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二三〇章 :侠之较量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二三〇章 :侠之较量

    更新时间:2010-12-03     一进大门,只见院内果然是张灯结彩,来往家丁各自忙碌,并没有人特意招呼自己,江夏抬眼见到那屋檐下挂着的红灯笼上,写着一个大大的“仇”字,心道:“原来是林门主的大弟子做了新门主,嗯,不知他的新媳妇会是谁呢?”     正天门自林傲遇害后,大弟子仇明善与其挚友卢啸宇一起,利用各种手腕,最终逼走了林芷兰,篡了那门主之位。江夏为此事而来,自然要先弄清楚自己的目标。     “来得好不如来得巧,今天这姓仇的大喜之日,我就要让他变成大悲之日!”暗暗打定了主意,他继续往院内的会客厅走去。     那会客厅建得宏伟,里面宽敞亮堂,此时正是高朋满座,满满一屋子人各自坐在酒桌前,笑逐颜开的划拳喝酒,不时爆发出阵阵欢呼之声。     江夏料想这仇明善的婚礼理应是白天便已结束,此时自然是他宴请宾客,正式出面答谢的时候,再往后,就该是洞房花烛了。     虽然已经用过了晚饭,但江夏还是坦然走进了会客厅,来到了一张酒桌的空位前,静静坐下。     很快便有一名家丁前来上了碗筷酒杯,旁边一名热心的汉子立刻给他倒上了满满一杯酒。     江夏看那汉子一脸痞气,料想不是什么好人,再仔细观察,这整个会客厅内所宴请的宾客,倒没有几个看上去像是正派人士。     虽然林傲生前也是黑白两道都广交朋友,可如今见到这满屋子的江湖鼠辈,江夏还是忍不住为他感到痛心。     “多谢!未曾请教兄弟尊号!”为了进一步的刺探情报,江夏朝那帮他倒酒的汉子拱了拱手,礼貌的发问,接着端起酒杯要敬他酒。     那汉子嘿嘿一笑,与江夏碰杯后将杯中酒仰头饮尽,答道:“我便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采花侠’,不知阁下可有听闻?”     江夏暗自好笑,料想这“采花侠”的雅号多半是他修饰过的,而“成名已久”和“可有听闻”放到一起,听上去更是让人忍不住发笑。     果然,江夏右手方的一名瘦小的汉子忽然讥笑道:“罗飞,你这采花大盗,竟也好意思自称‘侠’字?那可真是让各位朋友笑掉大牙了!”     同桌人本来都在喝酒吃菜,听那汉子说笑,都是放声大笑。     那“采花侠”罗飞面不改色,昂首道:“是不是侠,那可也不是你‘鬼影贼盗’说了算的,嘿嘿!”     原来那瘦小汉子名叫刘宣,外号“鬼影侠盗”,这自然也是他的自称,江湖上识得他的人,都知道他是鸡鸣狗盗之辈,往往称其为“贼盗”,绝口不提一个“侠”字。此时他竟也好意思嘲笑罗飞,这让众人更是捧腹。     刘宣倒是闹了个大红脸,啪的一拍桌子,站起身来,指着罗飞道:“你敢再说一句试试?”     罗飞嬉皮笑脸的摇了摇头,道:“仇门主今天大喜的日子,还赏脸请咱们来喝酒,你小子可别不识趣,在这儿闹事。”     刘宣想想也对,终于冷静下来,悻悻地坐下,重重的哼了一声,低头喝闷酒。     江夏看到二人争论,心里就当是在看热闹了。本以为这场争论就这么完了,没曾想那罗飞却是不依不饶,喝了一口酒,自语道:“当不当得了这个‘侠’字嘛,我说了不算,你说了也不算,那可得靠着这么多为英雄一起见证才行。”     伸手指了指桌旁的众人,大伙儿一听他称呼自己为“英雄”,都是面有得色。只有指到江夏时,才见他露出谦逊之色,缓缓的摇了摇头。     刘宣横了罗飞一眼,问道:“那你倒是说说,要怎么个见证法?”     罗飞嘿嘿一笑,忽然降低了声音,道:“咱们今天喝的是正天门仇门主的喜酒,本来不该找他的麻烦,可是要想证明这一个‘侠’字,却是非找他不可。”     众人都是好奇,有人连忙问道:“这是为何?”     江夏隐隐的感到这其中有故事,便装出一副好奇模样,静静听罗飞解释。     罗飞继续低声道:“正天门林老门主,本来是对咱们江湖上朋友都不错的,咱们当初吃他的喝他的,也用过他不少的银子,大伙儿说是不是?”     众人轰然应道:“这是不假!”     当初林傲广交天下好汉,着实是笼络了不少人心,今天他那个默默无闻的弟子大婚,竟也能来这么多人道喜,许多人倒是看在他的面子上。     