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二二九章 :地主之谊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二二九章 :地主之谊

    更新时间:2010-12-02     酒宴完毕,众人收拾行李,辞别了金默然,浩浩荡荡的从山上走了下来。一代名派阳元派,就此迁离了发源之地。     听说众人要西迁成立新门派,钟狂和梁素等人都是怦然心动。要知道他们一声浪迹江湖,从来没找到可以依靠的背景,因此行事不得不以狠辣唬人,进而落得个不好的名声。若是现在大家一起加入新门派,从此以后一同打拼,岂不妙哉?     再说了,这新门派的掌门人江夏,虽然年纪轻轻,但却武艺卓绝,若是他能够将自己所会倾囊相授,这新门派的前景,怕也不会比鼎盛时的阳元派要差吧?     二人相视一望,已然知道对方的心思,他们这次来阳元山本来是存了歹心,目的是为了得到阳元派的传世秘籍,如今若是能够求得加入这新门派,岂不是异曲同工?     他二人带领的一群朋友,大多也是这个想法,下了山来走了一阵,各自窃窃私语,心情忐忑,生怕江夏等人拒绝。     江夏本来是想送众人一程,见到钟狂等人丝毫没有道别的意思,便知道了他们的心思。他本来是感激这些人关键时刻帮助自己,可却依旧担心他们的为人。     要知道此去西边路程遥远,他们的人数众多,虽然自己这边卫昆阳和程泗阳是好手,但其余人的水平却是不及这些人。自己即将离开队伍奔赴京畿郡,若是离开后,钟狂等人起了歹心,这可大事不妙。     思索片刻,他很快有了主意。     走到一片开阔的荒地,江夏停住脚步,对众人道:“诸位,江某就在此和大伙儿告辞啦!半月之内,江某必将赶赴沙海郡与大家会和!”     看到林芷兰闪烁不定的眼神,他笑了笑,道:“我此去京城,既是为了自己的私事,也是为了平息正天门的内乱。芷兰,到时候我请你回去做正天门的掌门好不好?”     听他开着玩笑,林芷兰扑哧一笑,面带桃花。     钟狂和梁素二人听他要去京城帮自己死去的朋友平乱,心里好生佩服,本想与他同去,但又想到他有个人私事,外人可不便掺和其中。     只听江夏道:“此去沙漠绿洲路途遥远,大伙儿人又多,为今之计,我只有请一位朋友帮忙了。”     钟狂和梁素等人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位神通广大的朋友有什么本事,能解决眼下这个难题。     只见江夏低头沉思,眉头跳跃不定,不多时,便听远处林中一片骚动,无数的飞鸟受惊离巢,却见一棵棵树梢摇晃,一个巨大的身影陡然出现,竟是一头体格硕大的怪兽!     见过它的人,自然知道这是江夏那位特殊的朋友噬沙兽王,也只有它,可以助众人快速的到达遥远的目的地了。没有见过此等阵仗的钟狂等人,虽然是见识广博,却也给吓得不轻。他们可不知道这是江夏召唤而来的朋友,还以为是莫名其妙杀来的野外异兽呢。     “各位朋友切莫惊慌!”见到钟狂梁素等人面色惨白,江夏暗自好笑,呼道,“这位噬沙兽王朋友虽然体格面大、面色凶恶,可平常只吃恶棍坏蛋,对咱们自己人是绝不会伤害的,请大伙儿放心!”     这话自然是说给钟狂等人听的,好让他们这一路上心头有个顾忌。要知道他们人数再多、武艺再高,若是被这种巨兽认定为敌人,那也不够它塞牙缝的!     果然,钟狂和梁素二人都是“哦”的一声,接着便怔怔的不说话。不少他二人的朋友心里在想:“我们以前都是作恶多端,不知如今这怪物会不会把我们当成坏人?”     江夏再一次适时的解答了众人的疑惑,待得噬沙兽王走近,他欢喜的走了过去,抚摸着它地下的头上的毛发,笑着说:“兽王,这几位是咱们的朋友,你可不要无缘无故的胡乱伤人哦!”     噬沙兽王十分配合的低啸一声,钟狂等人皆是肃然。     江夏又道:“我这位朋友来去如风,去沙海郡那绿洲,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只需要用两趟,便可把大家安然的送到目的地。”     说着便请林芷兰等人做示范。噬沙兽王骤然伸下十来缕鬃毛,将众人全部拉到了自己的背上。众人看这样骑乘倒是威风,一个个欢呼雀跃、期待不已。     噬沙兽王和主人心意相通,这一次又伸出了几十缕鬃毛,将阳元派这边的人悉数拉上了脊背。钟狂和梁素等人看得惊险,也没注意到这一细节。