还是精神上,都是一种毁灭。     “好了,现在我演示最后一招,名叫‘天上无星’。何师父,这一招你可得小心点,我练得不是很熟,这把剑也不是很听话,说不定会伤到你。”     “咝——”何云清倒吸了一口寒气,绝望的暗道:“来了!他还是要杀我!这种睚眦必报的小人,我当初怎么就招惹上他了呢?”此时他剩下的,唯有对命运的控诉。     “啊!”绝望的何云清不甘的大叫一声,在围观弟子们的众目睽睽之下,竟然将手中的钢剑迅速抬起,横在了脖颈之前,“士可杀不可辱,江夏,我何云清今日认栽,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定要找你报仇!”     “喔!”本来滑稽的现场,忽然生出这样的变局,让弟子们都结结实实的吃了一惊。     “嘡!”“噌——”金属碰撞的脆响过后,是一段悠长的回响,几息过后,响起了金属坠地的声音。     “何师父,咱们说好了点到为止,您这是在干嘛啊?”江夏满脸惊慌的看着何云清,手里的剑已经回到了鞘中。     刚刚,他正是用自己改进过后的“天上无星”,一举将何云清手里的钢剑击落,挑到了半空之中,方才救了他一命。     “斩龙摘星剑”的绝学杀招可不是闹着玩的,何云清抱着必死的信念,横剑自刎,竟然连自己的皮肉都没伤着,兵器就再一次脱手而出。     这样的救命之恩,他宁愿不要!     “我……你……这……”何云清脸色惨白的瘫倒在地,已经紧张的说不出话来。     刚刚的寻死是一时冲动,此时的余生带给他的,便是无穷无尽的后怕了。对于江夏,他自然是悲愤交加。抬头看到周围弟子看自己的眼神,更是唏嘘不已——这帮孩子,刚刚还是用崇敬的目光看自己,可现在,却都是一致的怀疑神色,有的甚至还撇嘴开始大摇其头……     从今往后,何云清的讲武师资格,怕是要被剥夺了——所有弟子都见你当众出丑、技不如人,你还想他们乖乖的跟着你学武吗?     “江夏!你这是为何?你不是要报仇吗?为什么不让我死?”思来想去,何云清还是恼怒不已,此时的他,真的情愿已经死去。江夏救了他,那简直就是在害他。     “我什么时候说要报仇了?我又何曾说过要杀死你啊?”江夏的无辜没有丝毫的做作,他本来就没有一丁点类似的想法。     “不可能,你就是想报仇,你就是想杀我……”此时的何云清,几乎快要患上受迫害强迫症了。     江夏笑了,周围的弟子也都笑了。原来要把一个人逼疯,竟是这样的容易。     “他要杀你,你还能活到现在吗?何师父,你脑袋瓜子是驴蛋吗?”一名弟子放肆的问话,让江夏不必开口解释了。     临走时,他还是撂下了一句话……     “何师父,武功练到超过你,真的很容易。我一点儿也不‘傻不愣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