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二十五章 :空手白刃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二十五章 :空手白刃

    更新时间:2010-06-09     江夏应战,讲武堂内一片欢呼。弟子们议论纷纷。     “何师父说了,他现在是‘强体’二级,‘斩龙摘星剑’都已经练了二十五招,我看江师兄今天要吃亏!”     “瞧你这话说的,人家何师父是七尊者的高徒,又在讲武堂做事,虽然功夫更高,但也绝不会仗势欺人。要我说啊,他老人家肯定会让着江师兄的!”     “别说了,要开打啦……”     大院安静下来,弟子们自发的围成了一个圈,北边站着的是何云清,南边傲立的则是江夏。围观的弟子们都知道,二人的实力差距明显,这一场较量,胜负肯定无疑,大家也都只图瞧个热闹罢了。     何云清一向自负,很少关心其他人的习武进展。对于江夏已经达到“强体”二级,甚至已经习练完“斩龙摘星剑”的事实,他一无所知。     同样的,那些闹哄哄的新弟子们也毫不知情。     此时的何云清卯足了劲,准备重伤江夏以绝后患,眼珠一转,主意上心,朗声道:“各位弟子,你们何师父我,如今已经是‘强体’二级的水平,而这位江夏兄弟,还停留在一级。既然他答应过招,咱们干脆就先让大伙儿看看,这一级与二级之间,究竟有多大的差距!”     让大家见识到差距,以产生向上的动力。作为一名传到授业解惑的讲武师,何云清这个提议并不为过。可是,弟子们听说他要用“强体”二级对付江夏的一级功夫,不免产生出“倚强凌弱”的印象。     可何云清随即便道:“当然,这还要请江夏兄弟配合……也请大伙儿放心,我何云清同人比试,从来都是点到为止。现在又是为了给大家授课,我肯定会更有分寸,不会伤害到江夏兄弟的!”     此时,便需要江夏表态了。     “这个何云清,简直卑鄙无耻!”江夏有些气恼了,“一步步的想引我入套,然后来个‘误伤’对吧?”他虽然不动声色,但心里却是清楚无比。     何云清的一举一动,背后的玄机,都被他一一看穿,而自负的何云清却只道自己言语得体、要求合理,对此浑然不觉。     “也好,我就来个将计就计,我倒要看看这小子能耍出什么名堂来!”江夏嘴角微微一瞥,心里升起万千豪迈之情,“以我现在的实力,要是被这家伙伤到,我直接跳崖死了算了!”     艺高人胆大,江夏毫不畏惧,微微笑道:“既然是为了给小师弟们上课,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啦!何师父德艺双馨,既然说了会点到为止,我还怕什么?”江夏场面话说得痛快,却让何云清脸上一烧。     “这小子,胆子倒真不小……”本来还怕江夏临阵脱逃,何云清听到这话,可算是吃了一颗定心丸,心里暗叹一句,嘴上说道:“很好,江兄弟得到了掌门的龙鳞坠,算得上是我派的青年才俊,有你给小师弟们上课,这是他们的福分。呵呵,待会儿过招,你尽管全力攻我便是,我使‘斩龙摘星剑’,把你的招式一一破解,便算是比试结束。”     何云清之前就认定了江夏要来找自己麻烦,现在这话不用说,他也料得到对方肯定会全力进攻。自己说好了要用剑,对方却只能空手,一旦比试开始,对方久攻不下,必然会冲动急躁,到时候“不小心”碰到剑上,断上一根把两根的手筋脚筋,那完全有可能嘛!     “好的,江夏明白了!”江夏十分诚恳的点头,“反正我只管全力攻击就行,何师父会让着我,不会让我受伤的,对吧?好了,开始吧,何师父!”话音未落,“断骸裂骨拳”的起手式已然亮出。     何云清轻笑一声,大叫道:“拿剑来!”既然对方什么都应下来了,他就没有了任何顾忌。一名弟子恭恭敬敬的呈上宝剑,何云清顺手一拉,明晃晃的三尺钢剑熠熠生辉!     “刷!”轻轻挽动一个剑花,何云清亮出了“斩龙摘星剑”的漂亮起手。     大院内,百余名弟子的圈子中,二人对峙。大战一触即发。     “嘿!”徒手对剑,一级对二级,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既然要将计就计,那就得装得像些。江夏深知这个道理,虚张声势的厉声大喝过后,却没有上前攻击,而是一步身形,挪到了圈子东边。     何云清哈哈大笑:“江夏莫怕,我这剑听话得很,不会乱伤人的!”笑声甫毕,“斩龙”剑式中的第十三招“断龙角”凌厉而出!     “唰啦!”一阵风声,剑影已然逼到了江夏头顶。“断龙角”这招狠辣无比,江夏心知肚明。