即便注意到了,他们也只会想是这只巨兽富有灵性,能够嗅出自己身上的不良气息。     江夏拍了拍噬沙兽王,大声道:“去吧!好好照顾大伙儿!”     兽王低吼一声,四足蹬地,箭一般的离开了现场,只留下一股强劲的大风。钟狂和梁素等人张大嘴巴看着,怔怔的发呆。     江夏心里一笑,拱手道:“钟爷、梁女侠,大家在此休息一天,兽王自然会回来接大家。江某有事在身,这边告辞了!”     众人纷纷答应下来,拱手辞别江夏。     江夏来到尚武镇上,重金买了一匹好马,骑着它往京畿郡方向奔去。放弃噬沙兽王转乘普通马匹,自然是为了掩人耳目。     心道:“我此去京城,顶多也就两天的工夫,与荣大元帅的七日之约还早,我可以安心的帮正天门处理内乱了。”     一路上江夏行事低调,遇到不平之事也只是暗中出手干预。夜里他便借用梦修之技,不断的补充之技空乏的身体,一股股真气灌入各个穴位,他感觉自己已经恢复到了最佳状态。     这天晌午,他通过乔装打扮,终于进了京城城门,很快便找了间酒楼坐下用饭,并要了间上房,准备在京城期间便在此处暂住。     由于身处龙潭虎穴,他知道这京城里很可能是处处危机四伏,所以即便是吃饭之时,他也是高度警惕。好在这酒楼之中客人云集,倒也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对象。     午饭过后,由于这一路上旅途疲惫,他便回房仰头大睡。这一睡便是睡到傍晚时分,隐隐听见有人敲门,这才惊醒过来。     “是谁?”问了一声。     只听有人答道:“这位爷,门外有位公子,托小的给爷捎份礼物。”     江夏一听,便知道此人定是楚江蓠。暗道:“她倒是行事机敏,竟然暗中探得我进了京城,入住了这家客栈!嘿嘿,若是她怀有敌意,这下带领重兵来抓我,可是大事不妙。”     虽然以现在的状态,他并不怕千军万马。可一旦陷入重围,要想继续留在京城,帮助正天门平息祸乱,那就难以坦然行事了。     翻身起床打开门,果然见到一名店伴守在门口,手中恭恭敬敬的托着一只精致的木匣子。     江夏问也不问,接过木匣,给了那店伴几钱银子打赏,打发他走。那店伴连连推辞,说是那年轻公子已经给足了赏钱,不敢再要。说着亮出一只银灿灿的元宝,满脸堆笑。     江夏尴尬一笑,知道这一只元宝怕也有二十两的成色,道声谢,关上了门,心道:“这位大小姐倒真是大方,出手果然是不同凡响啊!不知她会送我什么礼物呢?”     怀着好奇打开木匣,只见其中别无他物,只有一颗内外透亮的珠子。江夏一见到这珠子的色泽,便知道它并非一般的珍珠,而是十分罕见的天元结晶!     果然,经过立刻的探知,他知道这可结晶纯度高得可怕,若是用于战斗消耗,就算这七日之内天天都有恶战,想来也是足够用了。     “这位楚小姐真是够朋友啊!她给我这块天元结晶,难道是暗示我即将面临恶战?”揣摩着楚江蓠的心意,江夏妥善的收好了晶体,下楼去用晚饭。     这顿晚饭是酒菜丰盛,所有菜品,都不是江夏所点。找来店伴一问才知道,正是那位刚才送礼的公子吩咐定下的。     望着满桌的天下珍馐,江夏暗自笑道:“这样的地主之谊,这位楚小姐还真是做得巧妙!”对对方的示好,他毫不客气,一个人坐在那张巨大圆桌前,慢悠悠的享用着美食。     这一顿晚饭一直吃到天色全黑,酒楼内客人也都走得差不多了,方才听江夏打了个酒嗝,算是吃完了。     他捋了捋自己下巴上粘着的假胡子,心道:“夜里没事,不如去正天庄坐坐!”主意已定,这边大摇大摆的出了酒楼大门,径自朝着正天庄的方向走去。     他心里记恨正天庄的众人趁着林傲去世,先是冤枉自己,再是逼走林芷兰,这番出动,打定了主意要让这些卑鄙小人尝尽苦头。一边走一边考虑,待得到了正天庄大院近在眼前之时,一个计策已然成竹于胸。     “不知道现任的正天门掌门,会是哪位不肖之徒呢?”迈步走到正天庄大门口,本想直接叫人通传,抬眼却见到庄内张灯结彩,似是一片喜庆之气。     一名家丁见到他,连忙出来招呼道:“远来的客人里边请,今日是咱们门主大喜的日子,大宴天下群雄,看客人模样也是江湖中人,可是前来赴宴的?”     江夏见这家丁问话冒失,干脆便点了点头,来了个顺水推舟,迈步进了正天庄大门。
推荐阅读: 《战魂啸》 《异界之狂龙逆天》 《子虚》 《魔经鬼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