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二十四章 :讲武傲师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二十四章 :讲武傲师

    更新时间:2010-06-09     “这天下武学,无论武艺门类如何,漫长武道之上,分列的各个阶段,大伙儿却都是公认了的。第一层……”     艳阳高照。江夏一口气跑到讲武堂的时候,正是讲武堂新弟子们上课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大院内传了出来。江夏微微一笑,将随身带着的佩剑取下,放在了讲武堂门口,推门而入。     那两个看守讲武堂的年轻弟子,看到江夏胸前的龙鳞坠,没敢吭声。除了堂内的讲武师,其余弟子若是有事进入讲武堂,必须先卸下兵器。但江夏佩戴着通行无阻的龙鳞坠,即使刚才不按照规定行事,这两名弟子也不敢有丝毫的阻挠。     “吱呀”一声,江夏打开大门,里边正在给新一届的弟子们上课的,正是当初斥责江夏的讲武师何云清。     江夏甚至察觉到,这家伙所说的话,与当初给自己上课时的开场白别无二致,一个字都不差!     前些日子的甄徒大会之前,阳元派新招收了一批弟子。在大会过后,正是这批弟子开始上课的日子。     “年复一年的这样重复教学,也真难为这位何师父啦!这些小师弟,听得也真够认真的……呵呵,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像去年的我一样,给他提些难堪的问题?”江夏一时好奇,干脆就停下了脚步,站在队列的末尾,双手交错抱在胸前,静静的听着。     江夏没有拜任何一位尊者为师,在阳元派里绝对算是异类。因为,他这样连辈分都没有!此时他在心里称这些新弟子为“师弟”,按理说是不合道理的。     在阳元派这样历史悠久的大派之中,辈分何其重要!讲武堂里的讲武师们,都是纯阳八尊门下的弟子,每一名入派时间都超过二十年,属于绝对的前辈人物。     而站在他们面前,年复一年的都是从零开始的新人。对这帮新人,他们有足够的理由傲气。这也是当初江夏被何云清鄙视的原因。     事实上,一贯自负的何云清到现在,也依旧没有改变他对江夏的不屑――一个没有拜师的异类,在他眼中,与他正在教授的那帮新人没有差别!即使江夏走狗屎运,得到了至宝龙鳞坠,那也一样!     余光瞥见江夏推门进入讲武堂,何云清就轻轻的哼了一声。本以为他会很快离开,哪曾想,他居然停了下来,站在队伍最后,脸上甚至还带着些不善的笑意!     这让何云清心里打鼓:“这小子来干嘛来了?想找我麻烦?”     按照讲武堂藏经阁的规矩,即使江夏拥有龙鳞坠,也只能每次借阅一本秘籍。自从十天前他拿走“斩龙摘星剑”的秘籍后,这是他第一次来讲武堂。     何云清不明他的来意,这并不奇怪。他只记得江夏在甄徒大会上的表现,当时给他带来的震撼,绝不是一点半点。虽然已经迈入“强体”二级的他并不忌惮江夏的实力,但自尊心上的创伤必然是难免的。     另外,还存有一丝不安……     “我当初说他‘傻不愣登’,要想赶上我怎么也得二三十年……是了,他现在得到了老掌门垂青,自以为不得了了,肯定想来寻我麻烦!”嘴上不停的给新弟子们讲解武学的分级,何云清心里却在分析江夏的来意,“哼!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与其让他找麻烦,不如我自己先发制人,把他打发走算了!”     何云清忌惮的,并不是江夏现在的实力,而是他练功习武的进展速度。如果自己不一下子出狠手,断掉江夏继续变强的势头,那终有一天,等他超过自己,自己可就要吃苦头了!     这么一想,何云清心里一紧,不动声色的情况下,脑子里便开始筹划,到底该以什么理由出手,才能快刀斩乱麻,把江夏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呢?     可是,何云清绝对想多了。     江夏只是想看看有没有和自己一样愣头青的新人,绝对没有半点报复何云清的意思――当初何云清有点狗眼看人低,自己要和他一般见识,那就太掉身价了!     