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二十二章 :隐秘师徒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二十二章 :隐秘师徒

    更新时间:2010-06-08     阳元派名满天下,每年到此拜师学艺的天下青年络绎不绝。     按照阳元派的规矩,每年三月初一到初三,是唯一一次开门收徒的日子。但是,许多人迫不及待,总是提前好几个月赶去。一来是为了适应水土,二来嘛,则是想动点脑筋,看有没有更轻松的办法入派。     能进天下第一大派习武,哪怕是一年,也足以骄傲一生!这个世界的热血青年,对此自然趋之若鹜,想方设法也要挤进去。     久而久之,在阳元山脚下,便形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集镇,当地人称之为“尚武镇”。镇如其名,镇子上居住的各方后生们,一个个都是好勇尚武之辈。     当然,除了那些提前赶到的年轻人,尚武镇上,还住着为数不少的失落者。他们都是在上一年的筛选中落榜的人,甚至还有在阳元山上求学一年,然后在甄徒大会上饮恨的不甘之辈。     如同雷盛,这个在甄徒大会上,被江夏一拳击倒的倒霉鬼……     这些人留在尚武镇,目的不言自明。阳元派广收天下才俊,不管你以前落榜几次,也不管你有没有曾经入派修行的记录,只要你有实力,达到了他们收徒的要求,下一次招徒,大门依然为你打开。     雷盛当日受了七尊者孔连阳的叮嘱,在这尚武镇上住了下来。其实不用说,他也会留下来――江夏那一拳之辱,他要是不报,又怎么能在这天地间立足?     与其他的倒霉蛋不同,雷盛留在尚武镇,却享有特别的照顾。     孔连阳隔三差五的,会亲自下山,悉心指导他一番。     在孔连阳看来,雷盛这样的好苗子,因为甄徒大会上的一次失误,而错失正式入派的机会,是一个大大的遗憾。     如果他能够将雷盛培养成材,便算是多了一个得力助手。以后在门派内部的各种明争暗斗中,这是有利无害的。     更为关键的是,雷盛有这个条件和潜力,而孔连阳自己,也有这个信心。     眼前他要做的,就是利用雷盛对江夏的那股子仇恨,督促他拼命习武。     可是前些天,掌门大位已经意外的落到了金默阳手里,孔连阳不想在三个月后,连八尊之首的交椅都坐不上。     金默阳升任掌门,纯阳八尊留下空缺,三个月后,既是他们选拔新成员的日子,同时也是重新排定八尊座次的时刻。     虽然阳元派没有明文规定,说掌门之位必须传给八尊之首,但过去一百多年来,这似乎已经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     其实想想也正常,八尊座次,最初是由实力排定,而到最后选拔掌门,也是同样的条件。八尊之首屡屡继任掌门,自然不足为奇。     孔连阳现在在八尊之中年纪最轻,而金默阳今年已经接近八十岁。只要他七尊者到时候坐稳头把交椅,那等金默阳寿终正寝之后,阳元派的大权,定然不会旁落他人之手……     正因为如此,孔连阳最近练功颇为勤奋,下山教授雷盛的频率也有所降低。     这一天,他很难得的来到了尚武镇。     尚武镇上,各地前来的年轻人很多,有的甚至已经在阳元山上呆过,为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孔连阳每次偷偷下山教授雷盛,都得乔装打扮一番。     这番苦心,雷盛看在眼里,感激在心上:“师父如此对我,我雷盛就算为他去死,也是值得!”     这次,孔连阳头上戴着的草帽压得很低,穿着一件毫不起眼的布衫,穿梭在人群中,来到了雷盛房间,眼瞅着四下无人,轻轻松松的曲腿一跃,便翻身进入了大院之中。     “拜见师父!”早就在门缝里瞅着孔连阳赶来的雷盛本来准备给他开门,却见他纵身跳进了院子,连忙转身行了跪拜大礼。     “起来吧!”孔连阳抬了抬手,“你的功夫,练得如何了?”     说起练功,雷盛便一肚子的自信,头一抬,稍显得意的说道:“启禀师父,弟子‘强体’第一级的‘横斩破天腿’已经练完,第二级的‘斩龙摘星剑’,练到第十四式啦!”     “斩龙摘星剑”总共三十六式,“斩龙”十八式,“摘星”十八式。前一半讲究刚猛劲道,后一般则要求灵巧迅捷。     不到半个月的功夫,雷盛已将“横斩破天腿”最后的一两成修炼完毕。按照阳元派的定义,“强体”第一级的功夫,熟练掌握两样,便算是进入了第二级。     进入第二级后,雷盛竟然又这么快的将“斩龙摘星剑”学成了近一半!     “口说无凭,你打给为师看看!”     孔连阳一声令下,雷盛抽出背上的铁剑,一招一式的就比划起来。他那天生的神力,在迅猛无比的“斩龙”部分,发挥得淋漓尽致,打起来煞是好看。     看着弟子的汇报,孔连阳心里美滋滋的:“我总算是没看错人,这么多年,终于让我觅得良徒,可叹可叹!”脸上却丝毫不能表现出来,怕雷盛看见骄傲自满。     道:“雷盛,你可别得意。我问你,你这辈子最恨的人,是谁?”     雷盛目光一狞,咬牙道:“弟子最恨的,便是那奸诈小人――江夏!”     在他看来,当初他在甄徒大会上落败,是因为江夏没有光明正大的和他对战!江夏事先隐藏了实力,最后出其不意的用“断骸裂骨拳”“暗算”他,这并不能让他服气。     雷盛一直认为,如果他当初不被江夏的假象蒙蔽,就不会产生轻敌的思想,也就不至于当众出丑了……     当然,这种思想,无疑是错误的。你在和敌人厮杀之前,难道还要先问清楚对方等级几何、练到了什么层次吗?     但孔连阳此时还不会纠正弟子的这种错误心态,因为,这可以让他更加勤奋的练功。     “你知道就好!”孔连阳这几次下来,都要不断的问雷盛同样的问题,“可是你知道吗,江夏现在,已经得到了萧老掌门亲传的龙鳞坠,可以自由自在的出入讲武堂!这十来天,他的实力,肯定也是在突飞猛进吧!”     雷盛从来就没有把江夏放在眼里,即使曾经败在他手里也一样。听到孔连阳宣布这个消息,他只有吃惊的份:“什么?师父,这怎么可能?萧老掌门为何要传他那样的宝物?”     雷盛从小对阳元派心生向往,对这龙鳞坠到底意味着什么,也是清楚万分。他不明白的是,江夏何德何能,可以享受如此特权?     孔连阳见到雷盛脸上阴晴不定,知道他心里滋味复杂,便忍不住煽风点火:“雷盛啊,你要知道,若是你当日赢了那江夏,今天戴着龙鳞坠出入讲武堂自由学武的,就该是你啊!”     这一句话,对雷盛来说,就是最好的兴奋剂。     “师父!”他咬紧了牙关,抱拳对孔连阳说道,“弟子没有龙鳞坠,可却有师父的教导!弟子绝不会输给那个姓江的小子!”     “很好,雷盛,你能这样想,为师很欣慰。”孔连阳淡淡一笑,从怀里掏出了一本线装书,“看你的速度,为师推测,用不了一个月,你就该修炼‘天玄劈浪刀’啦!这是秘笈,为师最近很忙,可能没发经常下山亲自指点你了!”     “师父,那江夏能自学成才,弟子同样不会输给他!”雷盛信誓旦旦。     孔连阳重新压低了草帽,点头道:“说得好!雷盛,为师如此厚待与你,有朝一日若要你为为师效死,你可愿意?”这句话,半真半假,语气中带着点戏谑的味道。     雷盛一怔,随即只管把它当真,斩钉截铁的答道:“师父,弟子愿意!”     言语铿锵,倒确实是发自肺腑。     话音未落,孔连阳已然离去……
推荐阅读: 《神变》 《子虚》 《无上武修》 《阿鼻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