罗飞点了点头,续道:“要想做侠客,做好汉,咱们可不能忘恩负义,大伙儿说是不是这个理?”     全桌人再一次轰然叫好,刘宣看上去也很同意这个说法,频频的点头。     “很好。”罗飞对众人的反应很是满意,又道,“听说现在这姓仇的小子,趁着林老门主尸骨未寒,竟然就开始抢夺门主之位,甚至还逼走了林老门主的女儿,更联合官府,陷害阳元派那位江少侠,大伙儿说说,这人是不是该教训教训?”     众人一听这人竟然有意教训今天的新郎官,都巴不得等着看好戏,更是齐齐喝彩附和。这一切淹没在大厅里的划拳碰杯声中,丝毫没有引起周围人们的注意。     江夏听那罗飞讲述竟然还提到自己,听上去这位采花大盗似乎还很敬佩自己,心里滋味复杂,微微苦笑。     那刘宣显然也很认同罗飞的言论,这时候看上去,倒不像是要和他一争高下的对手了。     罗飞铺垫做足了,终于说道:“那么,请各位朋友做个见证,我罗飞和这位刘老兄比试,看看谁能当得起这个‘侠’字――要教训着姓仇的,若是直接找他比试武功,咱们今天可都别想出了这正天庄,罗某有个法子,请大伙儿拿个主意。”     众人心想,既要想帮林老门主肃清门户,那自然是该直接将大逆不道的仇明善结果掉,可转而一想,无论是罗飞还是刘宣,实力似乎都不足以敌得过那仇明善,退一步说,就算真的得手,那多半也逃不出正天门弟子的重重包围,所以罗飞如此说,倒也不假。     刘宣听了半天,终于忍不住问道:“那你说说,不直接和那姓仇的交手,咱们该怎么比试,既能教训到他,还能配得上这个‘侠’字?”     罗飞一脸阴笑,道:“照我说,咱们自然是该各施所长。”     江夏听到这句话,脑中一闪,猛的便笑出声来。     罗飞看了他一眼,如遇知音一般的笑道:“这位朋友看来是明白罗某的意思。”望着刘宣,道:“那小子不是今晚洞房吗?那咱们就看看,到底是你先偷到新娘子的内衣呢,还是我先把新娘子捉来尝鲜呢?”     全桌人一听这个比试方法,都觉得新鲜无比,由于比试关系到女人,一群大男人更是忍不住坏笑起来。     刘宣脸上一红,喃喃道:“为何要偷人家内衣?”     罗飞正色道:“这样一来,便既能显出阁下偷盗功夫了得,更能狠狠的帮林老门主出一口恶气啊!”     刘宣心想:“你要把人家新娘子糟蹋了,可比我这偷内衣要困难得多,万一正好被姓仇的撞见,可瞧你怎么脱身!”     江夏听了半天,心里暗道:“看不出来这两位还是林老门主的朋友,而且还都是仗义之人。只是他们一个想要奸污新娘子,一个要去偷人家的内衣,这未免也太恶搞了点。”     这二人一个是为了新娘子的内衣,一个是为了扒掉内衣,谋取下面的身体,说到底,真正的比试,倒是在谁能先神不知鬼不觉的接近新娘子这上面。他两个大男人,只要实现了这一步,下面的事情不会有任何难度。     “我今天是要来取仇明善性命的,可不能任由这两个家伙胡闹得过分。”他一心想着杀掉仇明善,帮林傲肃清门户,没想到还能遇上“同道中人”。只是既然元凶要死,那位无辜的新娘可就用不着遭受这无妄之灾了。     江夏暗暗下定决心,要在适当的时候阻止二人的行动。不过目前来说,如果能让他们制造点混乱出来,对自己的行动还是有好处的,因此他继续不动声色。     这时候厅内宾客猛然恢复寂静,江夏抬眼一看,只见那大厅尽头,缓缓走出来一名身着红衣的男子,正是那仇明善。此人现在是红光满面,对着周围的宾客连连拱手作揖,乐得是合不拢嘴。     凭江夏的实力,要想在这大庭广众之下,结果这个家伙的性命,那自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考虑到还有几日后的雾海山之约,他知道自己不能如此高调。     坐在大厅角落的座位上,加之脸上又是做了装扮,仇明善在人群之中,自然没有注意到这个想要刺杀自己的凶神。     “各位朋友!”仇明善站在厅前,举起酒杯大声的发言,“今年是仇某的鸿运之年,先是蒙先师托付,掌管了这正天门,再是得到佳人青睐,才有了今日这大喜的日子。当然,仇某更要感谢诸位朋友的大驾光临,正天庄因各位的到来,今日是蓬荜生辉啊!”     听着他说着这些道貌岸然的话,江夏心里一阵不屑,心道:“这家伙一上位,就学会了这副伪君子的模样,看来权力这东西还真是毁人啊!”
推荐阅读: 《涅槃之梦》 《武炼巅峰》 《神变》 《狩猎在地球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