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二二八章 :七日之约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二二八章 :七日之约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0-12-01     孟阳城内,程泗阳和那牟姓首领等人见到敌人真的乖乖撤离,都觉得稀奇不已,纷纷赞叹阳元派高人神机妙算,不费吹灰之力便让敌人望风而逃。     江夏命人在城楼上偷偷往北观望,那人回报说:“那群匪徒一到了城北,便加快速度仓皇逃远了!”     江夏想道楚江云心虚的样子,不禁暗自好笑,料想这群人如此狼狈的离去,那多半是再也没脸再回来找他们的麻烦了。就这样,阳元派和他自己算是躲过一劫。     拿着那破损的古琴下了城楼,江夏望着那姓牟的首领道:“牟将军,这把古琴救了全城百姓的性命,请你拿回去好生保管,留作后人纪念吧。至于琴主人,该如何犒赏,就请牟将军定夺啦。”     听着江夏半开玩笑的语气,牟首领也是好笑,接过琴来,转手递给那名借琴来的亲兵,令道:“这把琴是咱们与阳元派长久情谊的见证,你这就拿回去,命人妥善收藏吧!”     江夏心道:“可惜,可惜这份长久情谊终究是持续不下去了。”一想到阳元派马上就要举派西迁,他立刻没了继续逗留的心思,招呼了程泗阳等人,这便要回山去。     程泗阳和钟狂等人憋着劲要下山来好好打上一架,这样一来虽然避过了一场恶战,却都觉得有些遗憾。只有那些本就不愿动手的阳元派弟子,一个个面有庆幸之色。     婉拒了那牟姓首领留下会餐的邀请,众人出了孟阳城,径直往阳元山行去。     行到半路,却见路中央站着一个纤瘦的身影,背对着他们,一动不动。     钟狂和梁素对视一眼,知道这多半是敌人挑衅,互换眼色,摸了兵器便要上攻。     江夏微微一笑,并不阻止。     二人早就憋了一股子劲,眼见这儿还有敌人拦路,也顾不得是不是以多欺少,举了兵器这就是齐攻而上。     那拦路人“噌”的一声拔出宝剑,轻描淡写的回身挥舞两下,只听“嘡嘡”两声,钟狂与梁素的兵器便都就此飞出,抛到了半空之中。     拦路人似乎还不解气,长剑一挥,一阵寒风陡然生出,密集的雪花朝着那两柄兵器吹去,刹那间便见那兵器被厚厚的白雪剑柄裹住,落下之时,那人宝剑一挥,只听“嚓”的一声,两柄坚固厚重的兵器竟是给拦腰斩断。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兵器脱手的钟狂和梁素甚至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江夏在一旁看得仔细,嘴上却带着微笑。一旁的林芷兰心思缜密,仔细看了那拦路人一阵,凑到江夏耳边,低声问道:“这便是那元帅家的小姐么?”     江夏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应道:“你猜对啦!”他虽然见到楚江蓠只身挡路,也见她似乎满怀敌意,却丝毫没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担心,直觉告诉他,这个女孩做这一切,似乎只是为了恶作剧。     林芷兰喃喃道:“她的武功可厉害得很,我看钟大叔和梁姐姐不是她的对手。”     旁边程泗阳也附和道:“是啊,这女娃娃不简单,年纪轻轻竟也到了‘聚合’境界!老头子真是羞死啦!”想起自己还在“弱敌”徘徊,他心里泛起一阵酸意,只想上去教训教训这年轻的姑娘,却又自忖不是对手。     钟狂和梁素二人都是江湖辣手,见到自己兵器毁坏,自然是勃然大怒,也顾不得对方是不是实力超然,此时心里便只有一个主意,那便是拼命,也要让对手吃点苦头,好让自己挽回点颜面。     这般作想,二人分别赤手空拳,对着楚江蓠是上下路同时攻击。二人拳脚了得,声势倒也惊人。     可楚江蓠却是不紧不慢,更出人意料的将宝剑收入鞘中,同样是一双粉拳,空手防御对手的进攻。     众人只见残影闪过,接着便听到“啪啪”两声,再接着便见到钟狂和梁素二人各自捂着脸矗立不动,脸色甚是难看。“独耳屠夫”唯一的一只耳朵耳根通红,“红脸夜叉”的脸蛋红得已经不像样了……     “不识好歹!”楚江蓠冷冷的哼了一声,看也不看二人一眼,目光朝着江夏这边投来。     