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三三二章:忍辱负重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三三二章:忍辱负重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罗飞和刘宣眼看着眼前的小姑娘,分别将锋利的兵刃刺向自己的咽喉,本来已经束手待毙,哪里想得到会突然生出这种变局?     黑暗中听到两道暗器袭来,击打掉了敌人的兵器,算是救了自己一命,可突然又听到敌人说是仇明善来了,二人稍稍舒缓的心再度紧绷起来。     也来不及追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二人听了那句“快跑”,立马就拔腿便跑,轻功施展起来,不一会儿便已经逃远了,估计已经是出了正天庄,连喜酒也不敢再回去接着喝了。     这一切江夏在暗中看在眼里,心想:“我出手拦她伤人,她第一反应,却以为是仇明善来了,这是为什么?她明明是出手和那二人真刀真枪的打,又怎么会在紧要关头,提醒二人逃走?”     考虑的同时,他仔细辨听了周围的动静,并没有发现有人靠近,更加确定是小虎妞误判了。     抬眼看到小虎妞飞快的拾起地上的兵器,十分警惕的四周观望了片刻,忽然高声道:“姓仇的,你既然发现了,又何必躲躲藏藏的,还不快出来,本姑娘要取你狗命!”     江夏一听这等言语,哪像是新娘子对自己丈夫所说?只道是自己刚才误会了人家,这时候见她大声叫喊,唯恐招来旁人,他便一个点足,从花丛中跃了出来。     小虎妞一听响动,猛然挥动兵器防守面门,可恍惚一看,来人身形却不像是仇明善,仔细一瞧,赫然发现这人竟是江夏!     她惊叹一声,收回兵器,面露喜色,叫道:“江少侠,是你!”     江夏笑着点点头,道:“咱们快进院去说。”     小虎妞心里冒起无数个疑问,自然是言听计从,推开院门,把江夏引了进去。     进了院门,仔细一听,周围并无异动,她恍然意识到自己刚才是冒失了,心里跳个不停,后怕不已。转念一想,既然是江夏到来了,那就算此时仇明善真的赶来,自己也不用怕了。     很快她想到了林芷兰,便问道:“江少侠,我家小姐呢?她和你一起来的京城么?”     江夏摇了摇头,说:“她现在很好,你不用担心,等我了结完京城之事,便带你去和她相会。”     小虎妞脸上先是掠过一丝失望之色,进而便是大喜过望,忙问道:“少侠前来,可是为了帮正天门清理门户?”     江夏见她对此事如此挂念,心道:“难道她甘心委身于仇明善,竟也是为了除之而后快吗?”点头说:“这是自然,当初我向你家小姐许下承诺,仇明善的性命是非取不可的。”     小虎妞又惊又喜,脸上尽是委屈,听到江夏说这话,登时两行清泪顺着脸庞流了下来,低声抽泣。     江夏顺着自己的推断,试探性的问道:“你甘愿留在正天庄,甚至还答应嫁给那姓仇的,难道是为了自己动手,趁机将他杀了吗?”     小虎妞颇为意外的看了江夏一眼,叹了口气,点头道:“也只有少侠能够看出我的心意啊!可怜我这些日子来,总是被门中弟子们暗中唾骂……”     她一番陈述娓娓道来,将林芷兰走后这些日子里,发生在正天庄的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仇明善和卢啸宇二人,在联合官府捕快们逼走了江夏和林芷兰后,通过自己的一帮爪牙,软硬兼施之下,非要逼所有弟子承认,他当门主那是由林傲亲口所托。众多弟子虽然知道此事不妥,但碍于他的淫威,也是敢怒不敢言。     最终仇明善自然是得逞了,就任之日,还请了一帮狐朋狗友来大肆庆祝。     就在当晚,与他一同篡夺门主之位的卢啸宇,在喝得烂醉如泥之后,不明不白的死在了庄内的池塘之中。门内弟子风传这是仇明善在过河拆桥,对他颇有非议,但也乐得见得他们二人狗咬狗。     没有了最大的威胁,仇明善是更加为所欲为。他先是将正天庄内所有写着“林”字样的地方,通通换成了自己的姓氏,更是继续结交江湖上的三教九流,想要建立起自己的声望来。     许多弟子见不惯他毁坏正天门的名声,决议退出门派,返回家乡务农。可仇明善却担心此例一开,正天门弟子流失,便杀鸡儆猴,将这些弟子捉了起来,打的打、杀的杀,弄得其余众人,再也不敢提起此事。     