可何云清却只道江夏是个睚眦必报的角色――在甄徒大会上,他出手毫不留情,一口气击败八名当初羞辱他的人――这样的人,怎么能让他心安?     讲武堂大院内的授课继续着,从表面上,看不出丝毫的异常。听着武学修炼到高层次的神效,新弟子们一个个脸上的欣喜表情,如同当初江夏他们一样。没有人注意到身后多了一个人。     “若是能更进一步,达到杂糅的水平,两级的功夫练罢,便可随心所欲,糅合魂灵,自创生灵。从古至今,这可都只是天地诸神独有的本事……”何云清按部就班,一字不差的讲完了武学最后一个境界。     江夏的好奇心也升到了最顶端,因为当初,他就是在这时候向何云清提问的。     “要想达到无欲境界,一般需要多少年的时间?您现在,又达到了什么层次?”回想起来,这个问题,确实有点不够礼貌。江夏也忍不住笑了笑。     可年轻人为了求知,稍微表现出一点冲动和无礼,这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让江夏失望的是,此时讲武堂众多新弟子中,既没有人冲动,更没有人无礼。所有人,都一声不吭的望着何云清,想让他快点开始传授武艺。     众多憧憬和崇敬的目光朝自己看过来,这种感觉,何云清很是享受。     “诸位弟子,明日开始,我便要传授大家‘断骸裂骨拳’!”何云清大声说着。     话音未落,下头已经响起一片惋惜之声。     “可今天时间还早啊,为什么不现在开始?”     “对啊,何师父,求求您了!”     何云清摆足了谱,卖够了关子,这才笑着摇头说:“今天可不行。不过……若是那位小兄弟愿意与我过招的话,我倒是可以为大伙儿展示展示,让大家对武艺修炼后的效果有个印象!小兄弟,你愿意吗?”一边说,一边伸手指向大门的方向。     所有新弟子顺着何云清的手指回头看去,这才发现了江夏。     “嚯!”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欢呼――江夏,他们都认得。     新弟子进入阳元派后的第一堂课其实不在今天,而是十天前的那场甄徒大会。让他们观摩甄徒大会,使他们对自己一年后应该达到的水平心头有数,这是先辈们定下的规矩。     这么多年来,估计也只有去年的江夏一个人缺席。     由于这帮弟子见识过江夏当日的神威,所以听何云清说要和他过招,自然就十分来劲。一心向武的他们,能看到比自己强的高手过招,无疑是一件幸事。     “江师兄,答应吧!”     “是啊,江师兄,咱们请何师父让着您点儿,您二位露露功夫,也让咱们饱饱眼福呀!”     弟子们又是一通聒噪。     这出乎江夏的预料。只是一瞬间的疑惑,他便释然了,抬眼看到何云清那对有些闪烁的眸子,他很快明白了对方挑战自己的原因。     “哼!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可从来没想过要来揍你!现在嘛……这可是你自己找的!”江夏心里不悦的哼了一声,对何云清简直有些无语。     “江夏,你可别败了大伙儿的兴致唷!”弟子们聒噪完毕,何云清忍不住又出言相激。     这简直是死乞白赖的要和人家打架呀!以他的身份,说出这种话来,显得有些不合适,可为了找到合适的出手由头,何云清可顾不得那么多了!     如果不在江夏尚未成熟的时候,将他扼杀在襁褓之中,等他修炼得超过自己,那可就晚了……     看着江夏没有丝毫变化的笑脸,何云清心里也十分没底。     “这小子知道我的实力,如果不用点激将法,他多半不敢和我过招……如果他最后还是孬种一个,扭头走人,我能不能直接冲上去呢?”虽然认定了江夏是来寻仇,但何云清还是有些担心他会临阵脱逃。一旦这种情况发生,自己该怎么办呢?     他还有些犹豫。     “好吧,我就和何师父切磋切磋,还请何师父手下留情唷!”     在所有人的等待中,江夏抱拳发言。这可让何云清结结实实的松了一口气……
推荐阅读: 《符篆召神》 《魔经鬼谭》 《武炼巅峰》 《子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