为了表现出自己的孱弱,表现出“强体”一级在二级功夫面前的不堪一击,江夏不敢接招,一个矮身,咕噜一声翻滚开来,避过了剑招攻击。     “锵!”何云清剑刃迅猛落下,江夏翻身躲开过后,剑尖点在坚硬的巨石地面,一声脆响,戳出一个半指来深的坑洞来!     “好!”弟子们欢呼起来。能看到何云清露真功夫,他们兴奋得不行,拍手大叫。     在这一声声的欢呼中,江夏已经接连不断的避过了何云清的七次剑招攻击。每一招都直取要害,每一招都咄咄逼人,之前何云清红唇白齿所说的“手下留情”,全都成了废话。     尽管如此,江夏靠着良好的身法基础功夫,以及对“斩龙摘星剑”的熟知,还是能应付自如,轻巧躲闪。     这在还未入门的众多新弟子看来,并不觉得何云清有多言而无信。因为他们都觉得,如果不是何云清手下留情,江夏早就被利剑劈成两半了,哪儿能这样轻松的翻来滚去啊?     然而何云清却是吃惊不小:“这小子身法本事练得可比我强,当初甄徒大会上,能躲开雷盛师弟的腿技,现在居然连我的剑也能避开……看来,我以后也得好好练练身法了!”     心里思忖着,何云清手上毫不松懈。一招接一招,几乎将他所会的二十五招“斩龙摘星剑”使了个遍!     无论是前十八招“斩龙”有多迅猛,还是后面九招“摘星”有多神速,在江夏那看似轻巧的左闪右避面前,都成了白费力气!     这时候,久攻不得产生急躁心理的人,并不是江夏,而是事先信心满满的何云清。     “这不可能!”何云清有些不解了,心里不禁大骂,“这小子肯定会什么妖法邪术,要不然我全力攻击,怎么可能伤他不得?”     随即又是一惊,总算稳了稳心神:“不行,我可不能急躁,弟子们都看着呢,现在,他们多半以为我在让着那小子,哼哼……”     想是这么想,可他何云清已经使遍了浑身解数,依旧无法让自己的奸计得逞,这种震撼,该是多么的强烈?     让何云清稍感欣慰的是,现如今自己的和善面具还没被扯下来,如果及时收手,弟子们依旧会歌颂自己德艺双馨。虽然这样会留下江夏这个隐患,更会让自己这堂“对比课”上得虎头蛇尾,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拖下去,情况更糟……     主意打定,何云清就准备收剑停手了。     虚晃一剑过后,右手腕轻轻一抖,就准备收剑罢斗。就在此时……     “啪!”一声脆响过后,何云清就感到自己右手腕一紧,紧接着便是一股强烈的旋扭之力作用于上,一股钻心的剧痛传来!     “嘿!”吃痛后的何云清一声闷喝,右手无奈松开,等他回过神来,手中的钢剑已经到了对方手中!     空手夺白刃!     那帮年纪轻轻的弟子们哪儿能料到这一幕的出现?他们只见到何云清轻收利剑,而江夏趁势而起,左手轻描淡写的一伸,便抓住了何云清的右腕,再一扭,就让他兵器脱手了……这种突变,大大出乎他们的意料!     “何师父,您太客气了!”夺下对方的兵刃,江夏冲着他抱拳一礼,“您用剑手下留情,我便能轻轻松松的躲过去,今天这堂课就没啥意义啦!您要想让大家看看武艺高低之间的差距,咱们就换个方式――我用剑,你用拳!”     此时的何云清,手上的剧痛刚刚减退。这一番疼痛,让他忽然明白过来,江夏的真实实力,肯定在自己之上!     “以我的实力,他……他居然能轻轻松松夺下我的兵器!难道他真的得到了老掌门的传授,实力已经突飞猛进了?”何云清心里咯噔一下,转念一想,更是后怕,“怪不得他敢来讲武堂找我,原来是有恃无恐!我冒冒失失的要和他过招,简直是自讨苦吃……”     然而现在要想脱身,谈何容易呢?     何云清绷着面子笑了笑:“刚刚我已经使出了二十五招剑式,想必已经让他们大开眼界了。学贵于精而不在多,今天这课,上到这里足够了!江兄弟,请归还我的剑!”伸出手来,索要钢剑。虽然希望渺茫,但尝试还是必须的。     江夏哈哈大笑:“何师父,您身为讲武师,怎么能拒绝弟子们的求知欲念呢?”转头对那帮弟子道:“大家想不想继续看下去啊?这课,上还是不上?”     “当然要看!”     “上啊!何师父,咱们还没上够呢!”     弟子们的回应,那是毫无疑问的,热闹谁不爱看呢?     “别开玩笑了江兄弟,你又不会用剑……”到这时,何云清几乎已经能够看到自己的结局了。慌乱之下,以至于有些语无伦次。试想,如果江夏真的得到了老掌门指点,又怎会对剑法陌生呢?     江夏的回答,还是让他吃惊不小:“这一点您就别担心了,‘斩龙摘星剑’的后面九招,我这就一一使出来给您瞧瞧!何师父――小心喽!”
推荐阅读: 《楚天孤心》 《符篆召神》 《异界之狂龙逆天》 《子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