江夏知道钟狂等人来阳元山是本怀诡计,这时也没有出手相帮,口中对楚江蓠道:“楚大小姐,你这样戏耍江某的朋友,可不是交友之道。”     楚江蓠似笑非笑:“谁要跟你交友了?我有事要找你,便在这儿等你,这两个人不由分说的上来打我,你说他们该不该教训?”     这话一出,钟狂和梁素均是又气又怒,不过细细一想却也觉得理亏,对方本来就是站在那里,既没说半个字,也没有丝毫进攻的征兆,结果自己却身先士卒,赶着要去讨这顿出丑……一想到这里,二人均是暗叫倒霉。     江夏淡淡一笑,道:“不知楚小姐找江某,有何指教?”     楚江蓠脸上闪过一丝顽皮之色,忽然脸色一沉,道:“我自然是来帮我哥哥讨回公道的。”     众人一听,心里均是骇然,心想这个女子武功如此了得,若真是给自己的兄长来讨说法,自己这边不见得能敌得过。     江夏却是不以为意,问道:“楚小姐这话,是如何说起啊?”     楚江蓠昂然道:“你欺负我哥哥疑心病重,在孟阳城设圈套吓唬他,我这个做妹妹的,自然要向你讨个说法。哼,你这套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的兵法,倒是用得巧妙。”     众人一听这才了然,原来江夏刚才所谓的“空城计”,是抓住对方的疑心病,故弄玄虚,这才吓得对手远遁。     江夏哈哈大笑,道:“楚小姐出生在将门世家,果然是聪明伶俐。”言下之意,自然是在说那位楚江云蠢笨不已了。顿了一顿,转而道:“不过楚小姐可要明白,江某在孟阳城城楼上弹琴,可没有说半句话来恐吓令兄,他要吓得逃跑,堕了皇家禁卫军的威风,那可不关我的事。”     许多人听到江夏这样阴阳怪气的语气,都忍不住暗自发笑。     楚江蓠也是面带笑意,终于再也难以假装下去,扑哧笑道:“这天底下,怕也只有我这个哥哥会上这种当!爹爹说他行事鲁莽,倒也没冤枉他。”     江夏点了点头,笑而不语。     众人见他二人有说有笑,又不像是敌人见面,心下都暗自舒了口气。林芷兰在一旁看到二人这般亲切,心里滋味怪怪的,却又说不出个名堂来。     楚江蓠这时候收起笑容,正色道:“江少侠,不知你是否还记得我和你所约之事?”     江夏点头道:“当然记得,七日之后,京城雾海山。”     楚江蓠微微一笑:“你记得就好,那咱们就此别过,七日之后,你可不能言而无信。”说罢拱手一礼,转身便朝着路旁的林中走去,头也不回。     江夏望着她的背影,隐隐觉得她有些奇怪,却一时又想不明白。     林芷兰皱着眉头回忆着楚江蓠的表情和语气,女儿家的心意相通,她可是豁然开朗,暗道:“这位楚小姐多半是对江大哥心生爱慕,可性格又是高傲得很,不愿在他面前表露出来。她这样折磨自己,又是何苦呢?”     心里明白,嘴上却是不说,与所有人一样,她望着楚江蓠离去,一言不发。     程泗阳听了二人对话,忍不住问道:“九师弟,这小妮子叫你七日之后,去京城雾海山做什么?”     江夏心想此事事关重大,现在有钟狂等人在场,自己自然不好多说,只好胡诌道:“这位姑娘敬佩我为人,约我到时候去那儿与她饮酒练武。”     这话听上去合情合理,却让旁人想入非非,许多人不禁暗道:“那小姑娘生得如此美丽,与这位江少侠倒也真是一对璧人。孤男寡女约会,怎能是饮酒练武?哈哈,这事倒不能说破。”     林芷兰听到这话,脑中是“嗡”的一声,暗自叹息道:“原来他早就知道了,说什么敬佩为人,还不是袒露心声?啊……我为什么会这么不快?难道,我这是在……吃醋么?”     心里扑腾扑腾乱跳,脸上也不自觉的红了。旁人一个个心中有想法,倒也没有注意到她。     江夏终于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环视众人一眼,咳嗽一声,奇道:“大伙儿这是怎么啦?”     众人这才看天的看天,望地的望地,装出一副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挪动脚步,继续往前行走。     终于到了阳元山,众人摆宴庆祝摆脱危机,也算是为辞别阳元山做个纪念。宴会上所有人话都不多,一个个闷头喝酒,心中感受是五味杂陈。     金默然望着即将离去的众人,心态倒是平和,脸上带着笑意。江夏宣布了自己的计划,他想请卫昆阳与程泗阳带路,引领众人前往沙漠绿洲,同时,暗自托卫昆阳好好照顾林芷兰,再叮嘱虎穴三英三兄弟一路保重,郑重的朝钟狂与梁素道谢,最后说的话众人早就料到——他要即刻启程赶往京城,所为何事,不言自明。