小虎妞本来是林芷兰的丫鬟,在正天庄内,只能算是一名普通的家丁,所以在这场大清洗运动中,刻意装出一副弱质女流模样的她,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份而受到波及。     相反,由于她的相貌的原因,仇明善对她念念不忘,倒是起了老牛吃嫩草的念头。     主子死的死、走的走,小虎妞呆在正天庄内孤立无援,但她却是性格倔强之人,越是这样困难,她竟越是想亲手杀掉仇明善解恨。     于是她暗自加快了自己习武的进程,这些日子以来,武艺竟是突飞猛进,迈入了“强体”三级,真气修为也是颇为可观。     可即便如此,要想力拼仇明善,将他击杀,想来也不是容易之事,于是她不得不另生一计,准备得出一个万全之策。     仇明善在正天庄内呼风唤雨,对于自己中意的女人,自然也想手到擒来。小虎妞知他心意,便有意无意的当着他的面,露出些爱慕之意,或是让一些她言语攻击林傲或林芷兰的言论,传到仇明善的耳中。     这样一来,本来还心有芥蒂的仇明善,又怎么会拒绝一个爱慕自己,同时又已经彻底背弃前主的小丫鬟呢?     于是就在前些天,他当面向小虎妞提出求婚,让她做自己的小妾,小虎妞装作娇羞害臊,最后还是答应了他。     就任门主之后,这是仇明善第一次正儿八经的为自己举办庆典,他刻意要在武林上树立声望,因此是小题大做,要将这一桩迎娶小妾的婚事,做得惊天动地的热闹。他广发英雄帖,还命人精心装点正天庄,为的就是今天的风风光光。     从头到尾,在小虎妞的极力配合下,仇明善的行事可以说是顺利无比。他不会知道,自己的这个娇滴滴的小妾,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     江夏听了小虎妞这一段讲述,不禁叹道:“小虎姑娘忍辱负重,着实让江某佩服!想来姑娘多半是要趁着今晚这洞房花烛夜,出其不意的取了仇明善的性命吧?”     小虎妞点头道:“不错!若是能得手,我遭受的白眼和唾骂也就值了。到时候向弟子们讲清楚,大家再齐心协力的去将小姐请回来,让她做咱们的门主。”     江夏嗯了一声,道:“怪不得刚才那两位在门口嘀咕,你要出来赶他们走呢。”     小虎妞脸上一红,道:“他们在那里商量些卑鄙龌龊之事,要不是看在他们原意不错的份上,我绝不会放过他们。后来实在是忍不住,这才出来要以武力逼退他二人,没想到却被江少侠出手制止——你要知道,我可没有杀他们的心思!”     江夏呵呵一笑,道:“姑娘行事有度,是江某多虑了。”顿了一顿,忽道:“既然姑娘有意亲手杀掉仇明善,而江某又恰巧到了正天庄来,那今晚不帮一帮姑娘实现心愿,那也太说不过去!”     小虎妞听他说什么“恰巧到了正天庄”,心中暗暗一笑,喜道:“若能如愿,我就算是就此死掉,那也是值了!”     江夏大摇其头,叹道:“你们家小姐还惦记着你呢,我可不敢让你出事。”     这么一说,等于是给她上了一个世上最好的保护伞了,有这样一位少年英雄在一旁相助,她决然不会有危险。     “姑娘精心策划了这么久的计谋,江某也不能改变什么,现在一切照旧,按照姑娘设想的来,关键时刻,江某自会出手相助,请小虎姑娘放心。”江夏见她默然答应,取出了自己随身带着的“真金刺”,又道,“这是一把上古神兵,乃是杀害林老门主的凶器,姑娘拿去用吧,也算是为老门主出了口气!”     将短剑塞到小虎妞手中,他便又悄然窜入了院内的阴影角落。     小虎妞听他这样说,又看到手中那寒光闪闪的短剑,知道江夏已经报了林老门主的大仇,心里激动不已,好容易让自己镇定下来,她小心翼翼的收起短剑,迈步回到了院内的新房屋中。     过了好一阵的功夫,只听院外传来一串零散的脚步声,又听一个人含混不清的哼唱道:“当了个门主,娶了个媳妇,洞房那个洞……房,春宵一刻……那个值千金……”     这前言不搭后语的古怪腔调传到院子里来,江夏和屋中的小虎妞便都知道,今晚的目标终于来到了。     “嘭”的一声,院门被蛮横的推开,仇明善蹒跚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晃晃悠悠的踏足走了进来,看上去是喝了不少酒,已然醉了。     江夏暗道:“这人喝得烂醉如泥,小虎妞要想杀他,那可太容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